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要怕知識付費買到三流知識
2018-02-09 09:53:2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即使知識付費買到的是三流知識,也沒什麼可怕。如果有人能將這些知識真正掌握、理解,由此三流知識開始,窺得門徑、逐級而上,乃至可以聽懂免費的一流知識,也是幸事。

  知識也分級別嗎?這幾乎是顯而易見的,能講加減乘除與能講微積分必然不在同一個水平。因此,如果要為這些知識付費,價格也必定不一樣。

  在知識付費成為潮流的今天,有知名教授刊文説,“能夠與金錢和權力交換的知識,必定是三流的,因為表達方式不可能繼續忠于只有一流知識才可表達的那種重要性感受。一流的知識只能免費,這是因為它只吸引少數能夠理解它的人。這些人是最可寶貴的,他們原本不應付費,他們投入的理解力和伴隨著理解一流知識的艱辛,價值遠遠超過任何付費知識的市場價格。”

  此論甚是。一流知識只有一流的心靈才能體悟,一流知識只有一流的人物才能理解,一流知識也只能用一流的語言來表達,如果將其硬性地、無限地所謂通俗化,不僅會使一流知識的含金量大打折扣,而且,這種人人皆能買到的、皆能聽懂的知識恐怕也不能被稱為一流知識。

  也就是説,一流知識自有其一定的、無法降低的甚至不可逾越的知識門檻,這是聽懂、理解、習得一流知識的起點。不過,這是做學問的邏輯,並不是商業的邏輯。在知識付費的語境裏,平臺內所有的知識都應當是人人皆能歌的柳詞,起碼也應該是有錢即入、可以自嗨的“迷你KTV”。在這裏,錢是唯一的門檻。

  而專業領域裏的專業知識,對大眾來説,可能有些難以理解。這其實也沒什麼奇怪,學術知識與日常生活知識,本身就有所差別。普通人靠“三流知識”可能就能活得不錯,學者卻必須以追求“一流知識”為己任。

  應當説,知識付費的興起和現代人的浮躁、焦慮以及速成心理有很深的關係,在一個以效率為標的、以速度為標準的時代,知識的學習也難免走上了一條“快車道”,無數沒入門、沒基礎的菜鳥一上來就想走捷徑,想只通過若幹小時的聽就達到他人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水平,想直接獲取一流的知識和思想,可惜,沒有人能單靠第七張餅吃飽,也沒有能靠吃別人嚼過的饃成為大師。

  不過,這並不是説,知識付費就一無是處。因為,在互聯網時代,知識需求在不斷升級,而人的時間被拆解得支離破碎,利用這些時間間隙來學習,傳統閱讀和學校教育已經沒辦法滿足,碎片式學習反而是一種在一定條件下更為有效的學習方式。而且,付費這一門檻,一定程度上幫助用戶在海量信息中篩選出了有效信息,同時也能讓優質內容得到最大程度的曝光,將雙邊價值最大化。

  即使知識付費買到的是三流知識,如果有人能將這些知識真正掌握、理解,豈不也是幸事一件?也是學術通俗化的一種努力和有效實踐。畢竟,有些知識不能只是象牙塔內的自我欣賞,而需要走向大眾。再進一步説,如果有人借由此三流知識,窺得門徑、逐級而上,乃至可以聽懂免費的一流知識,這恐怕也應是樂見其成的。(趙清源)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潔瓊
相關新聞
  • 你為知識付費,但得到的只是“知識碎片”
    本質上講,任何有價值知識的獲得,都要付出時間和辛苦的努力。幻想花錢能夠買來捷徑,最終卻只是成就了別人的致富捷徑。
    2017-11-24 12:18:31
  • “知識付費”背後的營銷焦慮
    網絡媒體推動的知識付費命題,常常基于知識市場的需求和調查數據。有大數據分析報告指出,超過5成的網民有過不同形式的知識付費行為,比如訂閱付費資訊、付費下載資料、文章打賞。
    2017-01-10 08:46:30
  • “知識付費”應區別對待
    如今,互聯網的高度普及已經將我們帶入共享經濟時代。直到近兩年,以自媒體為代表的內容付費模式的出現,分答、喜馬拉雅等知識類平臺向付費答題、付費讀書的轉型,才真正意義地逐步打通了為知識付費的可行性。
    2017-01-09 10:06:04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嘉陵江上“橋衛士”
嘉陵江上“橋衛士”
歡慶社火年味濃
歡慶社火年味濃
平昌冬奧會開幕式舉行
平昌冬奧會開幕式舉行
江西峽江:絲糖飄香年味濃
江西峽江:絲糖飄香年味濃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61122391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