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追“古風”莫成葉公好龍
2020-07-15 08:55:47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李商隱是誰?竟然抄襲我偶像寫的《夜雨寄北》。”某網友的“天真一問”,引來不少圍觀。被指出錯誤後,該網友接著解釋,自己不知道李商隱這位“冷門詩人”。

  這一烏龍令人捧腹,但仔細想想,近些年類似的笑話並不罕見。就拿“引經據典”的古風歌詞來説,有人吐槽“飛鳥各投林”的現代感太強,有人抨擊“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純屬辭藻堆砌,言語中透著一股對“假古風”的嗤之以鼻。不知道曹雪芹和李清照若地下有知會作何感想。與之相對,則是一些人對真“假古風”的推崇。就拿傳唱度頗高的《涼涼》和《盜將行》來説,旋律固然都不錯,但“枕風宿雪多年,我與虎謀早餐”之類歌詞,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

  有眼不識泰山也好,為攀古風強湊詞也罷,本質上都是葉公好龍。傳統文化魅力十足,向來愛好者眾。尤其是隨著一批古偶劇、宮鬥劇的流行,許多粉絲被劇中人的禮儀、扮相、臺詞等元素吸引,成了古風愛好者,開始穿古裝、學民樂、讀詩詞、逛展覽。一些文藝創作者投其所好,推出了一批類型化的作品。這不失為一件好事,只是從現實來看,其中的水分很大。誠如上述種種,與其説他們喜歡古風,不如説他們喜歡以古風裝點自我形象。談愛情,就搬出“情深緣淺”“似水流年”;談事業,就動輒“敗帝王”“鬥蒼天”;談悲傷,就換成“孤風冷月”“不訴離殤”……甭管用詞對不對、語法通不通,自己已陶醉在一副滿腹經綸、多愁善感的文藝形象裏了。

  讓古典流行起來,很多時候確實離不開時代表達。但文藝創作不等于胡編亂造,遵從原意、規范用法,這是最起碼的要求。廣大古風愛好者不可能個個成為專家,但既對詩詞歌賦頗有興趣,何不從戲説的歷史、倣寫的歌詞裏跳出來,讀一讀原文原著,品一品歷史滄桑。了解李清照的顛沛流離,更能讀懂“綠肥紅瘦”背後的問者情多、答者意淡;讀罷賈史王薛的南柯一夢,更能明白曹雪芹筆下“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幹凈”的悲愴蒼涼。説到底,古典文化不是風一般輕飄,“古風”這個詞本身就帶有浮光掠影的氣息。以知識底蘊為支撐,才能真正分辨妍媸,收獲精神愉悅。腹有詩書,又何愁沒有文藝氣質?(崔文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鐵嶺:濕地荷花美
鐵嶺:濕地荷花美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238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