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直播間變“隱形超市”監管要跟上
2018-02-07 08:32:5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年來,“直播+銷售”儼然成為一種新型商品銷售模式,商家可以利用直播宣傳自己的商品,讓人們在觀看直播的同時了解商品,以期更好地銷售;受眾則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更適合自己的商品。低成本、高轉化率讓越來越多的商家加入直播行列。然而,在直播售賣的商品中,食品、藥品等佔據著很大的比重,這些商品是否來源正規、符合相關標準?

  網絡主播在直播中售賣食品、藥品,確實讓人不敢放心。按照我國食品、藥品經營許可管理辦法等規定:從事食品、藥品銷售應當依法取得經營許可;還要具有與所經營食品、藥品相適應的營業場所、設備、倉儲設施以及衛生環境。然而,從一些媒體的相繼調查來看,通過直播銷售食品、藥品而沒有經營許可證的商家並不在少數,他們銷售的“三無産品”也不在少數。比如上述新聞中,一名網絡主播向消費者展示的一款減肥藥,外包裝上缺少廠家和經營許可信息。這樣一來,如何保障消費者的身體健康不會受到威脅?

  引人思考的是,一些網絡直播間為何變成隱形的“超市”,為沒有資質的商家和“三無産品”廣而告之?一者,一些網絡主播見利忘義,有人給他們拿錢,他們就給人家傾力賣貨,哪管商品是否來源正規,是否符合相關標準。再加上,近年來我們對于網絡直播的規范程度不夠,除色情、暴力、賭博等明顯違規違法的內容外,什麼內容可直播,什麼內容不能直播,往往沒有標準可以參考和依據。即便相關部門感覺某些直播行為可能涉嫌違規,也不具備相應的懲罰機制和依據,給主播們創造了可乘之機,或懲罰力度極輕,根本不具威懾力。

  二者,“直播+銷售”模式擁有為數不少的擁躉,這是網絡主播出售食品、藥品比較有市場的深層根源,正如“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一些媒體的調查顯示,對于出售食品的網絡主播是否有食品經營許可證這件事,許多買家似乎並不關心。一些“土豪死忠粉”甚至對主播們在直播間賣力吆喝的商品是否是“三無産品”也不甚關心,憑借主播的“我的室友吃過沒事”、“我姐我阿姨都在吃”、“我也怕賣出問題,多少錢都不夠賠償的”等説辭,就匆忙下單。有不少消費者趨之若鶩地盲目消費,怎麼不會有主播們肆無忌憚的銷售?

  因此,要讓“直播+銷售”不給沒有資質的商家和“三無産品”以渾水摸魚之機,就要加強對這類經營模式的監管。網絡主播在直播間售賣合格而安全有保障的食品藥品,有助于提高消費者的知情權,造福消費者;如果售賣的是“三無産品”,則會損害消費者的身體健康,踐踏食品安全法賦予消費者的安全保障權。利弊權衡之下,應加強對這種銷售模式的監管,適用同樣的法律法規來要求經營者取得相應的經營許可,比如要有實體店,尤其是銷售藥品的主播更要具備資質。同時,監管部門對“直播+銷售”的執法應比實體店更嚴格。

  除了對“直播+銷售”重拳出擊,還要強化直播平臺的主體責任,倒逼其對銷售“三無産品”的主播納入失信主播黑名單,並禁止重新注冊賬號,甚至應向相關部門報告。直播平臺不單是網絡服務的提供者,更應履行內容監管和技術控制之責任。與此同時,對喜歡在直播間購物的用戶也要引導。在直播間售賣食品藥品,更難以知道所用原料是否優質、制作工藝是否達標、食品質量是否符合安全標準;從挑戰法律和道德底線的直播內容層出不窮來看,在直播間銷售食品藥品遇到的監管挑戰更大,消費者還是先練就火眼金睛為好。(何勇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直播答題,互聯網的又一個風口
    對其發展,社會應多持包容審慎態度,鼓勵其成為直播行業的新風口,在知識普及和流量變現中達至“多贏”結果。
    2018-01-18 09:18:42
  • 泄露隱私的直播平臺就該關閉
    互聯網世界不是法外之地,直播不能以侵犯他人基本權利為代價。
    2017-12-21 08:48:38
  • 讓未成年人遠離網絡直播
    有人警告説,現在的網絡直播生態完全是“少兒不宜”,未成年人最好遠離網絡直播,不但不能參與直播,最好連“吃瓜群眾”也不要當。
    2017-12-13 08:48:0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冷的邊關熱的血
冷的邊關熱的血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378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