新華網 正文
蝗災洶洶而來,人類如何智對
2020-07-06 11:24:09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以來,從非洲到南亞,沙漠蝗蟲災害侵襲全球多地。近日,南亞國家印度再遭蝗災襲擊,部分城市進入警戒狀態。據印度媒體報道稱,這是印度自1993年以來遭遇到的最嚴重的一次蝗災。

  自古以來,蝗災就是許多國家和地區階段性面臨的災害之一,並對人們的生産、生活造成威脅。為了應對蝗災,全世界人民集思廣益,運用了許多不同的方法和手段。

  與此同時,階段性暴發的蝗災,也引發了人們的思考:在飛速發展的道路上,人類對于賴以生存的地球究竟承擔著怎樣的責任……

  世界第一大蟲災

  城市上空“黑雲壓陣”,街上行人無幾,民眾大多緊閉窗戶、待在室內……這是今年6月底大批蝗蟲入侵距離首都新德裏30公裏的印度城市古爾岡時的場景。

  這是6月14日在印度博帕爾拍攝的蝗蟲。印度自5月上旬以來多地出現大量蝗蟲並造成農田損毀,部分城市區域也出現蝗蟲群。印度政府稱,這是印度近30年來遭受的最嚴重蝗災。新華社 發

  印度媒體援引印度蝗蟲預警組織的介紹稱,此次入侵的蝗蟲來自伊朗和巴基斯坦。與往年不同的是,這些蝗蟲都較為年輕,飛行速度更快,飛行距離也更長,因此對所到之處的侵害更為嚴重。成群的蝗蟲“逼”得民眾只能進入室內躲避,城市也宣布進入警戒狀態。

  根據專家介紹,蝗蟲是國際上第一大害蟲,其種類在全世界超過10000種,僅我國境內就有1000多種蝗蟲。蝗蟲在全世界分布廣泛,各大洲幾乎都有分布,由蝗蟲引發的災害也被人們公認為第一大蟲災。

  在所有蝗蟲種類中,沙漠蝗被認為是最具破壞性的一種。在平靜期,它們主要生存在西非和印度之間的沙漠地區,覆蓋約30個國家、1600萬平方公裏面積。一旦暴發,它們能快速影響地球約20%的土地和65%的欠發達國家。非洲是沙漠蝗的主要分布地之一,也是歷史上蝗災最頻發的地區之一。2003年至2005年,因為一場蝗災,聯合國糧農組織發布了“瘟疫”一級警告。當時,塞內加爾動用軍隊抗擊蝗蟲,周邊國家組成同盟,甚至讓空軍飛機組群噴灑農藥。在投入4億多美元,經受高達25億美元農作物損失後,隨著幹燥低溫的冬天到來,蝗災終于在2005年初平息。

  由于歐洲的冬季比較冷,沙漠蝗無法適應環境生存下來,在過去很少對歐洲造成重大侵害。但隨著全球氣候的變化,南歐甚至中歐都面臨著蝗災威脅。因為東南風和高溫,西班牙旅遊勝地蘭扎羅特島和福特彎圖拉島曾在2004年遭到沙漠蝗入侵。根據當時的報道,這些蝗蟲能長到10厘米長、拇指粗,且食欲旺盛,甚至連電線都吃。西班牙軍隊只能帶著1.5噸殺蟲劑緊急趕赴受災島嶼滅蝗。2019年,意大利撒丁島也遭遇70年來最嚴重的蝗蟲災害,數百萬蝗蟲入侵導致了約2500公頃的農作物被摧毀,嚴重影響當地農作物産量。

  中國在歷史上也曾遭受非常嚴重的蝗災,史書中對蝗災的記載屢見不鮮。早在商代甲骨文中,就有商人防蝗的記載。在《中國飛蝗生物學》中,統計顯示,在近代以前中國的2000多年裏,“大規模的蝗災達到804次,平均3年發生一次。”

  我國的1000多種蝗蟲,主要分布在熱帶、溫帶的草地和沙漠地區,主要種類為飛蝗和土蝗。在中國古代,人們對蝗災發生的原因有著不同的判斷和推測。因為蝗蟲與蝦的外形有些相似,漢代有蝦化蝗蟲的説法。還有一些人相信,“幹戈之後,必有螟蝗”,是戰爭造成了蝗災的發生。此外,還有人認為,要用祭神的方法來解決蝗災,明清時期甚至形成了一整套係統的祭祀制度。

  生物防治更環保

  古今中外,人們運用了許多方法來消滅蝗蟲、預防蝗災。

  文史學者陳忠海曾撰文總結了宋朝人的治蝗智慧。第一種方式是火焚蝗蟲。宋人發現,蝗蟲的幼蟲依靠咬食植物葉莖活命,在其密集處放火焚燒可收到良好效果。

  2019年夏天,數以萬計的粉紅椋鳥遷徙至新疆哈密東天山草原捕食蝗蟲、棲息繁殖。粉紅椋鳥是新疆草原生態防治的主力軍,能有效控制蝗蟲對草原的侵蝕。 新華社 發

  第二種方式是培養和保護蝗蟲的天敵。宋人意識到,鳥類、蛙、蟋蟀、蛾甚至寄生小蟲等都能“食蝗”,或讓蝗蟲繁殖速度減慢。因此,宋朝還頒布過“禁捕蛙令”來保護蝗蟲克星。

  第三種方式是多植蝗蟲不喜的作物。除了上述天敵,宋人發現,蝗蟲不喜歡接近麻類以及各種豆類植物。于是人們有意識地多種這類作物以對付蝗蟲。

  第四種方式是早收莊稼餓蝗蟲。人們逐漸摸索出一個規律:蝗災最嚴重的時候往往正逢莊稼成熟之時。因此,與其等到莊稼完全成熟喂了蝗蟲,不如提前收割。

  可以説,早在中國古代,人們就巧妙運用了生物防治的方式來消滅蝗蟲。新中國成立後,這一方式更是得到了廣泛應用。

  在浙江,“雞鴨軍團”是滅蝗主力。浙江省農業科學院研究員盧立志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一只雞一天能吃掉70只蝗蟲,一只鴨子則能吃掉200多只。而且鴨子吃蝗蟲完全是“地毯式搜捕”,連蝗蟲的蛹都不會放過。

  在新疆,“粉色精靈”則是著名的滅蝗衛士。這些“粉色精靈”是粉紅椋鳥,是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新疆是它們在我國境內唯一的繁殖區。粉紅椋鳥以蝗蟲為主要食物,且食量驚人。在育雛期,成鳥每天能捕捉三四百只蝗蟲,進食數量在120只至170只。有時,它們一天捕食的蝗蟲重量能超過自己的體重,因此被牧民們親切地稱作“草原鐵甲軍”。

  在國際上,科學防治蝗蟲既可以採用藥物殺滅,也可以採用生物防治,為何我國非常強調使用後一種方式?

  專家認為,從環保角度考慮,生物防治的好處顯然更多。使用藥物滅殺成本高,還會有農藥殘留,但生物防治不僅不會污染環境,還能修復生物鏈。

  我國著名生態學家和昆蟲學家、中科院院士康樂也認為,應當慎用藥物滅殺。他在公開演講時曾表示,過度使用殺蟲劑雖然能控制蝗災,但蝗蟲的生活是無法脫離生態係統的,維持一定的蝗蟲種群數量也有利于鳥、蛇、蜥蜴等其他動物的生存。同時,飛機大規模噴灑農藥難免會對其他生物産生影響。另一方面,許多農藥進入土壤,再經過灌溉,或是經過降雨流進了河流、湖泊,最後進入了海洋,會對環境造成非常嚴重的污染。

  印度、巴基斯坦等歷年受蝗災影響較大的國家,也已意識到大量噴灑農藥不僅極易造成土壤和作物污染,而且成本很高。在印度蝗蟲治理專家梅納看來,經濟損失只是肉眼可見問題的一小部分。更關鍵的是,為抗擊蝗災,人類使用了大量劇毒和有害的化學農藥,導致被噴灑的農作物無法食用,甚至不能作為動物飼料。

  誘因直指氣候變化

  大規模蝗災發生後,全世界都在研究其發生的原因。

  資料顯示,蝗蟲的發生、發展以及肆虐與氣溫、降水或土壤濕度等氣象條件有密切關係。蝗蟲是變溫動物,溫度高生長發育就快,完成生活史也快。蝗蟲孵化出來後要有一定的植被供其取食生長,在過于幹旱的年份,即使蝗蟲孵化出土,如果沒有降水供植被生長,蝗蟲幼蟲就不能取食生長,也不會大規模發生發展。如果遇到降水相對豐沛的年份,土壤濕度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成為蝗卵孵化的“溫床”。此外,在雨水的滋潤下,沙漠地區植被變得相對豐富,這為蝗蟲生長、快速繁殖提供了較為充足的“口糧”。

  聯合國糧農組織專家普遍認為,近年來暴發的大規模蝗災與全球氣候變化帶來的極端天氣密不可分,罕見的長時間降水為蝗蟲繁殖帶來有利條件。以非洲沙漠蝗為例。沙漠蝗的壽命約3個月。一代成熟後,成年蝗蟲産的卵如果遇到合適條件,所能産生的後代數量是前一代的20倍。如此一來,經過數代繁殖,沙漠蝗蟲的數量以指數級增長。

  因此,在許多重大國際會議期間,專家都鄭重呼吁,為應對日益嚴峻的氣候變化影響,世界各國應加強合作,共同應對考驗人類生存環境的種種危機。

  蝗蟲所到之處,農作物受災嚴重,這讓人們不免擔憂,全球糧食安全是否會因此受到影響?

  對此,有分析稱,在當下這個時代,蝗災基本上很難對全球糧食問題形成較大影響。中國、俄羅斯、美國等國常遭遇不同程度的蝗災,但應對蝗災的能力使它們不至于出現糧食危機。不過,印度作為世界糧倉之一,小麥、大米等農作物産量居世界前列,蝗災對印度的影響值得進一步關注。

  還有專家表示,蝗災所引發的糧食安全問題不是供應量的問題,而是價格問題。每當自然災害發生,糧食價格可能會暴漲暴跌,導致一些糧食對外依存度較高的國家陷入困境。(記者 吳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201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