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評李敬澤新著《會飲記》:它繞開了每一種已被確認的文體
2018-09-12 08:50:24 來源: 文匯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眼前這本《會飲記》,共收入文章12篇,李敬澤自作解題:“‘會飲’出于柏拉圖對話《會飲篇》,説的是蘇格拉底和一幫雅典大爺喝了酒泡了澡,談天説地,探討人生和真理。”口氣有點兒戲謔,但考慮到《會飲篇》的副題是“或關于情愛”(“或論向善”),我還是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不該像蘇格拉底在《會飲》中那樣躺著讀這本書。

  不過還好,作者起碼不像柏拉圖那樣喜歡繞來繞去,也不會像蘇格拉底那樣追問起來就沒個消停,作品毋寧更是率性而談、不衫不履的,在精神的廣闊時空中來去自如。至于文體,是一副“四不像”的樣子,散文?隨筆?小説?都像,也都不是,在以往文體的每一個已被確認的點上,這本書似乎都繞著走開了,某種奇特的才華主導著一次次小型會飲,因而也形成了某種新鮮的嘗試。但也不得不注意到,這看起來很難歸類的文體,都沒有離開每一個活生生的具體。

  書的開篇,是一碗面:“鹹陽機場,全中國最能吃一碗好面的機場。高深青花碗,碗底幾條子面,埋在豐足的醬料下面,幾口吃了,頓覺天下大定。”這大概就是這本書的基調了,吃飯,喝酒,跑步,聽相聲,等候延誤的機場時刻,偶爾走神的會議或發言間隙,匆忙行旅的一次駐足或聊天……差不多都可以是酒席上的話題,不會嚴肅到讓人生畏。

  當然要稍微有點準備,空間的跨度有點廣,思維跳躍有點大,忽然就會越過廣闊的空間和漫長的時間,甚至有些不知從何而來的劈空想象——我很快就意識到,這幾乎是我閱讀該書最大的快樂:“在中古華夏,大雁也飛不出人的世界觀,雁止處便是天盡頭。”“我能聽見秋蟲的鳴叫,聽見靜夜裏一根樹枝的搖曳,一只狐狸踏碎了一粒露珠。”

  這樣説仍然很可能是一個誤導,因為讀著讀著我發現,這本天馬行空的書,在某些地方忽然意外地嚴肅起來,比如提示思維的局限,比如説起對事物的謹慎認知,比如落實到具體的復雜——“他想,只有頭腦簡單的、對人性和人類事務缺乏了解的人們才會認為,他們可以使世界清新如洗。”“普羅塔哥拉説:人是萬物的尺度。此話真是妖言惑眾,哪有什麼抽象的人,落到實處,就成了我自己是萬物的尺度。所謂天下,也不過就是那張吵架的酒桌,或者朋友圈兒。”

  無論文字再怎樣行蹤無定,錨住《會飲記》的定海鐵,始終是這個世界的復雜本質——無論怎樣精致的虛構都需要一個必要的現實支點,任何一個小地方都可以經過想象而變為一個龐大的存在,每一個不起眼的地方都可能擁有一顆秘密的心臟,在觀看和被觀看之間人確立也束縛了自己,意外和不確定或許並非人們想象的那樣不屬于穩定秩序的一部分,是危機而不是言談勾勒出世界的整體性,某些基本的人類情感或許遠遠勝過偉岸的詞語……是的,不管寫作從哪裏開始,最終都“需要有文本之外的條件,或者説,必定安放在恰當的支架上,如果我們意識不到支架的存在,那只是因為它是如此基本,如同空氣,是透明的,如同呼吸,是當然如此而不必被肺所感知的。但如果你把這個支架抽掉,那麼,一切都會坍塌下來。”

  這樣説,仍然會産生一個誤解——書中説的就是你上面説的那些?當然不是。對好作品來説,所有概括都是不完全的,跟所有企圖一網打盡的妄想一樣,都帶著不可消除的跛足痕跡。或許應該更確切地説,《會飲記》從起始意義上已經取消了概括的可能,每篇文章自身構成了它要講的所有意思,任何抽離或總結,都已經遠離了初衷。就像那個層層轉述而來的《會飲篇》,“柏拉圖意識到,面對世界的任何講述在根本上必是相對和有限的,它出于特定的名字,出于特定的聲音,它介于可信與不可信之間,它是個人‘意見’,它必是‘小説’。”

  哦,也就是説,無論我們是否稱呼這本書是“小説”,它都已經站在虛構這一邊,用它變幻不定的敘述方式,講述著這個作品要表達的所有復雜意涵。(黃德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收獲海鹽
收獲海鹽
懸崖絕壁攀岩熱
懸崖絕壁攀岩熱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杭州古村夜晚璀璨奪目
杭州古村夜晚璀璨奪目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17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