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天才墜落”的成功觀過時了
2018-05-11 08:59:03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昔日奧數天才,今成二本院校教書匠,算不算失敗?近日,一篇名為《奧數天才墜落之後》的文章引發熱議,有人嗟嘆,浪費了大好天賦;有人聲援,當個普通老師沒什麼不好。而“天才”本人付雲皓則回應稱,在腳踏實地處,活得很快樂很充實。

  “墜落”一詞,與其説描繪的是付雲皓的人生起伏,倒不如説是世俗期許的落差。天賦異稟,少年得志,而後泯然眾人,在不少人眼中,付雲皓就是現實版方仲永。近些年來,類似案例並不少見,諸如北大才子賣豬肉、清華狀元當保安等。圍觀者眾,討論也多,但每每都“傷”意頗濃。仔細觀之,“傷”字之後是一種非常流行的成功觀:有名有利、驚天動地。如若不然,就是庸碌墮落的失敗者。按照這樣的邏輯,付雲皓只應成為數學領域的大家,至于其是否感興趣、有能力,以及個人際遇如何,通通沒所謂。如此單一刻板的功利評價體係,顯然相當簡單粗暴。

  到底什麼才算成功?答案怕是言人人殊。有人説,金榜題名、學優則仕;有人言,商海馳騁、揚名立萬;也有人道,平淡最真、寧靜致遠……視角各異難有定論,但能斷言的是,界定成功不只有一把尺子。從“奧數天才墜落”引發的爭議不難看出,當今社會的成功觀、價值觀正在從單一走向多元,那些“非主流”的選擇越來越被接納。五年前,街頭賣肉的陸步軒回北大演講,幾近哽咽地説“自己給母校丟了臉、抹了黑”。彼時,北大老校長許智宏回應稱,“北大學生可以做科學家,也可以賣豬肉。”這樣的表態,如今讀來,更加感觸良多。

  青年馬克思曾寫道,“我們的使命絕不是求得一個最足以炫耀的職業”。職業沒有高低之分,成功沒有固定標準。天才、名校的光環也好,功名、利祿的世俗也罷,都不應當是人生選擇的負擔。當下許多人對付雲皓投以讚許,其實是對“走自己的路”的捍衛。更何況,幹出經天緯地之事的人終究是少數,絕大部分人都是在平凡的崗位上奮鬥一生,難不成全是失敗者?無論是在“廟堂之高”,還是“江湖之遠”,只要敬業、樂業,心有所向、素履以往,皆能夠抵達自己那個版本的“成功”。反之,人生一世,若只為別人眼中的這好那好而奔波勞碌,豈不太過可惜太過被動?

  過往,成功路徑相對單一,在種種現實考量之下,很多人會選擇成為最大多數。大學選專業,什麼熱門填什麼;畢業找工作,哪兒錢多奔哪兒去。再看今日,社會舞臺空前廣闊,各行各業皆有光明前景,這些,都提供著更多可能性,也容得下更多“任性”。“選己所愛”,聽從興趣的召喚,遵從內心的聲音,都能大展身手、海闊天空。這是個體之福,又何嘗不是社會進步?

  正所謂,立德立言,無問西東。開放包容的社會,本該參差百態。我們大可不必被單調刻板的成功觀所蠱惑,在追名逐利中咂摸那些過時的陳腐味道。不畏人言、無愧社會,堅定地做自己,足矣。(晁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用奧數來評價天才並不全面
    日前一篇題為《奧數天才墜落之後》的報道引發了熱議。該報道勾勒出一個曾經的“奧數天才”在大學肄業後從事師范教育的人生經歷。這篇文章的標題及內文描寫所反映的觀念,不僅引起人物主人公寫文説明,也引來諸多爭議。
    2018-05-08 09:43:17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媽媽,我愛你
媽媽,我愛你
北川新縣城:生態羌城 幸福新生
北川新縣城:生態羌城 幸福新生
探訪打造國産飛機的智慧車間
探訪打造國産飛機的智慧車間
NICU裏的“新生媽媽”
NICU裏的“新生媽媽”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816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