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能源共生生態建設中應讓市場最終做決策
2017-05-16 08:39:0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15日,2017中國汽車論壇在上海舉行,在“ 電動汽車:建設共生生態”主題討論環節,在同濟大學汽車學院副教授、新能源汽車産業研究中心副主任吳小員主持下,蔚來汽車産業發展副總裁張洋、銀隆新能源常務副總裁敖建華、電巴新能源副總裁賀宏勝、星星充電上海公司總經理董俊圍繞電動汽車的生態共建進行探討。

    吳小員:這幾位都是我們行業的各類大咖,先請各位介紹一下各位自己的公司以及最新進展。

    張洋:蔚來汽車成立兩年零6個月的時間,過去兩年零6個月我們創造了一些世界紀錄,比如説上個星期我們團隊完成了世界最快的超跑的測試,在剛剛結束的上海車展發布了量産車型,對于我們來説也是做移動互聯網端看到了今天的新能源汽車、智能網聯汽車的機會,所以我們啟動這樣一個項目,希望後面在行業裏面跟各位有更積極的合作,謝謝大家!

    賀宏勝:我來自于電巴新能源,我們成立于2000年,我們在國內一直致力于換電設備和換電技術的研發。我們在世博會和大運會提供了換電技術和換電服務,支持了新能源純電動換電大巴的運行。我們電巴新能源、奧動新能源和北汽新能源在去年結成了戰略合作的關係,共同在全國推廣換電版的出租車業務。目前我們在北京、廈門、廣州和南州四個城市開展業務。在北京去年我們已經完成了50座換電站的建設,同時也投放了1200臺出租車,今年以及在未來的幾年將以出租車電動化這樣一個領域為載體,來拉動我們智能換電網絡的建設,同時以一個電池全生命周期的管理為核心,來構建一個綠色的開放的能源供給平臺,謝謝。

    敖建華:大家好,我是來自珠海銀隆新能源的敖建華。我們是通過銀隆鈦廣通車打造一個閉環的産業鏈。在去年董明珠、王健林、劉強東入主銀隆以後,目前銀隆新能源在網上炒得比較火。

    董俊:星星充電的前身是萬邦新能源,我們在2014年和北汽的合作,從事是北汽新能源的銷售,慢慢涉足了充電運營這個行業,萬邦旗下有三個板塊,德合做充電機的研發和生産,星星充電致力于城市的運營,還有新能源汽車的銷售,萬邦除了不賣車,賣車以後的事情基本上都做,所以基本形成了産業鏈的小閉環,很榮幸參加這次大會。

    吳小員:非常感謝四位的介紹,首先我來向張洋總提問一下,蔚來汽車EP9已經有了首批明星用戶,第二批馬上也要預售了,想再來聽聽張總給我們多透露一點,你們在車出來以後,生態再延伸方面,你們有什麼思考?有什麼可以給我們分享的小秘密?

    張洋:感謝老師,蔚來汽車的工作我們應該分成兩個階段,過去兩年時間我們花很多精力,一直圍繞怎樣做出一款好産品來進行努力,因為汽車關乎每個人的安全和家庭幸福。我們更多是想讓消費者願意使用你的産品,希望我們這個企業能夠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和消費者建立更高頻、更多的互動,因為在座大多數人有汽車,不管什麼牌子,有多少人關心買這個汽車這個公司年報是什麼樣子的,是盈利還是虧損的,我們應該構建一個新的模式,讓消費者更願意參與到你的企業擁有你這個産品。

    今年開始我們量産産品逐漸準備,我們做更多商業模式的探索,我們想建立一個新的産品的方向,希望我們的産品能夠和消費者産生互動,讓公司和消費者産生互動,這是我們今年明年,甚至蔚來汽車誕生到今天思考的問題,我們也在踐行。

    吳小員:掌聲謝謝張總,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電巴,您換電怎麼和互聯網的連接法?換電生態,除了服務于出租車,是不是以後也有服務分時租賃的可能性?

    賀宏勝:電動汽車和傳統汽車最大的差異,我們覺得就是基礎設施方面的差異,這個也是大家的共識,能源的補給是需要解決的問題,無論換電、充電、無線充電,現在很多的技術或者是業態,構建了比較復雜的産業鏈,和傳統汽車來對比的話,我們只有打造一個分布式的電能的補給體係才能讓電動車發展,換電是充電技術的另一種應用,我們用物理快換的過程,迅速完全車輛的能量補給,當然在能源補給的時間考慮到産品的豐富化,我們是充換結合。我們之所以選擇在出租車領域推廣或者是首先構建智能換電的網絡,因為出租車它是一個運營裏程高,對頻次有剛需的體係,而且比較容易分攤我們初期構建的成本,現在新能源的領域無論是在充電基礎設施的建設還是在車輛方面,都還是依賴國家的補貼,我們相信隨著這樣一些高裏程、高頻次的車,我們有機會制造一個自我循環發展的能源網絡,實際上現在我們和北汽新能源著手研究物流業務等等場景,實際上在北京、上海這樣的一些大城市,停車位和車輛的一個巨大矛盾,很難克服解決。所以,在這樣的大城市裏面有一些剛需和應用場景存在,我相信在今年大家應該就能看到換電版對私的車能夠在北京的街頭跑起來。

    吳小員:張總,您的蔚來汽車未來會到他的換電站還是您自己建設?您覺得,您的未來消費者會願意去電巴換電嗎?

    張洋:我們的邏輯比較簡單,我們做這個企業是提升整個行業體係化的效率,我們沒有辦法所有面對消費者的地方我們自己來服務,但是如果有好的合作夥伴幫我們解決和用戶服務的問題,我們是開放的,因為我們做這個企業的初衷就是服務我們的消費者,一切為消費者和用戶服務。

    吳小員:下面來問一下我們敖總,我們銀隆是全體係、全封閉,從電池到材料,您剛才説了,除了我們在外面看了商務車型還有大巴車,將來還要向乘用車生態進軍,您未來的資質、準入、産品方面有什麼計劃,目前的布局進展是什麼樣的?

    敖建華:首先我是電動車共生生態的堅定支持者,我在銀隆做過電動客車,從10年最初的20臺車,進行商業化運營。這些車輛到現在已經七年了,還在運營。我在這個裏面,在電動車最初的推廣裏面,很多的血和淚,我非常清楚,特別是沒充電樁、沒有充電的地方、滿足不了快充車高壓高電流充的時候,對車輛的推廣影響是非常大的。

    第二在乘用車這塊裏面,實際上我們在三年前就已經做這個乘用車的夢,因為銀隆一直發展,新能源車是大量的資金密集型的,人才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整個這樣發展。我們乘用車8款40多個樣車,我們早已經做了。但是因為我們的資金一直沒有落實,再加上新能源的發展,尤其我們的電池在今年要達到50億安時,今年年底實現這樣的産能,由于有了董明珠、王健林、劉強東等人這樣的大的投資,優良的股東進來,所以我們未來會啟動電動乘用車。主要就是兩條路,一條路是我們自身定向申報,第二個是要整合,因為現在整個汽車行業剩余的産能太多太多,所以在上層這塊裏面不停的進行整合,我們銀隆十年發展歷史也就是不停的整合,然後在一起加上研發的過程。

    吳小員:再來問一下董總,在整個生態圈裏面,咱們現在也像銀隆一樣有喜有憂有痛,咱們對汽車生態的下一步憧憬是什麼,星星充電能在汽車生態裏面發揮多大的作用,如何把我們整個生態真正的構建好?

    董俊: 其實,作為充電運營企業來講,我認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到真正進入運營期,還是在投入期,投入期有很大的工作,第一個是教育用戶端,第二個是教育合作端,用戶的不理解、合作的不理解,這是對于充電運營企業很大的溝通成本。

    第二個就是重資産,重資産也是目前新能源行業很多企業遇到的一個大問題,重資産意味著增加了投資回報周期,對于企業來講肯定是想縮短投資回報周期,只有兩條路徑,一條是增加收入,第二個就是降低運營成本。而我們的商品恰恰是很多我們合作夥伴的生産資料,很多合作夥伴他也是跟我們處于同樣一個階段,而是他降低運營成本,同時壓榨我們商品的價格,所以這是一個矛盾點。

    我先拋了一個問題,其實充電運營企業和行業類的整個生態鏈的上下遊的合作,我認為是互補作用的,有了充電運營,用戶解決了擔憂,才能促進新能源車的推廣。充電運營不僅有好的商品還要有好的服務、好的運營,因為充電和用戶的頻次是最高的,用戶的投訴點也是最高的,有車佔位或者充電樁掉線等等都是後期運維的事情,我覺得充電運營企業首先有一套好的産品、好的平臺、好的運維係統。

    第二個細分市場,尋找你的目標用戶,不同的目標用戶有不同的痛點,就是去了解不同用戶的痛點,私人用戶的痛點在哪兒、行業用戶的痛點在哪兒,根據痛點設計不同的充電場景以及充電網絡。

    第三個企業解決充電運營商以及物業之間的關係,因為充電運營商來講,運營企業怎麼樣均衡物業、電和自己三方面的關係,用最好的産品提供給用戶。

    第四個就是及時的運維和售後,這個和第一個有點像,就是好的産品,我的結論就是運營企業第一個就是好的産品+好的平臺+好的運維,尋找你未來的合作夥伴,你的用戶,謝謝大家,這是我想説的觀點,謝謝!

    吳小員:我們現在時間已經是到了六點多了,我們現在還是把寶貴的時間留給我們寶貴精彩問題,提問者兩句話第一句話介紹你是誰,第二句話你問誰什麼問題。

    觀眾:各位好,我是新華社的張潔,我的問題並非針對某一位嘉賓,電動汽車共生生態當中,是否仍然面臨著地方保護的瓶頸和障礙?

    敖建華:我推廣新能源汽車已經七年了,阻礙新能源汽車最大的發展就是地方保護,我只能這麼説了。

    董俊:因為從充電角度來看,目前來講因為隨著國家的一係列政策出臺,基礎建設先行的政策紅利,目前從充電的角度來看,目前還沒有遇到這樣的一些地方保護的政策,也有一些問題的因素,不同的政府補貼政策實時不能出臺,補貼政策不能實時落地,出臺也沒有辦法申請,這是目前遇到的問題,但是沒有出現地方保護這種情況,謝謝。

    賀宏勝:我只是提一個建議,實際上在新能源共生生態建設過程當中,政府應該去以市場的競爭、公平的競爭為一個指導,然後去培育一種土壤,讓所有的技術路線,讓所有的商業模式,讓所有的這種業態能夠在土壤裏面自由的生根發芽,這樣是最好的。

    張洋:這個問題首先客觀存在,確實我們存在著對産業發展有一定阻礙的地方保護,但是這個是中國的國情可以理解,但是我覺得其實非常同意我們幾位的意見,市場會起到最終的判斷作用,第二我們很多地方考慮未來的機制,我們希望就像國補一樣,當市場成長起來的時候要抓住退坡,讓市場做決策,我們更多看到不是地方保護,而是發助學金不是獎學金的方式,讓企業做大做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曄
新聞評論
    千年“鎏金銅蠶”在國家大劇院展出
    千年“鎏金銅蠶”在國家大劇院展出
    英國公共衛生體係遭勒索軟件襲擊
    英國公共衛生體係遭勒索軟件襲擊
    廣西柳州:烏雲壓境
    廣西柳州:烏雲壓境
    絲路瓜鄉花盛開
    絲路瓜鄉花盛開
    010030090910000000000000011105041120977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