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IP改編後遺症,劇名越來越像裹腳布
2018-09-20 09:08:1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前一陣熱播的《香蜜沉沉燼如霜》,雖然劇情、演技都不錯,在網絡上也獲得了不低的評分,但這個冗長的、不明所以的劇名最初阻擋了不少觀眾的遙控器。近期播出的《天坑鷹獵》,更是被不少人讀做《天坑獵鷹》《天鷹列坑》等種種。所以説,有個好的劇名非常重要。而新京報記者也發現,不同國家在電視劇劇名上擁有一些通用句式,例如日劇《賣房的女人》,韓劇《舉重妖精金福珠》,國産劇《陪讀媽媽》等均是人物前加定語;日劇的《半澤直樹》,韓劇的《大長今》,國産劇的《甄嬛傳》等劇名則是以人物名字直接命名。與此同時,不同國家又擁有一些各自的劇名特點,例如日劇喜歡名為“某某物語”;韓劇喜歡大量利用感嘆句和問句句式;中國則常常將詩句混為劇名,創造一種“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感覺。

  縱觀近幾年中國的電視劇劇名也産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劇名越來越長,不知所雲的也越來越多。為此,新京報以時裝劇作為統計維度,盤點了中日韓三國電視劇的劇名特色,並採訪業內編劇,揭秘國産劇劇名産生由來以及近幾年的變化。

  中日韓劇名共同“嗜好”

  在人名前加定語

  日本

  《最後的灰姑娘》

  《螢之光》

  《賣房的女人》

  韓國

  《漢莫拉比小姐》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舉重妖精金福珠》

  《獨立也過得好的智恩》

  《付岩洞復仇者們》

  《仁顯王後的男人》

  《洗澡堂老板家的男人們》

  《傳聞中的七公主》

  《百折不撓具海拉》

  中國

  《陪讀媽媽》

  《好先生》

  《親愛的活祖宗》

  《橘子街的斷貨男》

  人名/稱謂

  日本

  《半澤直樹》

  《鈴木先生》

  《尼採老師》

  韓國

  《屋塔房王世子》

  《豪傑春香》

  中國

  《旋風少女》

  《克拉戀人》

  《小爸爸》

  《月嫂先生》

  《遊泳先生》

  大長句

  日本

  《媽媽,不當你的女兒可以嗎?》

  《寬松時代又如何》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嗎?》

  《請和沒用的我談戀愛》

  韓國

  《金秘書為何那樣?》

  《你也是人類嗎?》

  《沒關係,是愛情啊!》

  《瘋了,因為你!》

  《回來吧!大叔》

  《能先接吻嗎?》

  《OH!必勝奉順英》

  《打架吧!鬼神》

  中國

  《是!尚先生》

  《我的!體育老師》

  中日韓劇名不同關注點

  日劇 特殊的遣詞造句

  xx事件簿/物語/等等

  《世界奇妙物語》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

  韓劇 特殊遣詞造句

  我/你的xxxx(+是xxx)

  《我的ID是江南美人》

  《我的大叔》《你的管家》

  《我的女友是九尾狐》

  《哦!我的鬼神大人》

  英文單詞詞組

  《LIFE》

  《signal》

  《live》

  《killmehealme》

  《healer》

  《Voice》

  《THE K2》

  《the package》

  《IRIS》

  國産 劇特殊遣詞造句

  把角色名字合在一起

  《南方有喬木》

  《人間至味是清歡》

  《路從今夜白》

  中國式xxx

  《中國式關係》

  《中國式離婚》

  《中國式結婚》

  名詞

  《心術》

  《新婚》

  《小別離》

  《獵場》

  《長大》

  《拼圖》

  時代、歲月……

  《我們的少年時代》

  《裸婚時代》

  《媳婦的美好時代》

  《新結婚時代》

  《新閨蜜時代》

  《創業時代》

  《平凡歲月》

  《光榮歲月》

  《橙紅年代》

  詩意滿滿

  《漂洋過海來看你》

  《春風十裏不如你》

  《如果可以這樣愛》

  《如若巴黎不快樂》

  《原來你還在這裏》

  《初遇在光華之年》

  編劇給100個名字,制片方都不滿意

  國産劇究竟是如何起名字的?曾參與多部都市劇創作的編劇P透露,通常情況下編劇會根據創作大綱或者劇本起幾個劇名:IP改編的大多沿用其名,原創則會根據受眾群體,起他們感興趣的名字。例如,以前的電視劇大多在衛視播出,收視群體以中老年觀眾為主,所以劇名通常比較短,遣詞造句易理解且主流,例如《相愛十年》《一仆二主》等。而前幾年網文IP興起,劇名開始流行按角色名字“硬拗”,或者堪比“賽詩會”,雲山霧罩的劇名不僅與劇情毫無關係,在詩文寫法上同樣不知所雲,例如《人間至味是清歡》《路從今夜白》等,“現在網劇面向的群體大多是年輕人,選的題材也偏輕松有趣一些,如果用一個嚴肅的名字,難免會對項目定位産生混淆,很多劇名開始變得比較中二、有漫感。例如《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同學兩億歲》等。”

  而且,國産劇名也開始向日韓劇靠攏,越來越長且口語化,例如《涼生,可不可以不憂傷》《我才不會被女孩子欺負呢》《我愛你,這是最好的安排》。曾多次參與網劇創作的編劇L表示,這類劇名是網感和IP改編造成的“後遺症”,也有可能是編劇有時實在不知道起什麼名字了之後起的。通常海外劇的長劇名在宣傳時大多會採用縮寫,“這些劇名在視頻網站播出時,也常常因為名字太長無法全部顯示。”

  雖然劇本的署名權在編劇手中,但大多數劇名的最終決定權還是制片方所有。L透露,有時編劇會提供給制片方幾十個近百個劇名,但最終都沒有通過,“制片方對市場的判斷和喜好,對劇名風格的影響非常大。”P認為,一部劇的優劣最終還是由內容決定的,“名字頂多就是開始的時候吸引你,內容不行觀眾還是得棄劇。”

  採寫/記者 張赫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山東:巨幅剪紙喜迎豐收節
山東:巨幅剪紙喜迎豐收節
秋茶飄香大瑤山
秋茶飄香大瑤山
雲南廣南:金秋田野稻谷豐收
雲南廣南:金秋田野稻谷豐收
2018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在石家莊開幕
2018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在石家莊開幕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9573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