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這群“缺點滿滿”的志願者,讓我們看到人性溫暖
2020-07-10 08:37:5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虎哥車隊成員各自有故事,甚至還有一些“不良印象”,但他們轉戰大江南北,消殺過多地疫區,受到過列隊歡迎,做出的貢獻也顯而易見。

  疫情、地震、洪水,每當災難發生時,不知道有沒有人像我一樣好奇:那些冒著危險自願奔赴一線的志願者,都是些什麼人?

  7月9日,媒體的一則報道,讓我們看到了一群有血有肉的志願者:虎哥車隊。

  這是一個在疫情中,主要負責消殺作業的車隊。在這裏,上百萬元的路虎、寶馬要和“快散架”的金杯、五菱之光一路同行。他們自發走到一起,沒有嚴密的組織,純粹靠著“做點什麼”的信念,凝聚成了一個工作長達5個月的團隊。

  他們奔赴過武漢、馳援過綏芬河、挺進過吉林舒蘭,還去過北京新發地……從最初的4個人,到最多時100多人,再到最後留下的30多人的穩定團隊。

  剩下的這些人,被帶頭的虎哥稱為“精英”,那麼他們都是些什麼人呢?

  可能出乎你的意料,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很明顯的“不良印象”:如愛喝酒、脾氣不好、喜歡罵人的虎哥;“並不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的老兵;沉迷于打遊戲、破産後父母還幫著還債的猴兒;穿著7900元一雙的鞋幹消殺的富二代……

  他們又是各自有故事、有挫折和不幸的平凡人:虎哥為了愛情放棄自己熱愛的警察職業,還得了糖尿病,每周都要自己打針;老兵倒霉透頂:妻子腰間盤突出,女兒心臟病,兒子還患有先天性“漏鬥胸”;猴兒出過車禍、做生意發過財又被坑得傾家蕩産;富二代人生被安排、喜歡獨處內心又渴望交真心朋友……

  有位網友總結得特別到位,這樣的故事,“誰沒點不堪回首,誰沒點雞毛蒜皮?世間百態就是如此。”是的,生活中從來沒有完美的人。你現在的光,不會因為你的過往而泯滅一絲閃亮。

  這群人,讓我很自然地想起了《我的團長我的團》。這部劇的主角,同樣是一幫雜得不能再雜的潰兵:北平書香門第的少爺孟煩了、獸醫當做軍醫用的郝大叔;有點中二青年的湖南兵不辣、來自上海軍官訓練團但沒打過仗的少校阿譯、一副流氓氣喜歡揍人的東北佬迷龍、16歲的老實農村孩子豆餅……

  但就是這麼一群來自五湖四海,意志消沉、渾渾噩噩的殘兵敗將,在團長龍文章的帶領下,以“回家”和“抗日”為精神指引,于戰火中淬煉成為充滿勇氣與智慧的突擊隊。

  虎哥的團隊,同樣如此。他們轉戰大江南北,消殺過多地疫區,受到過列隊歡迎。他們身處一線,做出的貢獻顯而易見。

  人生,何嘗不是這麼戲劇性。當你沉溺于日常繁雜、略顯失敗的生活久了,可能就提不起精神來,但是當你決定去做一件有意義的事,人性立馬散出熱來,人生立馬發出光來。

  在我看來,不是疫情救贖了虎哥車隊的這幫人,而是他們自己救贖了自己。人生的價值,或者説人存在的意義,不盡然是你這一生掙了多少錢、是否家庭圓滿、生活順當還是多舛;還在于你是否遵循自己的內心,做了些有意義的事。

  流行搖滾樂隊“逃跑計劃”,有首歌這樣唱道,“每當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每當我迷失在黑夜裏,夜空中最亮的星,請指引我靠近你。”什麼是最亮的星?就是你能觸手所及、盡己所能的事。永遠在路上,做該做的、能做的事,便是意義。

  疫情結束後,虎哥車隊的成員們,還將回歸各自的生活,還會遇到生活中的種種不堪和磨難,但是我相信,他們一定有了些積極和坦然。(與歸)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219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