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本土原創優質科普書不該“缺席”
2020-08-27 08:54:17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前不久的上海書展上,不少科普新書首次亮相,其中不乏一些引進版圖書,如從英國引進的《萬物簡史》,從日本引進的《46億年的奇跡:地球簡史》叢書等。有觀點認為,日本在21世紀初期出現諾貝爾獎“井噴”現象,科學基礎教育是關鍵所在,優質的科普書則是科學基礎教育的重要載體。然而,綜觀近年來我國的科普圖書市場,銷量位居前列的多是引進版圖書,原創科普書寥寥無幾,無論是公共書展還是私人書架,原創優質科普書“缺席”是常態。

  如今,提到科普書,大多數家長會想到英國某品牌的兒童百科全書;提到原創科普書,最知名的仍是60年前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的《十萬個為什麼》。由于《十萬個為什麼》名氣太大,目前同名書就有百余種,從中亦可一窺我國科普圖書原創乏力,同質化嚴重的問題。2015年的一項調查表明,我國年均科普新書出版超過萬種,但與每年四五十萬的新書出版總量相比,原創科普書仍略顯“小眾”。更不要説市面上的一些科普圖書,其中有不少還夾雜著“偽科學”觀。

  從國外引進的科普書已是優質版本,那麼,原創還重要嗎?答案是肯定的。小到身邊的動植物,大到自然與科技,科普作家總會站在自己的文化土壤上書寫身邊的事物。有科研人員説,現在的孩子在科普書裏認識了非洲、美洲的動物,卻不了解身邊常見的花草樹木。此外,語言也是一個重要問題。認知科學專家認為,兒童閱讀科普圖書不只是學習科學知識,還是學習邏輯嚴謹的科學語言,而這種科學語言的背後就是科學思維與科學精神。科普圖書的語言要邏輯嚴密更要深入淺出,但科普譯著卻達不到母語的水平。當閱讀水平不高的兒童拒絕一本不好讀的科普書時,也就少了一次愛上科學的機會。

  科普創作並非易事,我們也曾有過“大科學家寫小科普”的歲月。出版家胡愈之曾倡導編撰一批“知識叢書”,華羅庚編撰“數學小叢書”,茅以升主編“自然科學小叢書”,那些高質量科普書為破除迷信起到過重要作用,也引領了一代青年走上科學的道路。科普創作也並非小事,好的科普圖書講科學,也講反思科學,著名科普讀物《寂靜的春天》揭示了化學物品對生態環境的破壞,被稱為“世界環境保護運動的裏程碑”。

  既非易事,也非小事,科普創作就需要作者投入大量的精力與腦力。但在目前的科研界,科研人員從事科普創作多為業余行為,甚至被視為“不務正業”。一些有科普情懷的科研人員很難得到相應的回報,在創作、出版、傳播的良性生産鏈條沒有形成時,作者和出版方都無法承擔高投入低産出的風險,也難怪出版機構會選擇國外的經過讀者考驗的成熟科普圖書。

  任何一種優質的文化産品,都不是輕易得來的,要精心地播種、培育,也要堅強地迎接風雨。從一種舶來品到如今佳作頻出,屢獲國際獎項,中國原創繪本歷經數十年才踏上了創作、出版、閱讀的良性循環軌道。科普是科技進步的基礎,而原創科普圖書則是科普水平的晴雨表,讓原創科普書不“缺席”,需要政策、市場的呵護,也需要作者和讀者的關注,在這個過程中,愛心、匠心、耐心,一個都不能少。(作者:陳雪)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418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