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網上Cosplay“黑社會”,也是不良文化
2018-08-31 09:07:1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現代文明世界,普遍的法治、道德準則紛紛建立,效倣江湖的場景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

  昆山男子砍人遭“反殺”事件發生後,網絡社團“天安社”進入輿論視野。這源于有人稱被“反殺”的“龍哥”劉某某是天安社成員。但“天安兄弟”微信公眾號處對新京報回應,死者劉某某並非天安社成員。在更早的媒體報道中,有天安社核心成員稱“天安社沒有這個人,網上都是胡説八道的。”

  由劉某某的被反殺,在短視頻平臺上已經“失勢”的天安社再次“走紅”,這個輿情轉折,讓很多人始料未及。從天安社相關人員語氣堅定的回應中,足見他們被“莫名波及”的“委屈”。

  天安社否認劉某某是其成員,現在看來可能並不是有意切割。盡管如此,既然天安社已經進入公共視野,對其在網上扮演“黑社會”的行為,也有必要好好審視一番。

  天安社是個什麼組織?有人這樣描述,“天安社是一個中年男性短視頻Cosplay團體,早期致力于在快手上扮演社團故事,曾經的快手天團,對中年男性有神秘誘惑力,主要生活來源是放貸和中介。”

  天安社成員主要生活來源究竟是不是“放貸和中介”,尚難判斷,但成員Cosplay“黑社會”,卻是清晰無誤的事實。公開的紀錄片與短視頻片段顯示,線下,天安社成員模倣江湖兒女聚義結拜,享受兄弟豪情的快感;線上,他們則是文花臂戴金鏈,直播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粗獷生活,給人以嘯聚山林的既視感。

  這一般是港臺黑幫片給我們呈現的畫面,但影視作品是虛構的,觀眾知道這是表演。天安社成員Cosplay“黑社會”卻有現實與表演夾雜之感,邊界沒那麼清楚。這容易造成兩種完全不同的效果:因為是虛構,影視劇給人帶來的或是快意恩仇之感,而Cosplay“黑社會”,則會給人傳遞恐懼,很多人避之唯恐不及。

  在網上Cosplay“黑社會”可能並不涉及違法,但這傳遞了一種不良文化。中國傳統社會有流民文化的傳統,典型代表是梁山好漢。天安社自成立時將團隊人數控制在109人,似乎有向梁山好漢致敬的意思。但在現代文明世界,普遍的法治、道德準則紛紛建立,效倣江湖的場景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在互聯網上模倣山大王那一套,也注定為主流社會所不容。

  事實上,一眾光頭文身戴粗金鏈子的莽漢,是否僅限于表演“黑社會”而沒有違法犯罪行為?這值得追問。現實中,有些混混也愛投奔組織尋找蔭蔽。若某些天安社成員主要收入來源是“收賬放貸”屬實,那這更需警惕:這些都是違法犯罪活動的高發領域。

  在主流社會眼中,天安社Cosplay“黑社會”的行為一點都不酷,反而有點土。現在“龍哥”已經死在了“道”上,國家有關部門正對各類黑惡勢力展開“淩厲攻勢”,奉勸還在裝“黑社會”的、還在玩“黑社會”的各路人馬,還是趕緊洗洗睡吧。(王言虎 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掃黑除惡越“淩厲”,民眾越有安全感
    依法“向黑惡勢力犯罪發起淩厲攻勢”,指向的是更徹底地掃黑除惡。
    2018-08-30 08:51:46
  • 追求文化創意莫忘公共安全
    “鋼琴樓梯”走紅且引發爭議無疑也提醒各方,在人流量大的公共區域設置任何創意設施前,都要充分評估,預料可能出現的問題,做足預案。
    2018-08-13 09:19:21
  • 傳承優良文化還可以更走心
    手抄10萬字的繁體字課本,這樣的大學作業到底是為了磨煉內功,還是在做無用功?這是日前一名揚州大學學生微信朋友圈照片引發的爭議。
    2018-07-26 08:33:0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水庫“飛瀑”
水庫“飛瀑”
大陸贈臺大熊貓“團團”“圓圓”歡度14歲生日
大陸贈臺大熊貓“團團”“圓圓”歡度14歲生日
太湖漁民喜迎開捕節
太湖漁民喜迎開捕節
空軍航空開放活動實戰化演練砥礪新飛行學員制勝空天本領
空軍航空開放活動實戰化演練砥礪新飛行學員制勝空天本領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357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