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當書走進直播室,書店該往哪裏走
2020-06-18 08:57:28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出版業飛速進入直播時代,過去這幾個月裏,假如沒做過一場直播,簡直不好意思説自己是這個行業的。用一位業內人的話來説,新時代的編輯不僅要滿腹經綸,更要能口吐蓮花。也就是説,不僅要會做書,還要會推書,包下一本書從選題策劃到讀者下單的一條龍。

  不僅作者、編輯這些與圖書生産直接相關者在直播間裏為書吆喝,頭部主播如薇婭也開拓了圖書門類。何謂頭部主播?只要進入他們的直播間,商品幾乎都是秒空狀態。一位頭部主播背後的流量超過一間超級百貨商店。無怪乎,從零食到美粧,各種商品都要擠入薇婭、李佳琦的直播間。

  不期而至的疫情進一步加速直播經濟。在薇婭直播間,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中國經典動畫珍藏版》創造過2分鐘成交4萬套的紀錄。這之後,麥家《人生海海》、薛兆豐《薛兆豐經濟學講義》都創下銷售佳績。最近,少年兒童出版社《三毛流浪記》在薇婭直播間4分鐘賣出5萬多冊。出版社萌生了為頭部直播定制套係的念頭——“過去,一套書可能三五年賣三五萬冊,放在直播間,可能三五分鐘就能達到這一銷量,為什麼不做呢?”

  定制書背後,是需求導向的理念之變。年初,上海譯文出版社開出天貓自營店,訂單“爆倉”。其實過去,不少出版社也有自己的門市部,僅僅從賣書這個角度來看,或許難以洞悉線上與線下之別。如今,銷售已經進化到先抓需求端再組織資源與服務的階段。拼多多為何能火?就是先“拼”出了流量和需求。

  當編輯變身主播,當出版社到網上開自營店,實體書店該往哪裏走?有人感慨,或許,書店真成了喝咖啡的地方。疫情期間,盡管實體書店也在拼命“上雲”,但書店經營的確“太難了”。不管是直播還是外賣,出版社賣出的每一本書都是自己的。實體書店呢?該把重點放在“書”還是“實體”上?

  眼下的書店經營進入分流階段,要麼成為景點、打卡背景,做的是空間生意;要麼靠獨到的選書眼光贏得讀者的信任。更理想的實體書店,或許是兩者的結合——不是讀書人不屑的“美的書店”,也不靠“情懷充值”而苦苦掙扎。用一位書店經營者的話來説,在網絡書價明顯更便宜的前提下,不希望讀者到書店抱著“扶貧”的心態買書。

  誠然,開書店的人多少要有些情懷,但書店要活下去、活得好,必須找到匹配消費者需求的結合點。一家能在市場立足的書店,要有把讀者變成消費者、把消費者轉化為讀者的能力。圖書是商品,但有其特殊的精神屬性。對一般商品,人們追求的是更高的性價比,頭部主播的直播間裏最受歡迎的是低價與贈品。而書,不一樣。它既非生活剛需,又帶有極強的個人欣賞差異。低價,並非説服人們買書的唯一理由。相反,為一本書傾心的瞬間,很可能是十分感性的。書店同樣如此,作為商業體,應該也必須經受市場的考驗與淘汰,但它又是城市人心靈停泊的港灣、不可或缺的燈塔。

  沒有一間好書店的城市,不知有多乏味。

  好書店的根本是書,但書店需要下功夫的地方不止于書。日本知名的蔦屋書店提出了一個口號——“生活方式提案之地”。在大阪的衛星城枚方,1983年誕生了第一家早期形態的“蔦屋書店”;2015年,蔦屋回到枚方,改造了車站旁的一整棟樓,地下是食品超市,地上是書店和各類生活、餐飲區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與書店相連,還有一家主打閱讀的青年旅館,把閱讀與生活的結合做到了極致。

  毫無疑問,當書走進直播間,不會是書店的“世界末日”。

  有人看得透徹,能在頭部主播直播間裏創造銷售奇跡的書,其實只是書海一粟。每一本書,有它的氣質與命運。每一家書店,要找到自己的特點與優勢。互聯網,應該是放大這種特點與優勢的工具。(羽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128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