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龜茲石窟文化遺産保護 展現絲綢古道滄海桑田
2020-07-16 15:48:0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7月16日電 題:龜茲石窟文化遺産保護 展現絲綢古道滄海桑田

  新華社記者于濤

  在天山南麓的新疆阿克蘇地區,800多個石窟靜靜矗立于山巔崖壁,眺望著塔克拉瑪幹沙漠的浩瀚與荒涼。1700多年來,這些石窟見證了絲路古道的繁盛和漢唐文化的傳承。

  800多個石窟形制各異,大的劈山而立,小的僅容一人。千百年來,這些石窟曾被掩藏在滾滾黃沙和峰巒疊嶂之中。隨著近年來文物發掘保護工作不斷推進,其神秘而絢爛的身姿越來越多地顯現在世人面前。

(圖文互動)(4)龜茲石窟文化遺産保護 展現絲綢古道滄海桑田

  新疆龜茲石窟群一隅(7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于濤 攝

  盛夏時節,塔克拉瑪幹沙漠邊緣的荒山戈壁熱浪翻滾。新疆龜茲研究院石窟保護研究所副所長楊傑正和同事在一處石窟中修補壁畫。由于歲月侵蝕,石窟壁畫殘破不全。因空間狹小、甬道逼仄,楊傑在石窟中小心翼翼地進進出出,用專業工具做著清理、加固工作,不一會兒便滿頭大汗。

  楊傑説,這裏的山體是砂岩和泥岩混合結構,質地較為松散,古人開鑿石窟後,先在石窟壁上涂草泥層,然後再繪畫。受氣候變化、洪水地震等影響,目前,這些壁畫普遍存在起甲、空鼓、酥鹼等“病害”。

(圖文互動)(2)龜茲石窟文化遺産保護 展現絲綢古道滄海桑田

  新疆龜茲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在修補石窟壁畫(7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于濤 攝

  楊傑和同事每年從春末到深秋都在石窟區工作,野外工作站就在山下村落附近。這些文保工作者平日的工作、生活都非常“寧靜”。山區遠離城市的喧囂,甚至工作站附近極少有集市、飯館、理發店。山裏手機信號微弱,不能上網,若要打電話還需去找空曠的地方。

  白天去石窟、晚上回宿舍,這樣“兩點一線”的日子,楊傑過了十年。如今他已走遍所有龜茲石窟群。他的團隊為每一個石窟壁畫修復草泥層,填補空鼓,加固彩繪,在方寸之間找尋歷史的遺留,最大限度保護石窟原貌。

  位于今天阿克蘇地區的古代龜茲,曾是絲綢之路重要的交通樞紐和文化中心。“這裏曾是漢代西域都護府和唐代安西大都護府的治所。”新疆龜茲研究院院長徐永明説,“龜茲石窟文化遺産是古絲綢之路文明交流的結晶,源起絲路、始興于漢、繁盛于唐,見證了公元3-13世紀新疆豐富多彩的歷史文化,印刻著中華文明兼收並蓄、海納百川、多元一體的特點。”

  “我們所做的工作,就是把祖先的文化印記盡量長久地保存下來,讓更多人了解祖國西陲真正的歷史文化。”楊傑説。

  令人振奮的是,近年來現代科技為文物保護插上了數字化雙翼,“飛”上了“雲”端。

  當前,龜茲石窟數字化信息採集工作已全面展開。研究院文化研究中心的李博一直從事石窟數字化掃描。“我們利用3D打印與數字印刷等方式,復制石窟結構和壁畫等各種文化元素。”

(圖文互動)(3)龜茲石窟文化遺産保護 展現絲綢古道滄海桑田

  新疆龜茲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在進行壁畫數字化信息採集(7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于濤 攝

  “10平方米左右的壁畫,掃描採集的數據量就達30G以上。”李博説,信息展示終端不管是屏幕、還是高倣模擬石窟,“我們在色彩深淺、線條粗細等細節下足功夫,力求展現在公眾面前的景象與石窟遺址一模一樣。”

  徐永明介紹,目前龜茲石窟“雲”博物館和高倣真石窟展覽已初具規模,這使參訪遊客有了更多體驗,對遺址保護也有重要意義。

(圖文互動)(1)龜茲石窟文化遺産保護 展現絲綢古道滄海桑田

  新疆龜茲石窟群中久負盛名的克孜爾千佛洞(7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于濤 攝

  今年畢業于西北大學的碩士生任皎,是龜茲研究院最年輕的研究者之一。“95後”的她在校期間便癡迷“龜茲樂舞、龜茲繪畫”,畢業後便來到這個令她魂牽夢繞的地方。

  任皎説,如今很多年輕人成為龜茲石窟新一代守護者,他們用專業的文物保護知識打通歷史、連接“時空隧道”,為人們展現絲綢古道的滄海桑田,“高山大漠,不會阻礙大家對絲路過往的追尋和熱愛。”

【糾錯】 責任編輯: 林經緯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46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