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點半難題”,怎麼破?
2017-04-12 08:56:20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下午三點半,孩子放學了;下午五六點,家長才下班。這個尷尬的“時間差”,讓家長們疲于奔命。要麼總是請假早退,要麼幹脆辭職,而許多家庭則選擇請“銀發族”早送晚接。“放學了,誰能來接我”,一個簡單的問題,卻讓各方為難。對此,社會、學校和家庭又該如何破解?本報讀者有話説——

  學校是解決問題樞紐

  延展教育觸角,為“三點半難題”開出校園方案,近來不少城市已進行了探索。長春啟動“蓓蕾計劃”,在全市城區開展小學課後免費托管服務;天津、濟南等地的部分學校,試行彈性離校制度;北京則通過購買社會服務,發揮高校集聚優勢,支持中小學推行課外活動計劃。

  但在探索樣本中,亦不乏讓人憂心的現象。有的學校推遲一個小時放學後,依然有部分孩子沒人接、沒處去。有的學校生生把減負令洗牌,通過擴充親子作業容量,給孩子和家長添加了“晚間課業”。有的學校舉辦“課外班”,報名雖然免費,但設備很貴,給孩子報個獨輪車班,單買車少則五百,動輒數千。

  “看管空白”檢驗課後教育彈性。今年3月,教育部出臺了《關于做好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中小學校主動承擔起學生課後服務責任,充分發揮中小學校課後服務主渠道作用,積極探索形成各具特色的課後服務工作模式。破解“三點半難題”,“誰來唱主角”有了官方定音。對于學校來説,協同思維亦應跟進,銜接準備更不應缺位。

  (山東 韓冰)

  學校方面要彈好“三弦”

  解決“三點半難題”,彈性放學是方案之一,但可惜很多地方都沒有堅持下來。在筆者看來,並不是這一政策方向有問題,而是在實際執行中,許多基礎工作沒有配套到位、解釋到位。把好事辦好,學校方面要切實練好“彈三弦”的功夫。

  要彈好收費依據弦。彈性放學收費屢被詬病,最根本的一點就在于,很多人認為義務教育應當免費,“三點半”後的看護費用學校不該收。但需要看到,放學後實際上已是非義務教育時間,彈性放學的成本應當由家長合理分擔。學校有必要向社會厘清這一基本問題。

  要彈好實施范圍弦。一些學校在實施彈性放學時,不管學生和家長需不需要都硬性“一刀切”,收取同等費用,而且一收就是一學期,不給自由選擇空間,引發學生家長質疑。在這方面,學校應當在真正完全的“彈性”上下功夫,避免強制的彈性管理與收費。

  要彈好服務質量弦。彈性放學被很多老師和學校視為義務之外的“幫忙”,因而在管理服務上放松了質量要求。收了費卻不服務、少服務、服務不到位,也讓很多家長對此有了抵觸心理。

  總而言之,彈性放學是破解難題的有效方法。具體做法,還需要我們在實踐中不斷摸索。

  (河南 余明輝)

  多方合力才能更好破題

  學校有開展各種活動的資源,具有破解“三點半難題”的明顯優勢。從一些地方的實踐來看,通過實行彈性離校,也確實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難題;從教育部的要求來看,也希望學校承擔起這一責任。

  然而,把這一難題完全拋給學校,亦有問題。有人擔心彈性離校會變成第二課堂,增加學生負擔;學校擔心家長無限延長離校時間,增加運營成本;教師擔心增加的工作量會讓自己力不從心。而且,制度設計中的“減負要求”能否履行,也會影響彈性離校的實施。

  解決“三點半難題”,在學校承擔起主體責任的同時,更需要各方形成合力。比如在美國,課後教育服務是以教育部門為主導、社區為載體、家長配合的三方責任分工明確的社會福利事業。就目前來看,社會應鼓勵更多志願者走進學校,豐富“彈性離校”的活動內容;家長也可以嘗試加入課後托管班的管理中;教師要發揮自己的專長,給予志願者和家長以指導。學校、政府、志願者、家長等共同努力,“三點半難題”的解決就會變得更加容易。

  (山西 張霞)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土耳其東南部爆炸已致一人死亡
    土耳其東南部爆炸已致一人死亡
    俯瞰濟南大明湖
    俯瞰濟南大明湖
    河南商人“絲路”淘金
    河南商人“絲路”淘金
    韓美舉行軍需物資兩棲補給演習
    韓美舉行軍需物資兩棲補給演習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0792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