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把好中國電影文學命脈——記第27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中國電影文學論壇
2018-11-22 09:00:11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中國電影産業蓬勃發展的當下,如何學會用電影的語言講故事,表達人們的立場?如何用文學的審美豐富影像,為中國電影注入文化血液?是中國電影急需解決的現實問題。在第27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中國電影文學論壇上,多位學者、作家、編劇就如何講好中國好故事,把好中國電影的文學命脈,關注中國電影持續發展的文學根本,進行了熱烈的討論。

  文學是電影的根基。重視文學就是關注中國電影的命脈,就是關注中國電影産業持續發展的根基。中國電影家協會電影文學創作委員會會長、本屆金雞百花電影節組委會委員張思濤指出,當前中國電影處于大發展的黃金期,國産電影的發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這是不容忽視的。但是,另一方面,中國電影的文學性,仍然是當前提高國産電影指南的關鍵之一,樹無根不繁茂,水無源不長流,無論中國電影怎麼發展,文學依然是中國電影發展的根本。

  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電影創作研究部主任張弛表示,現在大家都在探討中國電影故事、中國電影劇本,為什麼説要“講好中國故事”而不是拍好中國電影畫面、做好中國電影音樂等?因為故事是根基,而文學就是故事。現在有很多電影是沒有根基的,如果不去重視根基,不管有多大的投資、多大的明星,最終出來一定不是好的作品。

  《菊豆》《秋菊打官司》《漂亮媽媽》《集結號》《金陵十三釵》《投名狀》《新龍門客棧》《姐姐詞典》《天上的戀人》《太陽照常升起》等電影是許多觀眾非常熟悉和喜愛的電影。此次它們的創作者和編劇也都出席了中國電影文學論壇,面對面共話“講好中國故事”。

  作家劉恒的小説曾被改編為《菊豆》,他也是《秋菊打官司》《漂亮媽媽》《集結號》《金陵十三釵》等影片的編劇。在劉恒看來,所謂中國故事實際上就是中國人的故事,而中國人是形形色色的,講故事的人也是形形色色的,所以中國故事的復雜性、豐富性是無限的。我們既要講歡樂的故事,也要講悲傷的故事;既要講春天的故事,也要講冬天的故事;既要講白天的故事,也要講黑夜的故事。

  劉恒認為,編劇是有職業化需求的,必須得對藝術特性有所了解,而且要遵循藝術的規律。他指出,現在一些年輕編劇,不認為寫劇本是給自己寫,而是給老板寫、給導演寫、給朋友寫、給領導寫。對此,他想提醒年輕編劇:“你用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投入工作,最後它的質量其實就是你自己生命的質量。你必須把這個事當做你自己的事去做,不是隨隨便便敷衍掙錢就算了,這樣是幹不好的。”

  話劇《天下第一樓》、電影《投名狀》《新龍門客棧》編劇何冀平在分享自己的創作經驗時表示,“生活是創作最重要的源泉”不是一句空話。“我寫《天下第一樓》時,有一年的時間去深入生活。無論如何,在我寫的題材裏,我要去找到真實的人或者真實的生活,這樣才能得到最鮮活的東西。”同時,她也表示,故事是重要的,但是故事裏面的精神更重要。電影雖然是以導演為中心的藝術創作方式,但是精神是編劇賦予的。

  作家東西的《沒有語言的生活》《耳光響亮》分別被改編成電影《天上的戀人》《姐姐詞典》。在談到小説創作與影視創作的異同時,他認為編劇的寫作對小説創作是有幫助的。一般作家在寫作時,太不注意讀者的想法,太不考慮讀者了,而作為影視編劇,會把傳統寫作丟失的一些東西撿回來,比如注重邏輯性、情感性等。寫小説可以任性,但是編劇不行。寫小説可以為小眾,但影視編劇要為大眾。

  作家葉彌創作的《天鵝絨》被改編為電影《太陽照常升起》。談起文學怎麼通往電影之路,她表示,其實關于文學和電影很多地方是沒有共識的,作家怎麼和導演達成共識,堅持多少東西,喪失多少東西,都是需要面對的問題。電影受很大的資本影響,但是時代發展到今天,面臨著許多精神上的困境。作家還有藝術家都應該擔當起責任,去思考怎樣撫慰人心,怎樣提升這個時代的精神。

  “夢想始于劇本而終結于電影”,在中國電影文學論壇上,各位作家、編劇、學者充分分享了經驗,表達了觀點,提出了建議。大家紛紛表示,希望通過交流與探討,進一步促進中國電影往更好的方向發展,更好地講好中國故事。(鄭娜)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漠河迎來入冬最低溫
漠河迎來入冬最低溫
山火肆虐後的天堂鎮
山火肆虐後的天堂鎮
蜂鳥戲花
蜂鳥戲花
探訪陜西歷史博物館館藏文物
探訪陜西歷史博物館館藏文物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996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