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量子波動速讀·一目十行
2019-10-31 08:56:22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前幾天,有一段號稱為“量子波動速讀”比賽現場的視頻在網上走紅。視頻中,教室裏的學生以極快速度翻閱手中書本,但見書頁嘩嘩翻過,猶如銀行高手點鈔大賽一般。據視頻發布者介紹,視頻拍攝的“翻書大法”就是量子波動速讀,只需要一遍遍翻閱手中書本,就能閱讀並理解其內容。

  量子波動速讀,貌似很深奧的概念。加上什麼“開發松果體”,什麼“全腦教育”,什麼“開啟右腦的智慧,促進左右腦平衡應用,提升孩子的專注力、記憶力、創作力”,聽上去更加神乎其神了。恐怕也正是因為貌似深奧,似懂非懂,才能唬住那些急功近利的家長吧。不是嗎?收費動輒三萬塊、五萬塊,行情一樣十分火爆。

  從前也有人閱讀速度極快,形容這種人的這種本領,叫做一目十行。顧名思義,一眼能看十行文章,前提當然是同時能夠記住。《梁書·簡文帝紀》載,簡文帝蕭綱就是這樣,“讀書十行俱下。九流百氏,經目必記;篇章辭賦,操筆立成。博綜儒書,善言玄理”。《北齊書·文襄六王傳》載,高澄的兒子孝瑜“容貌魁偉,精彩雄毅,謙慎寬厚,兼愛文學”,尤其“讀書敏速,十行俱下”,且能“覆棋不失一道”,一盤圍棋下完,能按原來下的次序重新擺過一遍,也就是復盤。閱讀速度次一點兒的,也能一目五行。《遼史·能吏傳》中的楊遵勖、《元史·許有壬傳》中的許有壬,算是異域人士,也都屬此類。遼興宗重熙十九年(1050),楊遵勖登進士第。遼道宗鹹雍三年(1067),楊遵勖“為宋國賀正使;還,遷都承旨。天下之事,叢于樞府,簿書填委”,他的本領這時顯現出來了,“一目五行俱下,剖決如流,敷奏詳敏”。許有壬呢,“幼穎悟,讀書一目五行,嘗閱衡州《凈居院碑》,文近千言,一覽輒背誦無遺”。

  中原這邊更不用説了。唐朝封演《封氏聞見記》説到玄宗開元年間一個叫常敬忠的,“數年之間,遍通《五經》”。他“上書自舉”的強項,就是“一遍能誦千言”。張説奉敕考他,問:“學士能一遍誦千言,能十遍誦萬言乎?”他説這個倒沒試過,張説“遂出一書,非人間所見也”,謂之曰:“可十遍誦之。”敬忠依命,“危坐而讀,每遍畫地以記”。雖然從沒看過這本書,讀到第七遍的時候還是站起來説,行了,記下來了。張説告訴他,你就背足十遍沒問題。敬忠曰:“若十遍,即是十遍誦得;今七遍已得,何要滿十。”于是張説“執本臨試,觀覽不暇”,而敬忠誦畢,“不差一字,見者莫不嘆羨”。

  此類天才從來都是有的,但除了記憶力的天賦之外,前人也有前人的讀書法,比如顧炎武。吳振棫《養吉齋叢錄》雲:“顧亭林先生博極今古,每往來道路,載書滿車,朝夕讀不輟。”他的讀書法是,溫習經書,“請文學中聲音鴻鬯者四人,設左右座,置注疏本于前。先生居中,其前亦置經本,使一人誦而己聽之。遇有字句不同,或偶忘者,詳問而辯論之。讀二十紙易一人,四人周而復始。計一日溫書二百紙”。《十三經》溫習完了,接著溫習《史記》《漢書》和《後漢書》,或者溫習《南史》《北史》,“故先生之學,習熟而不遺纖悉如此”。又如劉墉,即轟動一時的電視劇《宰相劉羅鍋》中的主人公,他的讀書法是另外一種。劉聲木《萇楚齋續筆》雲:“其平生讀書之法,每取經史子集各一二本雜觀之,中必有一二本詞曲小唱。檢一本,閱數行,則易一本。數本後,必閱唱本數行,又閱他書。”對這種讀書法,劉聲木顯然不大認同:“如此讀書,真屬異事,千古所稀有。宜乎劉文清公僅以字跡見,文學萬難與他人爭席,職是故也。”其實,讀書法不可一概而論,適合自己最為緊要。劉聲木因之上綱上線到其他,就更加不必了,就算劉墉“文學萬難與他人爭席”,也是別的原因,跟讀書法了不相涉。

  不難看到,那些有一目十行本領的前人,盡管已經很牛了,但在今天的量子波動速讀面前,簡直還是弱爆了,不堪一提。想來想去,大約只有《太平廣記》中的黃安可以與“量子”較量一番了。黃安讀書,像常敬忠那樣有畫地的習慣,他不是“畫地以計數,一夕地成池,時人謂安舌耕”嗎?在黃安面前,怕是“量子”要弱爆了。不過,黃安即使是人,也不是普通人,而是個神人。“常服朱砂,舉體皆赤”,這還沒什麼,他的坐騎是烏龜,不知為何“二千年一出頭”,總之黃安説他見過烏龜總共伸出過五次腦袋,因而“世人謂(黃)安萬歲”,別人喊的口號,到他這裏成了現實,還不是神人嗎?

  所謂量子波動速讀,賣弄的是科學的名詞,不知道是否褻瀆科學本身。這且不論,嘩嘩嘩扇風一樣地“讀書”,于我等而言,字都看不清楚,目的是什麼呢?《鈍吟雜錄》雲:程子教人讀書,曰:“一部《論語》,未讀時是這般人,讀了只是這般人,便是不曾讀一般。”涉及的是讀以致用問題。《四友齋叢説》説得更直接:“讀書需一言一句自求已事,方見古人用心處,如此則不虛用功。”這當然是説讀古書了,讀今天的書不其然乎?充其量算是翻書的做法,遑論讀、遑論體會?

  讀書沒可能存在捷徑。量子波動速讀盡管以一種革命性閱讀方式的面貌出現,終究只會是曇花一現的跳梁小醜。(作者:田東江 係南方日報高級編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水墨南迦巴瓦峰
水墨南迦巴瓦峰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5174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