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悅聽】汪正球:父親的酒

2020-07-13 11:45:45 來源: 新華網

【新華悅聽】汪正球:父親的酒
-

  大家好,這裏是《新華悅聽》我是本期主播其勝,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文章是新華網悅讀推廣人汪正球的新作父親的酒……

  父親一輩子愛喝酒。

  父親無酒不歡。

  父親在全村是同輩人中喝酒最多的一位“酒仙”。他也是村裏的長者之一。

  父親已七十有二了。春節期間,因為疫情的原因,我在老家安慶雷池過了最長一個假期。近一個月時間,徹底見識了父親的酷好:三餐都喝小酒。有時一天下來,一斤酒穿腸而過。用父親的話説:斤把酒,細撈撈的。

  酒是糧食精。飯可以不吃,酒是不能不呷的。長者的待遇,就是村子裏有各種大宴小席,都會來請他。他又是一個熱鬧人,基本上是來之不拒的。既已上了酒席桌,他的神情會豐富起來,話頭也活泛了。他一輩子好鹹口,現在的酒席照顧大家的口味,于是他基本上吃菜吃得很少。有時晚上從外面吃酒回來,他還會煮點面條,填填肚子。有時母親就跟我嘮叨,我只能偸著樂。在酒宴間,有時喝得興起,他還挑起話頭,讓不服輸的年輕人來敬酒,豪情不減當年。小輩們知道他七八分了,就禮讓著他。于是就得聽他絮叨某一年去外地喝喜酒,把外鄉的酒仙喝得服軟的故事。

  父親喝酒,豐儉隨性。父親能藏酒,好酒總是等好朋友、好親戚來一起品賞。一般情況下,他喝的是散裝酒頭,很烈性的。父親有一個酒缸,可以裝十斤酒。裏面放一些我從外地買來的三七、人參、枸杞子之類。他喝的散裝酒,有一部分是東流鎮的二叔買來送他的。至于好酒,以我弟弟弟媳貢獻居多,弟媳正好開了一家當街雜貨鋪。

  父親好酒,也愛看書。總讓我想起“漢書下酒”的宋朝趣事。前年帶回一本《張居正傳》,他看了四五遍。春節帶了一套《曾國藩傳》給他,洋洋百萬字,居然半個月就看完了。今年酒桌上,一家人熱議聖人曾國藩。父親開口就説:曾國藩硬是厲害得不得了,是蟒蛇精下凡。文臣當了武將。弄得我哭笑不得。我隨應他,問父親,你知道曾國藩的江北大營在哪塊嗎?他居然不知道。我告訴他,就在十幾年前打工看屋料子的東流中學裏面。于是他大為驚嘆,怪不得有古樹參天,還有一個土臺,一個涼亭子。母親也來應和。又問他,曾國藩在華陽停過的事,知道不?他也有些茫然。我説他們一家老小都在華陽,當地也叫大輪碼頭,歇過腳。接著又聊開曾國藩任兩江總督大員,去安慶上任時,夜宿華陽碼頭,當時的縣令忙于治水,沒空接待他,力主吏治的曾國藩沒有開罪這位七品芝麻官。是位開明且廉潔的好官。等等。

  席間,爺仨以及侄兒們常聊點天南海北的事。父親有時趁著酒興説,今年等孫女考上大學了,要到孔老夫子的老家看看,再去濟南看看千佛山萬佛洞,替孫子孫女還還願。偶爾也“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説些大限將至的話。我便笑語,你能活,媽媽也長壽,天天有酒喝。活到孫女上大學,活到孫兒讀中科大碩士,再活到孫兒孫女輩養育下一代。

  父親愛走動。他年輕時,是一位説書藝人。打鼓書,如今已經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産了。我上小學時,就常常跟著父親去聽他説書。一般是在祠堂裏。上了中學,也還偶爾去聽上一段。紅白喜事,必定有酒,他都是必受邀請的。在白熾燈下,他一手敲鼓,一手敲著夾板,節奏十分明快。接著,他用本地方言唱上一大段。接下來就是道白,繪聲繪色地講故事,表情十分傳神。説到萬馬廝殺處,裂帛穿空,令人膽顫心驚;説到忠臣遭冤處,千難萬難,聽者有人泣不成聲。説得最多的有《薛仁貴徵西》《樊梨花徵西》《梁紅玉擂鼓敗金兵》《一雙繡花鞋》等等。加上母親會唱十二折黃梅戲,爺爺能演老生,我的童年,就是浸泡在大唐大宋名臣奇女大義大勇的快意恩仇家國情懷裏。

  等我成年,考上大學,第一次從南京大學回家過春節,是父親的父親帶我去親戚家喝酒。爺爺頓神八怪地説:可以,能喝21杯。在爺爺的加持下,我升格為“曾因酒醉鞭名馬”的學子。爺爺的酒興,傳給了父親,父親的酒意,傳給了我輩。

  小酌怡情,花間一壺酒,無事且浮一大白,是靈魂世界的歡喜。

  願如父親一般的天下長者,會須暢飲三兩杯。(文/汪正球 作者係韜奮書局總經理、新華網悅讀推廣人)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2084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