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能者擔當讓“揭榜挂帥”落到實處
2020-05-29 08:48:56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唯才是用”的主張社會普遍認同。但“揭榜挂帥”從理念層面到具體落實,並不會水到渠成,必然要積極推動。“揭榜挂帥”長效機制的內核,正是要為能者擔當,讓他們心無旁騖攻堅克難,向全社會傳遞“實幹為要”最強音。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在談到依靠改革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增強發展新動能時指出,提高科技創新支撐能力,“實行重點項目攻關‘揭榜挂帥’,誰能幹就讓誰幹”。直白的話語,釋放的信號也很清晰,就是要打破繁文縟節、條條框框,千方百計把創新能力搞上去。

  長期以來,科研領域拿項目、報成果、評獎項,“論資排輩”現象相當常見。早在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就提出,可探索搞“揭榜挂帥”,把需要的關鍵核心技術項目張出榜來,英雄不論出處,誰有本事誰就“揭榜”。近年來,“揭榜挂帥”已進入實操階段。比如,在新冠疫苗研發上,就有多個團隊“揭榜”,分別沿著5條技術路線加速攻關,目前已有團隊取得積極進展。事實證明,在更大范圍尋找“英雄”,百舸爭流、千帆競發,更有利于用足資源、優中選優。

  “能者上、平者讓、庸者下”,“唯才是用”的主張社會普遍認同。但“揭榜挂帥”從理念層面到具體落實,並不會水到渠成,必然要積極推動。誰有資格“揭榜”?“揭榜英雄”如何施展拳腳?揭了榜沒有成功怎麼辦?這些都是現實問題。更重要的是,“懸榜”往往求的是應急之策、破局之才,但從長遠考量,更應建立起配套的長效機制,才能讓這一制度創新持久釋放紅利。

  首先,如何認定“能者”,這是“揭榜挂帥”的基礎。放眼現實,有真才實學的創新人才,特別是初出茅廬的青年人才,未必有多少論文、職稱、獎項傍身。楊振寧院士曾指出,拿到博士學位後的5到10年期間,是科學研究工作者的困難時期。可縱觀世界科技發展史,很多重要成果都是科學家在青年時期的發現或發明,愛因斯坦提出狹義相對論時不過20多歲,牛頓發明微積分時僅20歲出頭,愛迪生發明留聲機時不到30歲。這啟示我們,認定“能者”不能生搬硬套,必須要有新思維。這並非是要拋棄標準,而是必須拋棄刻板門檻,選出真正有能力、有闖勁的潛力股,即便是“茅廬白衣”亦無妨。

  “榜”是任務也是責任,“帥”是許諾更是授權。古話説,“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揭榜英雄”登臺拜印後,必須賦予其充分的自主權,讓人放開手腳、自由探索。這些年,上至國家層面的討論部署,下至各省市的文件新政,為科研人員松綁減負的“強刺激”“深刺激”一波接一波。然而,還有許多根深蒂固的問題仍未解決,束手束腳、雜務纏身等情況還是存在。還是那個道理:倘若科研人員前怕狼後怕虎,或者深陷表格材料中,攻關創新的精力必將極大分散。充分尊重科研人員,就要把舊條框清理幹凈、把新精神落到實處,該改的堅決改徹底、該放的堅決放到位。

  挂帥出徵必有勝敗,而勝敗是兵家常事,關鍵領域的攻關更是“九死一生”。我們對“一生”孜孜以求,但同時必須正視“九死”中不可避免的沉沒成本。科學研究具有靈感瞬間性、方式隨意性、路線不確定性和結果難預測性等特點,不同于可以按部就班推進的其他工作,我們非但不能要求“揭榜英雄”一定成功、馬上成功、按期成功,還應當坦然接受失敗風險,建立起一套科學有效的容錯機制。要看到,科研探索中的失敗並非沒有價值。誠如一位院士所比喻的,“不能説饅頭吃到第4個吃飽了,就全是第4個的功勞”。創新路上,無限風光在險峰,越追求尖端,遭遇折戟沉沙的幾率越高。包容屢試屢敗、鼓勵屢敗屢試,就是在接近一朝成功的勝利時刻。

  説一千道一萬,“揭榜挂帥”長效機制的內核,正是要為能者擔當,讓他們心無旁騖攻堅克難,向全社會傳遞“實幹為要”最強音。我們期待,未來會有更多“懸榜”與“揭榜”的良性互動,會有更多“挂帥”與“掌印”的精彩故事,為“中國號”巨輪破浪前行注入無限動能。(胡宇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047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