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月談》刊文:鄉村學校不能盲目跟跑城市學校
2020-07-09 20:26: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7月9日電 將于7月10日出版的第13期《半月談》刊發記者吳曉穎、蕭永航採寫的文章《張平原:鄉村學校不能盲目跟跑城市學校》。摘要如下:

  位于四川省廣元市利州區寶輪鎮范家村的范家小學,是一所典型的農村“麻雀學校”,卻被譽為“教育理念先進”。成功秘訣是什麼?從教31年的校長張平原説:“辦農村學生需要的學校,讓學校既美麗又有溫度。”

  生活、生産、遊戲相結合,用鄉村優勢辦校

  走進范家小學,紅白相間的3層教學樓矗立在藍天白雲下。教室裏擺放著沙發、書櫃,如同家一樣溫馨。最觸動人心的,是校園裏隨處可見孩子們純真、自信的笑容。

  這所農村寄宿制小學曾飽受發展之困:隨著當地撤鄉並鎮、村民進城,學校生源規模急劇減少,從最多時的600人減至不足百人。出路在哪兒?

  “鄉村學校不能盲目跟著城市學校跑,要發揮規模小、地處鄉村的優勢。”張平原認為,學生少,老師能關注到每個孩子,方便因材施教。在鄉村學校,大自然是孩子們的課堂,山林田地、風俗民情都是教育資源。

  一批留守鄉村的老師,一群走不了的學生,鄉村教育改革探索從2014年開始。

  課堂上,倡導教學融入“學、講、做”元素,與生活、生産、遊戲相結合,讓課堂變得好玩、有趣:語文課有了辯論、科普劇;數學老師領著學生量柱子,學習如何計算面積。

  課表上也多了鄉土課程和項目學習。學生走出校門,調研村子歷史、到田野山間採風、種菜。閱讀、運動也佔據大量時間,除體育課外,學生平均每天運動1.5個小時。

  讓老師們引以為傲的是,全校沒有一個“小眼鏡”。“學生有大量時間參加戶外活動。”四年級語文老師黃春燕認為,保持充足睡眠,多接觸大自然,是學生不戴眼鏡的秘密。

  “讓孩子按照自己的生命節律自主拔節”

  10歲的李浩(化名)在城市小學就讀時出現厭學現象,轉入范家小學一年後,他重新對學習産生興趣。

  “以前作業總是寫不完,半夜還不能睡,就不想學了。”談及變化原因,李浩説,“現在作業很快就完成了,有很多時間玩耍、看課外書。”

  “學校的目標是培育陽光自信的少年,讓他們成為能用雙手和智慧獲取幸福的人。”在張平原看來,育人是教育的本質,急功近利追求成績,得不償失。

  在范家小學,老師倡導學生自己跟自己比。學校不評選“三好學生”,而是用人人可參與的“八美少年”代替:閱讀美少年、運動美少年、友善美少年……學生從中選擇作為學期努力目標,只要完成,都能獲獎。

  這些處于放養狀態的學生,交出的成績答卷並不遜色。近年來,在利州區48所小學中,范家小學學生的學業成績居第十名左右。

  什麼是好學校?張平原的理解是:不揠苗助長,讓孩子按照自己的生命節律和需求自主拔節。

  “讓學校成為留守學生第二個家”

  范家小學的95名孩子,不少是留守兒童,有一些孩子來自離異、貧困家庭。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故事,其中不少令人心酸。“《相親相愛一家人》這首歌給我啟發,我就想能不能把學校、班級建設得像家一樣溫暖,使成長中缺失親情的孩子,逐步建立起安全感、歸屬感和自信心。”張平原説。

  在打造“班家文化”過程中,學校建立了一套語言、行為係統,將理念外化為師生言行。比如學生犯錯後,老師至少要問學生5句話:發生什麼情況?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你準備怎麼辦?需要我為你做點什麼?要不要我給你一點建議?通過平等的問話方式,老師傳遞給學生關愛與尊重。

  “家長靠不上,那就老師上。”范家小學一名老師在個人年度報告中如是寫道。陪伴學生成長已成為老師們的共識,全校老師均住校,和學生朝夕相伴。

  范家小學成為農村教育的一面旗幟,並非偶然。近年來,各級政府對鄉村學校給予大力支持。“學校辦學條件得到極大改善,教師數量也從我剛任校長時的11人增至15人。”張平原説,中國的根基在農村,農村的希望在教育,鄉村學校也有美好的明天。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18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