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拒絕“立Flag”式的盲從
2019-12-31 09:18:01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此前網絡上曾流傳一個段子:“一年之計在于立個Flag,然後呢?沒有然後!”意思無非是,對一些網友來説,雖然在年初定一份學習、工作、生活的計劃看起來是關乎全年的大事,可實際上有些人就是只顧得定計劃,壓根就沒想著怎麼去實現。去年這個時候,“朋友圈分分鐘被Flag佔領”一度成為備受關注的一個重要話題,如今眼看2019即將過去,有報道做了一個統計盤點,發現“網友們制定的2019年目標只有半數實現了”,甚至不排除有網友在回復網絡調查時“選擇性回答完成情況比較好的,真正的完成率可能更低”。

  在年初的《一年之計不在于“立Flag”》中,筆者借鑒應用心理學的觀點討論過個人計劃未能很好執行的可能因素,即大抵是“明日復明日”的樂觀主義精神在作祟,以及過高地估計了自己計劃的進度。從這樣嚴肅的角度去理解,很多人喜歡歲末年初在朋友圈“立Flag”,無非是跟風或盲從罷了。關于網絡時代的這種盲從之害,2012年上映的由陳凱歌導演的《搜索》有過生動的展現:高圓圓飾演的都市白領葉藍秋因為沒有在公交車上為一位老大爺讓座,由此激起了一場網絡人肉搜索的風暴,包括電視臺記者、上市公司老總、待業青年等社會角色陷入其中,由此改變了命運。

  很明顯,陳凱歌導演想借此片痛斥網絡時代由盲從引發的網絡暴力。可在網絡日益成為人們獲取信息的主渠道和社交重要平臺的今天,盲從並不止于此。看到別人在朋友圈“立Flag”,自己也雄心勃勃制定計劃;看到別人在“分享”某款網紅食品,按捺不住也要買來嘗一嘗;看視頻主播天花亂墜地講某款口紅的好,本來已經宣布“剁手”卻又默默地點開了購物鏈接。諸如此類,都有盲從的影子。比起盲從地“立Flag”最多讓人感到沮喪,加入人肉搜索或跟風消費的行動盲從,後果更值得警惕,至少因盲從而催生的“種草經濟”,在大行其道的同時已經屢受詬病。

  在《失控的真相》一書中,美國著名哲學教授邁克爾·帕特裏克·林奇探討了在互聯網信息泛濫的時代,為什麼我們似乎知道得很多、智慧卻很少的現象。在他看來,互聯網的普及使人們習慣于借助網絡搜索信息而尋求答案,並形成了一種“搜索即相信”的認知模式,從而削弱了人們對知識與信息的甄別和理解能力。在筆者看來,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上述一係列網絡盲從現象。一年之初“立Flag”到底是為了激勵自己還是跟風好玩,你的那些目標是拍腦袋的念頭一閃,還是附上了一步一步的可行性規劃?那些所謂的被“種草”之物,是自己真切想要的麼,那些産品真的像描述得那樣完美麼?

  單向度的依賴網絡,對網絡事物不加深入辨識地模倣、接納,正是今天很多人顯得越來越盲從的重要原因。對這些人來説,沒有網絡似乎是萬萬不行的,但更要時刻提醒自己網絡並不是萬能的,不是別人做什麼自己一定要做什麼,最好多一點“得言而察”的精神,三思而後行。(子 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多彩鹽湖入畫來
多彩鹽湖入畫來
麥積山石窟的守護者
麥積山石窟的守護者
新華社記者帶你走近山東艦
新華社記者帶你走近山東艦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5407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