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刷臉第一案”申明“我的臉我做主”
2020-06-23 08:50:13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因為被“強制”要求採用“刷臉”方式入園,動物園年卡辦理者郭兵在協商不成的情況下,以服務合同違約為由,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告上法庭。該案也成為國內消費者起訴商家的“人臉識別第一案”。6月15日,該案在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案件將擇期宣判。這起原本普通的民事案件,因為涉及是否過度採集公民生物特徵信息等話題,引發廣泛關注。

  如今,刷臉已成家常便飯,在各行各業得到廣泛應用。但各有關主體在採集人臉信息時,其安全性、隱私性能否有保障也引發人們的擔憂。回到本案上,這雖然只是一起合同糾紛案件,但實際反映的是用戶對園方可能過度收集信息的質疑,對個人信息可能泄露的擔憂。從社會意義上來説,“刷臉第一案”也折射出公民隱私保護意識的進一步覺醒,對人臉識別的商業應用中存在的個人信息安全隱患起到警示作用。同時,法院的判決或將推動平臺、機構進一步厘清收集個人信息的邊界。

  拓寬來説,隨著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的應用,不止是人臉信息,觀影記錄、打車軌跡、搜索記錄、購物清單……這些個人信息都已成為重要的生産資料和寶貴資産,並且具有一定的商業價值,被各類網站和手機應用追逐。這些浩如煙海的個人信息究竟該如何保護?

  不久前出臺的民法典開出了“良方”。在保護原則上,民法典規定企業對涉及個人信息的數據收集應取得本人明確同意,同時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符合這些原則的情況下,要告知用戶使用目的。充分告知後,也要徵得用戶同意,而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獲取這些信息。個人信息採集的主體及其責任也要進一步細化,明確除了政府相關部門外,社會企業的採集應該遵循的原則和條件。

  當然,這還需要相關行業廣泛參與,擔負起社會責任,而不是一家企業單打獨鬥。相關採集主體要把人臉識別技術的應用場景加以明確,使用“脫敏”等技術手段,自覺維護所採集、儲存的公民隱私數據安全,以此消除人們對人臉信息收集、存儲、處理等使用規范欠缺導致的信息泄露的擔憂。

  雖然此案目前還未宣判,但在民法典施行在即、個人信息保護法加速出臺的背景下,“刷臉第一案”仍具有重要意義。它提醒企業要守住法律邊界,不逾越底線,也提醒我們更加注重個人隱私保護,提高捍衛個人隱私信息的意識,並反思諸如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的法律邊界。(劉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福建東山:全力打造全域生態旅遊海島
福建東山:全力打造全域生態旅遊海島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147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