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贏了時光卻敗給洪水?——南方多地古橋等文物遇洪被毀,該如何救護修復?
2020-07-13 22:13:1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合肥7月13日電 題:贏了時光卻敗給洪水?——南方多地古橋等文物遇洪被毀,該如何救護修復?

  新華社記者張紫赟、柳王敏、程迪

  12日,國家防總將防汛Ⅲ級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南方防汛形勢十分嚴峻,多地汛期文物安全也受到重大威脅。據國家文物局不完全統計,截至7日16時,南方11省份已有130余處不可移動文物因洪災受到損失,其中不乏國家級、省級文保單位,有的被毀古橋已有長達800年歷史。

  當前,有哪些古橋等文物遭遇重大險情?能否修復?天災之外,文物“水毀”是否還有其他原因?新華社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3天3座珍貴古橋受損 有的“墩毀橋塌”

  記者從現場了解到,伴隨近日多地持續強降雨過程,僅6日至8日3天內,樂成橋、鎮海橋、彩虹橋3座珍貴古橋相繼遇洪受損。

  樂成橋始建于明代,位于安徽旌德縣,是長約150米的石拱橋,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6日,在洪水衝擊下,這座11孔古橋的多個橋孔突然垮塌,截至9日,被毀至僅剩2個橋孔,殘存水中。

  同樣始建于明代的鎮海橋,位于安徽黃山市屯溪區,為長約131米的7孔石拱橋,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7月7日,鎮海橋橋體出現垮塌,像被推倒的麻將牌一樣沒入江中,橋面部分基本被衝毀,受損嚴重。

(社會)(1)安徽黃山屯溪老大橋被洪水衝毀

  7月7日拍攝的被衝毀的黃山屯溪老大橋。當日上午,安徽黃山屯溪老大橋被洪水衝垮毀壞。屯溪老大橋又叫鎮海橋,始建于明代。新華社發(施亞磊 攝)

  同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江西婺源縣彩虹橋距今已有800余年歷史,這座全長140米的古橋,被譽為“中國廊橋史上的絕版”。記者見到,洪水將該橋部分橋面和橋廊衝毀,所幸古橋橋墩主體結構仍基本保存完好。

  此前,在湖南張家界市永定區,有著300余年歷史的馬頭溪風雨橋,墩毀橋塌,被卷入滾滾洪流,消失于風雨之中。

  此外,位于四川阿壩州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達維會師橋、省級文物保護單位蒙古伸臂橋、哈爾橋、阿斯久橋等,均被洪水衝毀。

  有古橋垮在維修動工前 有的毀前橋上仍跑“大車”

  記者從文物主管部門了解到,近來持續強降雨令多座古橋被長時間、高水位浸泡,一旦遭洪水衝擊,極易受到損毀。

  據多地文旅部門介紹,樂成橋遭遇到百年一遇特大洪水、鎮海橋遭遇五十年一遇洪水、彩虹橋所遇洪水漫過橋面約1.5米,洪水的衝擊力和破壞力十分驚人。

  “特大暴雨和泄洪道堵塞導致了古橋垮塌。”張家界市永定區文物部門負責人唐永才稱,山洪來襲,將河道兩邊的樹刮倒衝下來,在橋旁形成堰塞湖,來不及疏通,造成墩毀橋塌。

  “天災”固然可怕,但原因僅此而已嗎?

  唐永才認為,為應對山洪風險,山區修橋時會在橋兩頭留有泄洪道。但近年部分鄉村公路和民房建設違規操作,縮窄河道、堵塞泄洪道,加大古橋垮塌風險。“房屋、公路、堤壩等城市建設擠佔古橋河道的現象並不鮮見。”一位從事文保工作38年的專家認為,河道過窄容易致使洪水湍急,增大文物“水毀”風險。

  還有文保專家認為,長期通車也加重了古橋負擔。記者發現,在損毀前,部分古橋仍在服務市政交通,如樂成橋、馬頭溪風雨橋上,行人和車輛均可通行。安徽某縣有群眾向記者反映,該縣執行古橋“車輛禁令”不嚴,導致這些最初僅為承載車馬人畜建造的古橋,長期承受重型車輛通行碾壓。

  記者還了解到,一些地方古橋維修加固項目推進緩慢。黃山鎮海橋維修加固工程項目流程歷時長達約23個月之久,有專家認為,可能導致錯過2年枯水期的最佳維修時段。最終鎮海橋垮在了“2020年汛期過後”這一項目動工時間之前。

  “有些地方認為保護古橋不如造新橋出政績。”15年來堅持關注國內古橋生存狀況的吳禮冠老人告訴記者,這種思路導致部分古橋實際處于失管狀態。

  加強古橋等文物汛期安全仍需破解經費、機制難題

  當前,各地文物部門已按照國家文物局要求,積極部署開展文物安全隱患排查和文物保護應急工作。對已受損的古橋,各地主管部門也正積極分類施策。

  對彩虹橋一類主體結構尚存的古橋,當地組織進行搶險加固,防范後續汛情新風險;積極搜集被洪水衝垮的古橋物料,為修復受損古橋做好準備。如黃山發布打撈公告號召市民提供線索、婺源發布“彩虹令”全網尋找等;對一些有修復基礎的古橋,則組織專家團隊進行評估、論證、編制修復方案,以便汛後盡快組織修復。

  但多地文物部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今年汛期洪水持續時間長、范圍廣,當前受損古橋的物料搜尋難度較大。

  記者了解到,要有效加強古橋等文物的汛期安全防護工作,當前仍需解決一些突出問題。

  部分地方文物突發應急維修面臨資金難題。多名省級文物保護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本省年度文物保護經費原本就非常緊張,在年初已全部下撥到各設區市,一旦發生文物遇洪受損一類突發事件,並沒有預留應急資金可供使用。

  古橋等文物的管理機制急需理順。據資深文保專家透露,當前古橋等文物保護涉及文物、水利、住建、城規、交通等多部門,實際工作中,存在文物認定、管理、使用、監督各主體“各行其是”問題。為避免“九龍治水”導致“無人問津”,專家和多地基層文保部門工作人員建議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細化各部門分工,壓實維保等各類責任主體。

  專家建議,應加強對古橋等文物的日常“體檢”“會診”,對小問題及時修繕,對存在結構安全問題的要盡快編制保護規劃。記者了解到,2016年曾有多座古橋遇洪受損的浙江泰順縣,今年已開啟了“廊橋保護立法”進程。

  此外,多地文保部門負責人反映,當前基層市縣文物管理機構弱化傾向值得重視。一些市縣的文物保護經費難以納入財政保障,有些地方還在壓減專職工作人員編制。

  “心到力到措施到,這些傳承歷史、連接未來的古橋就會消失得慢些。”吳禮冠説。(參與記者:姜剛、陳尚營、黃浩然)

  相關鏈接:

  南方新一輪強降雨進入最強時段 江南華南“燜蒸”不下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233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