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正視“入園難”背後的現實窘境
2020-08-02 15:44:2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日前,網曝河北石家莊市井陘縣一家幼兒園招生公告中要求家長提供工資明細流水。當地教育局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幼兒園此舉是為了核實家長的身份,教育局暫時不會介入進行調整。據報道,該幼兒園主要招收縣直機關、企事業機關單位職工子女。一名幼兒園職工介紹,此舉是為避免家長使用虛假工作證明佔據入園名額。

  “孩子入園先要看家長的工資單”,類似事件並非首例。其他如入園需提供家長在常住地3年社保、戶主和房主需是適齡幼兒的第一監護人、第一監護人房産和戶籍需滿3年以上等等五花八門的入園門檻,令不少家長叫苦不迭。

  針對各類入園門檻,有人從《勞動法》《教育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層面析其荒唐無據,也有人從教育公平的角度呼吁一視同仁。筆者認為,入園門檻背後的邏輯根源,還在于學前教育資源供求失衡的現實窘境。

  “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政府有關部門在擴大學前教育供給,破解“入園難”“入園貴”方面所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從出臺《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幹意見》《關于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等一係列指導意見,到加大專項資金投入,補齊幼兒師范教育短板,鼓勵民辦幼兒園發展,一個關心關愛學前教育的社會氛圍已經初步形成。僅去年一年,全國就增加了普惠性學位約370萬個。

  然而,隨著生育高峰與“二孩政策”疊加效應日益凸顯,加之長期以來幼兒園建設欠賬較多,學前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難題仍未得到完全破解。如何從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民辦園規范化、幼兒教師培養等各方面多措並舉,徹底扭轉學前教育供需緊張局面,在根本上杜絕類似“入園先看工資單”情況的發生,需要全社會再努一把力。

  從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看,精準推進是關鍵。按照目標要求,2020年,我國學前教育的普惠率要達到80%。從去年1月起,有關方面啟動大規模專項治理行動,要求城鎮小區按規劃配建學前教育設施,並移交給政府統一管理,辦成普惠性幼兒園。對未按政策落實的要全面排查、限期整改。為最終實現2020年新增普惠學位400萬個的目標,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近日專門召開工作會商推進會,要求各地分類梳理遺留問題,找準問題和症結,“拿出打攻堅戰的氣勢和決心”,加快推動整改落實。

  破解入園難問題,必須堅持公辦民辦並舉的原則,積極扶持和引導更多的民辦園提供普惠性服務,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一些地方已經出臺了包括財政補助、租金減免、稅費減免、金融支持等一係列政策措施,積極扶持民辦幼兒園發展。怎樣在做好階段性扶持工作的同時,完善支持普惠性民辦園的長效機制,是我們面臨的切實問題。這一方面需要遏制一些民辦園片面追求規模、利潤的過度逐利現象,一方面需要通過切實可行的激勵政策引導民辦園提升普惠性服務水平,二者缺一不可。

  解決學前教育供需關係緊張難題,除了硬件設施的不斷完善,還需要教師隊伍的軟件保障。如何加快構建中職、高職、本科開放式培養,職前、職後一體化教育的通道,拓寬幼師成長空間,已經成為扭轉幼師人力緊張的核心問題。為此,應加快建立幼兒園教師專業成長機制,健全培訓課程標準,針對不同地域、類型、層面的幼兒教師進行全方位、分層次培養,提升幼兒教師的水平。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學前教育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唯有社會各方共同努力,齊抓共管,才能早日擺脫現實窘境。(栗玉晨)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314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