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目擊者”應報案,厚植反家暴社會土壤
2020-07-30 08:53:5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家暴不是家務事,在家暴面前,任何人都不該做袖手旁觀的看客。立法要求人們及時介入或舉報家暴行為,談不上“過分要求”。

  據新京報報道,7月28日,《廣東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辦法(草案修改二稿)》提請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審議。草案修改二稿明確,任何單位和個人對正在發生的家庭暴力行為有權勸阻,對受害人面臨人身安全威脅的應當向公安機關報案。

  “任何單位和個人”,“有權”勸阻,“應當”報案……這意味著,一個人只要目睹了家暴現場,就有義務報案——即便他只是個“路人甲”。

  在家暴動輒刺激公眾敏感神經,也成了大眾關切議題的語境中,此舉很難不引發輿論關注:這是首次有地方性法規擬對家暴行為“目擊者”的報案義務作出明確規定,相當于將“強制報告義務主體”進行了擴充。

  明確家暴“目擊者”應報案,本質上也重申了一點:家暴不是家務事。在家暴面前,任何人都不該做袖手旁觀的看客,或者輕易轉過身去裝作沒看見。

  這無疑是有的放矢:雖然“家暴不是家務事”在當下漸成社會共識,可這離轉化為“路見‘家暴’,出手相助”的廣譜性行動自覺,仍有距離。“家事化”判斷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觀念,總是輕易“勸退”一些人的幹預念頭。而廣東擬立法規定家暴“目擊者”應報案,就是對此的矯枉與糾偏。

  值得注意的是,把目擊者也納入“強制報告”責任主體之列,是反家暴地方立法層面的“創新”。

  反家庭暴力法明確單位、個人對正在發生的家暴“有權及時勸阻”,但廣東這份草案中的表述口徑則是“任何單位和個人”;反家庭暴力法將應當報案的主體限定為學校、幼兒園、醫療機構、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社會工作服務機構、救助管理機構、福利機構及其工作人員,適用情形則是“發現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這份草案則往前邁出了一大步——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在“受害人面臨人身安全威脅”時都應當向公安機關報案。

  明確家暴“目擊者”應報案,的確是對法律權利義務的調整。這拓寬了人們的義務區間,但無關道義綁架:不論是著眼于反家暴亟須的“社會共治結構”,還是從幹預成本、公民道德自覺等角度考慮,要求人們及時介入或舉報家暴行為,都談不上“過分要求”。

  當某些肆無忌憚的家暴行為呈現出“外向化”特徵時,不只是那些與反家暴反虐待直接相關的受理、跟進和轉介人員,目擊者也有跟不法行為作鬥爭的義務。更何況,拍照存證和報案沒那麼高的現實風險,但“做還是不做”,卻決定了行善和助惡的朝向,還可能改變受害者的遭遇乃至命運。

  要求家暴“目擊者”應報案,是在反家庭暴力法基礎上的“更進一步”,但這不是將法律泛道德化的亂來,而是拿捏好了“善法”分寸:廣東草案修訂也是在研判基礎上,將“有權”報案修改為了“應當”報案,並非想當然。

  説到底,反家暴地方立法,家暴防治網絡織得越牢越好——只要嚴守法治框架,多些在反家庭暴力法基礎上的“更進一步”也無妨;對于其他地方立法中的好舉措,各地也宜見賢思齊、善于對標。像明確路人“見家暴得管”,就頗具范本價值,可資各地借鑒。■ 社論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30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