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有多少“神童”就有多少“神爹”
2020-07-16 09:00:2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日均創作300首詞牌、2000首詩、15000字小説,2年間出版了三本書,小小年紀已是一家雜志社的記者和新聞網站區域運營中心負責人,並輾轉多地作演講……近日,16歲的浙江女孩岑某諾種種超乎常人的能力經過網絡傳播,引起了公眾的熱議和質疑。

  這不是“神童”首次走進輿論聚光燈下。這幾天,“昆明小學生研究癌症獲獎”的消息引發廣泛關注,該小學生究竟是醫學“神童”還是父母背後包辦,目前有關各方正在調查,相信不久之後就有結果。而上述女孩岑某諾雖不是科技領域的神童,但以其年齡和文學“成就”,雖然其父稱相關宣傳並無誇大成分,但事件真實性仍令人懷疑。

  以寫詩為例,歷史上有很多産量高的人,比如陸遊被稱為古代寫詩最多的詩人,一生寫了9000多首詩歌。寫詩質量不高、數量第一的乾隆皇帝,一生寫詩四萬多首。按照岑某諾日均能寫2000首詩的能力,超越陸遊一生的紀錄只需要5天時間,超越乾隆一生的紀錄只需要二十幾天。所以,且不論其作品的質量,單看其日均數量,就不符常理。

  從種種跡象來看,岑某諾的文學能力或者相關成就,應該與其父關係很大。岑父承認,刊載女兒作品的那幾本讀物均非公開出版,稍微了解出版行情的人都知道,這種書基本上屬于非正規操作,花錢就可以出版作品。

  再從岑某諾的新聞成就看,這恐怕也離不開其父親的助力。信息顯示,岑某諾在14歲時就已經成為“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記者”,而且還是“中國國際新聞網紹興運營中心的副主任”。該雜志、網站同樣在內地不屬于正規新聞媒體,其運作的規范性也值得懷疑,不排除花錢購買的可能性。

  也就是説,不管該女孩實際能力有多強,從公開信息來看,應該都與其父密切相關。如果沒有錢來鋪路,該女孩無論是出版作品還是擁有某些與年齡不相符的身份,都不可能實現。而聯係“小學生研究癌症獲獎”事件,我們就會發現,類似于這樣的“神童”不管有多少,都不是孤立存在,背後都有個“神爹”。

  無論父母包裝自己的孩子是為了升學加分,還是為了美化揚名,對孩子未必都是好事,甚至會對孩子産生不良影響。對這類案例暴露出的種種問題,有關方面要高度重視,該怎麼查處就怎麼查處,不能含糊。(豐收)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244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