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評上評】化危為機需要多些“花式自救”
2020-07-07 15:35:3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特殊高考:在不同中孕育不凡

旅遊從業者“花式自救”,要多一點用戶思維

李佳琦們“轉正”,相關權益保障也要跟上

上班發朋友圈被問責的情與紀

疫情緩解地區叫停小學“APP作業”有必要

……

  新聞速遞:延期一個月後,2020年高考在萬眾矚目中拉開帷幕。全國1000多萬名考生,懷抱對未來的憧憬,肩負著各方的期待,走進考場,追尋夢想。這是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的一次高考,是考試招生制度改革進入攻堅期的一次高考,也是疫情防控期間全國范圍內規模最大的一次有組織的集體性活動。

  人民日報:對于廣大高三考生來説,疫情或許打亂了學習節奏,卻也提供了一次重新思考人生、審視未來的機會。在這場全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面前,他們會更清晰地意識到守護百姓安康、實現國家富強,仍需要在科研、醫療、公共服務等各方面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懂得個體的願望與宏大的時代語境息息相關,將個人的成長匯入國家發展與人類進步當中,在選擇未來方向時,更多些敢擔使命、敢負重任的豪情,是這屆特殊高考給全體考生帶來的啟示。在特殊中感受不同,在不同中孕育不凡。2020年高考的考試管理和考務組織工作也面臨更大挑戰。安全、公平、科學、規范地做好高考工作,不僅是整個社會的期待,也是黨和人民賦予的歷史使命。道阻且長,行則將至。有人説,2020屆高考生是最難的一屆,但也是不凡的一屆。因為他們或許比以往更多了些波折與磨礪,但風雨過後,留下的少年意氣與精神氣質,終將化為絢麗彩虹,鼓勵他們胸懷家國、心懷感恩,勇往直前。

  新聞速遞:如今,國內旅遊市場正在有序恢復。然而,疫情還未結束,有媒體記者調查發現,一些旅行社在不同程度上面臨著業務減量、人員流失甚至即將關門的考驗。直播帶貨、跨界賣房、私人定制……旅遊從業者紛紛轉型“花式自救”。不止旅行社,各大航司也通過“不限次飛行”“白菜價機票”等“花式自救”新舉措,吸引旅客、“回血”部分現金流。

  廣州日報:受到疫情影響,全國的人流、物流等被限制,的確給旅遊業帶來了不小的衝擊。在這樣的背景下,各旅行社和航司推出“花式自救”舉措,或轉型發展,或吸引客流,這值得肯定。旅遊業自救必須有用戶思維,把用戶需求擺在首位。拿當下的旅遊市場需求為例,隨著人們消費觀念、思維方式的變化,傳統的旅遊線路和組團模式越來越不受待見,個性化、差異化的私人定制遊方興未艾。各旅行社也要抓住這個機會,在服務上朝著專業化、精細化方向發展,推出各種類型的主題遊、定制遊、短途遊産品,比如養生型、度假型、旅居型等旅行産品,滿足消費者的多樣化需求。疫情總會過去,市場恢復和産業振興需要更多旅行社積極應對,相互助推、共渡難關。尤其要不斷加強産品創新,升級服務,提升用戶體驗,如此才能提升市場競爭力,贏得發展空間。

  新聞速遞:7月6日,人社部聯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向社會發布了包括“區塊鏈工程技術人員”“互聯網營銷師”等在內的9個新職業。除了發布新增職業外,此次還發布了一些職業發展出的新工種,如互聯網營銷師職業下增設“直播銷售員”,這意味著人們熟知的“電商主播”“帶貨網紅”有了正式的職業稱謂。

  北京青年報:“直播銷售員”成為新工種,意味著該行業已經存在一定規模的從業人員,具有相對獨立成熟的職業技能,得到了國家和社會的認可。不過,李佳琦們“轉正”,不能只是有了一個名分,相關權益保障要跟上。由于電商主播行業的特殊性,主播和公司之間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勞動關係,而屬于合作關係,公司很少與主播簽訂勞動合同並為其繳納社會保險。帶貨主播收入兩極分化,對于李佳琦等少數頭部主播來説,社保缺失的問題或許並不突出,但對于多數從業者來説,無社會保險直接影響兜底保障,降低抗風險能力。近年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紛紛呼吁,完善現有的社會保險制度,盡快將網約車司機、平臺主播、外賣員、微商等群體納入社保制度當中。在期待工傷保險覆蓋電商主播的同時,更希望有關部門重新審視勞動關係與社會保障捆綁的思路,統籌推進社保制度改革,讓李佳琦們享受到全面的勞動權益。

  新聞速遞:連日來,四川樂山馬邊縣“公職人員上班發朋友圈被處分”的通報引發網絡關注。人們圍繞當地紀委究竟是嚴格執紀還是小題大做展開爭論,甚至有人認為當地紀委的處分決定是“問責泛化”“形式主義”。

  南方日報:必須看到,工作時間應該遵守規定、不做工作之外的事情,不僅是對公職人員的基本要求,很多企業也有類似要求,這是“紀”。誠然,在現實中,這樣的“紀”可能執行起來摻雜了很多“情”的因素,未必百分之百落實;更重要的是,有些公職人員“堅守崗位”卻不能盡職履責,有些人“身在事中”卻“心在事外”,出工不出力、效率低下,諸如此類未必就好過忙裏偷閒發朋友圈,卻高效完成工作任務的人,這些都是“情”。可即便如此,如果考慮到該縣當天明確強調了要嚴肅處理“與工作無關”突出問題後,“紀”的要求自然會挺在前面,這種情況下,依然強調“情”就會影響“紀”的約束性。從這個角度看,當地紀委對相關人員予以處分,顯然不能稱之為“問責泛化”。只不過,這樣的處分要令人心服口服,還得著重解決兩個問題:一是要真正“一把尺子量到底”,確保這樣的處分不是選擇性執紀、運動式執紀,而是為了將相關工作紀律一以貫之地落實到當地每一個公職人員的日常工作中;二是要充分考慮當事人違法紀律規定的次數和實際影響,而不是機械地從嚴。

  新聞速遞:近日,浙江省教育廳印發《關于疫情防控常態化條件下進一步增強中小學生體質健康的通知》。其中提到,中小學教學以線下教學為主,小學階段停止線上教學和線上作業。中小學不得以APP等形式布置作業,幼兒園教學與活動不使用電子産品。

  經濟日報:出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前一段時間,不少地方相繼開展了“停課不停學”線上教學活動,在科學調節少年兒童居家生活方式、通過遠程教育引導實現停課不停教不停學,最大程度減少疫情對少年兒童學習成長的影響。不過,線上教學也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由于電子産品使用過多,日均戶外活動量下降,中小學生體重超重、肥胖現象增多,一些地方學生近視率明顯上升。同時,線上教學缺乏面對面溝通,容易導致學生視力疲憊、注意力不集中等現象。此外,過早過頻沉湎于電子産品和網絡虛擬世界,也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長。從這個意義上講,線上教學是疫情之下的選擇,隨著本土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疫情緩解地區及時叫停小學“APP作業”,並指出幼兒園教學與活動不使用電子産品,是負責任地對教育教學及保育行為及時糾偏,有利于學生全面健康成長。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董璐
【評上評】化危為機需要多些“花式自救”-新華網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06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