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試驗難 生産更難 輕型車國六標準會推遲嗎?
2020-02-24 08:57:08 來源: 中國汽車報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冠肺炎疫情來襲,整個汽車産業鏈都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無論是整車企業、零部件企業還是下遊經銷商都面臨著復工、復産延期的難題,而原本將于今年7月1日全面實施的輕型車國六標準也讓企業壓力倍增。疫情之下,各輕型車企一方面全力抗擊疫情,一方面恢復生産,做好車型開發、生産和銷售準備。

  記者了解到,2月17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汽協”)向生態環境部、工信部提出建議,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輕型車國六標準實施存在較大難度,建議給予産業適當的過渡期,並利用財稅優惠等措施減輕企業負擔。

  試驗難

  為進一步改善環境質量,促進汽車産業高質量發展,根據此前生態環境部發布的《輕型汽車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中國第六階段)》要求,自2020年7月1日起,所有銷售和注冊登記的輕型汽車應符合本標準6a限值要求,自2023年7月1日起,所有銷售和注冊登記的輕型汽車應符合本標準6b限值要求。按照排放標準要求,輕型車新增PN(顆粒物個數)限值也將于7月1日同步實施。

  但是由于2020年開年受疫情的影響,業內普遍認為,2020年我國車市整體將不容樂觀。而7月1日作為今年一個具有重要意義的時間節點,在輕型車國六a標準的實施方面,中汽協認為,疫情影響下,一方面,整車企業面臨著生産和庫存銷售的難題,另一方面,檢測機構、試驗場復工延期,延長了企業産品認證周期,進而延緩了産品上市時間。因此,企業應對標準升級的難度大幅加大。

  疫情當前,面對原本將于今年7月1日全面實施的輕型車國六a標準,各相關車企的推進節奏也被打亂。

  “我覺得影響還是比較大的,首先體現在我們試驗過程。按照正常的任務排期,目前這個階段,理論上應該是在開發過程中需要大量做試驗的時候。我們的試驗隊伍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家在外地的試驗員,因為疫情,他們的返工時間受到影響。除了人員方面,另外比較痛苦的是我們需要去特定地點做的試驗,”提到疫情對輕型車國六a階段標準實施的影響,目前仍在遠程辦公的南京依維柯産品工程部總監鄒小俊直言道,“我們試驗項目中有一些高速試驗需要上高速,但現在試驗車暫時不能上高速,這個路況的試驗項目肯定需要延遲。此外我們還有一些需要在高寒地區做的試驗。”

  據介紹,通常,南京依維柯的試驗隊伍都會選擇黑龍江、內蒙古的一些地方來進行具體試驗,這在平時頗為普通的安排,目前也顯得困難重重。“比如我們出發去做高寒試驗的隊伍,剛剛在本地完成了14天的隔離要求,馬上奔赴海拉爾,到了當地還需要再隔離兩周。然而,解除隔離之後,當地的氣候條件已經不太具備寒區試驗的標準了。”説到這裏鄒小俊非常苦惱,“這個時機錯過了,下次的試驗很有可能再需要等一年呀。”

  生産更難

  如果説試驗部分還能夠通過協調來通融、克服的話,那麼供應鏈上遇到的困難就讓更多企業難以招架。不少企業在採訪中表示,由于零部件企業開工時間不定,因此國六産品的開發、生産進度都受到了很大影響。

  “城市用車領域(郵政、環衛)是有一定影響的,因為很多客戶都需要改裝,而全國最大的專用車改裝基地在湖北隨州,那麼對這部分客戶的影響不可避免。”一位卡車企業人士告訴記者,“所以,從我的角度觀察,我覺得應該至少延期半年,不僅僅是銷售的問題,同時也是能夠通過這種方式,實際的幫助受疫情影響的湖北地區,幫助那裏的相關企業。”

  “從車企的角度看,疫情對汽車行業全産業鏈存在一定程度的衝擊,給企業生産、經營帶來了嚴峻挑戰。”安徽江淮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從供給端看,積極復工,對産能有一定挑戰,但企業會採取相應策略積極應對,將産能損失降到最低。”

  “我們也遇到了零部件供應商地處湖北的情況。復工發貨日期目前還是確定不下來。”鄒小俊告訴記者,“這也影響了我們整車裝配等一係列後續環節。”受到疫情影響的不僅僅是國內的供應商,為達到國六a階段的相關技術要求,很多國內企業採用的高壓共軌係統來自國外,而這一部分零部件同樣因物流運輸受到了巨大影響。

  環保標準不能幫倒忙

  事實上,2019年,國五、國六標準的切換問題就已經引發了業內的熱烈討論。一方面,縱觀汽車排放標準的演進時間,從國四到國六,排放標準的實施進度不斷加快,而另一方面,雖然按照要求輕型車國六a和國六b兩個排放限值方案分別于2020年和2023年實施,不過目前來看,已有不少地區跳過國六a直接提前切換至國六b標準。

  而在疫情的影響之下,對于將于今年7月1日全面實施的輕型車國六a標準,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認為,需要給予行業一定的過渡期是肯定的,2019年汽車市場表現的大幅下滑和部分地區提前實施國六標準有著密切關係,而今年開年受到疫情影響,車企生産和供應受阻,標準實施的難度也進一步加大。

  “我覺得過渡期是一定要的。”鄒小俊也表示認同,“這個過渡期一個是給我們企業産品開發準備、做好相關試驗留一些時間,另一個就是要給經銷商一定時間,讓他們消化前期國五車輛的庫存。”

  排放標準加速迭代,從節能減排的角度看,響應了國家打贏藍天保衛戰的要求。而從汽車行業角度而言,“過于激進的環保標準切換對汽車行業的壓力很大,”崔東樹説道,同時他還建議:“對于汽車行業而言,一方面,疫情之下,應該給予行業資金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鼓勵淘汰更新,促進汽車消費,提振汽車市場也非常重要,環保標準應該起到激發車市的作用,政策應該綜合考量環保與車市發展的平衡性問題。”

  雖然標準實施時間推遲與否,結果如何尚未可知,但目前來看,汽車産業鏈受到疫情衝擊已是不爭的事實。只有當疫情結束的春天降臨,才能寄望産業回歸正軌之後的車市回暖。( 馬鑫 武新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曄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30090910000000000000011105041125616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