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171個防汛哨所
2020-07-22 11:39: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7)171個防汛哨所

  在九江江新洲的一處哨所前,防汛工作人員在觀察水情(7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新華社江西九江7月22日電 題:171個防汛哨所

  新華社記者田朝暉、李興文、黃浩然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4)171個防汛哨所

  在九江江新洲的一處防汛哨所前,工作人員將國旗扶正(7月16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九江江新洲,長江上一個孤島,“逢大汛必罹水患”。

  但面對11日罕見洪峰,江新洲經受住了考驗。

  洪水襲來時,距風浪最近的,除了41公裏環島堤壩,還有171個防汛哨所。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3)171個防汛哨所

  九江江新洲長江堤壩(7月17日攝 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哨所與堤壩一起環衛著江新洲。

  堤壩邊,紅色琉璃瓦屋頂的哨所十分醒目。島上15個行政村的1500多位黨員幹部、村民晝夜輪班值守在哨所上。

  江新洲最險處在洲頭,洪水在此受阻分流,因此,洲頭受風浪衝擊也是最猛烈的。這裏歸85號哨所“管轄”,7月以來,值守在此的後埂村老支書梅俊洲,每天以哨所為中心在1.5公裏堤段上巡查4個來回,不到夜裏兩點前很少入睡。

  當了大半輩子村幹部,哪裏是險工險段,他了然于心。即便如此,他還要來來回回地走,反反復復地看。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1)171個防汛哨所

  在九江江新洲的一處防汛哨所,兩名防汛工作人員在哨所前合影(7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

  哨所墻上,貼著巡堤應注意的六個時段:黎明時、黑夜時、換班時、吃飯時、狂風暴雨時、退水時。

  11日18時,正是大家吃飯時,長江九江站水位漲至22.4米,超警戒水位2.4米,水面幾乎與堤壩持平,正在巡堤查險的梅俊洲發現一處泡泉。

  “有泡泉,趕緊來!”梅俊洲呼救,85號哨所裏的防汛員迅速行動。

  10分鐘後,除險專家趕到現場,鏟土、打圩、裝袋……一小時後,泡泉被堵住,險情排除。

  在梅俊洲心裏,哨所在,堤在;堤在,家才會在。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2)171個防汛哨所

  九江江新洲長江大堤上,防汛工作人員正在巡查堤壩(7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過去遇汛情,老一輩江新洲人會抬木頭、扎蘆葦搭起巡堤棚。現在巡堤棚升級成高6米、兩層的防汛哨所,平時是村民乘涼休憩之地,“戰”時,171個哨所立即就成了抗洪搶險的“瞭望哨”。

  11日晚,遇險的不只是85號哨所。20時,洪水越過北堤中段,洶涌而下。正在93號哨所值守的江洲村村支書余乃勝,發現險情立即吹響哨子。

  漆黑的雨夜,40多位村民循著哨聲趕來。他們迎著風浪,經過5個小時的緊急搶險,壘起了1米高、80厘米寬、560米長的子壩,奇跡般擋住了漫灌的洪水。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5)171個防汛哨所

  在九江江新洲的一處防汛哨所,兩名防汛工作人員正在裝填沙袋(7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

  次日1時,長江水位躥升至22.81米,超過壩面40來厘米。洲尾,洪水如脫韁野馬,裹挾著泥沙越過長堤。

  洲尾堤壩含沙量高,土質偏軟。漫灌,潰堤,風險疊加。危急關頭,在171號哨所值守的柳洲村村支書洪棉雪迅速反應,與聞“汛”趕來的黨員、解放軍戰士跳入水中,不斷地壘疊沙袋……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6)171個防汛哨所 

  在九江江新洲長江大堤上的一處哨所前,防汛工作人員正在巡查堤壩(7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這是孤島上的一個不眠夜!

  22日,九江站水位退至22.12米。汛情趨緩,洪棉雪們繼續值守。

  長江“2號洪水”又在路上了。171個防汛哨所,迎著風浪挺立,如同171面“旗”。

  相關新聞:

  鏖戰江新洲

  五十勇士戰江洲——陸軍第71集團軍某旅工兵連黨員突擊隊九江搶險記事

  今年梅汛期降水為何這麼多?聽聽專家怎麼説

  防汛救災,各地各部門出了哪些實招?——聚焦“七下八上”關鍵時期防汛工作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270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