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評上評】保障工程項目建設質量不能靠副市長“來看看”
2020-09-11 14:31:0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改善外賣騎手現狀,平臺要有更多積極有效的作為

“副市長怒斥施工隊偷工減料”讓人欣喜讓人憂

因畢業證早一天被拒錄用,不是嚴守規則而是教條

裝攝像頭監控學習,別以愛的名義傷害孩子

珠算要不要進課堂,應充分徵求民意

……

  新聞速遞:最近,外賣騎手在平臺係統管理下“壓力山大”的報道引發網絡普遍關注。餓了麼平臺表示將上線新功能,在結算付款的時候增加一個 “我願意多等5分鐘/10分鐘”的小按鈕。美團外賣也發布聲明稱,將更好優化係統,在為用戶提供準時配送服務的同時,調度係統會給騎手留出8分鐘彈性時間。

  半月談網:關注外賣騎手群體的安全問題,呼喚的是相關因素的共同作為,而平臺作為係統設計者,更是義不容辭的主要角色。從餓了麼的回應來看,把是否多等騎手5/10分鐘的決定權交給消費者,被許多人批評為平臺方轉嫁矛盾的伎倆。所謂的新功能空擺出了積極解決問題的姿態,對于外賣騎手改善現狀,並沒有多大的幫助。係統並不是“死的”,也不應該是死的,因為平臺的算法、參數設定關乎千千萬萬騎手的安全和生命。用算法為外賣騎手留出安全空間,技術層面完全可以做到,也必須做到。從平臺的回應看,不管是5分鐘、8分鐘、10分鐘,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標之舉,恐怕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平臺對騎手的管理機制,究竟是一種追求利潤最大化的片面壓榨機制,還是以人為本、安全至上的人性化管理機制,需要嚴肅認真的反思和改變。無論如何,用投訴、罰款等負激勵手段壓榨外賣騎手生産力,創造更多價值利潤,這樣的思路要改改了!高效工作不應該捆綁著騎手的安全風險,在保障外賣騎手權益方面,監管部門也應當發力對平臺形成更多約束。我們期待,在安全問題的倒逼之下,相關平臺能夠有更多積極有效的作為!

  新聞速遞:9月8日,河南駐馬店市置地大道正在施工,駐馬店市副市長賈迎戰到現場勘查,發現施工人員有偷工減料的行為,當即怒斥施工人員,“幸虧我來看看,不然就出大事了。”隨後,該項目負責人接受採訪表示:“我們錯了,我們為工作中的失誤道歉。發現問題後,我們項目部連夜緊急開會,拿出整改方案……已全部整改完成,請全體市民放心。”

  北京青年報:賈迎戰能及時發現施工隊偷工減料,並毫不留情地進行怒斥,此舉説明不少問題,既有讓人感到欣喜的一面,也有讓人憂慮的一面。作為副市長能在勘查現場發現細節問題,並以鐵面無情的態度表達憤怒,令人感到欣慰。“豆腐渣”道路工程以前在一些地方出現過,也曾引發過一些事故。所以,各地都應該高度重視道路施工,只有對材料和施工加強監管,才能確保生命和財産安全。這就需要主抓該領域的主要領導真正了解施工知識,能深入一線檢查或勘查。不過,道路工程施工問題靠副市長來發現、來怒斥,也説明另外一些問題。比如,施工單位缺乏嚴格的質量管控,對施工人員缺乏培訓,才出現偷工減料問題。同時,也暴露出工程監理缺位。另外,當地監管部門之前為何沒發現偷工減料,也是讓人費解和遺憾的問題。從以往情況看,一個工程項目出現偷工減料,往往存在深層次的問題。駐馬店市上述項目有無這樣的問題,有關部門應當嚴查深究。據報道,賈迎戰副市長怒斥之後,項目部動用50多名工人和4臺挖掘機進行整改。不過,偷工減料違反了《建築法》和《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相關規定,即使及時發現沒有造成嚴重後果,也應該依法進行處罰。對此,有關部門應當依法查處追究,而不能不了了之。

  新聞速遞:廣西南寧初中語文老師劉艾(化名)報考教師編制,並順利通過筆試,卻因畢業證書上的日期比規定日期早了一天遭拒。南寧市教育局人事科方面披露,本次教師招聘考試嚴格按照今年的規定執行,規定要求:“兩年的擇業期,2018年6月16日至2020年6月15日。”當地教育局人事科一工作人員稱,不在這一時間范圍內,就無法通過審核。南寧各個縣區都按照統一的規定辦事。

  新京報:僅僅因為畢業證書上的日期比規定日期早一天,就被排除在招聘考試之外,看似是在嚴格執行規定,差一天也不行,可實質上,這既不合法也不合理。此舉未尊重所有畢業生的平等就業權利,還涉嫌對應聘者進行畢業年限歧視。只顧解決今年畢業生就業,完成上級布置的任務,卻無視“合同制教師”的合法權利,這顯然欠妥。這看上去是解決了部分應屆畢業生的就業問題,卻也會産生新的就業問題。就是面向近兩年畢業的高校畢業生,確定畢業證日期必須是2018年6月16日或以後,也難言合理。各高校的畢業證發放時間本來就不同,還有的碩士生是在2月份、3月份畢業,在實行彈性學制的高校,本科生也可提前半年畢業。這類問題多年前就曾發生,有的地方習慣採取“一刀切”的管理方式,規定只招某一具體時間段畢業的學生。雖説這樣能防止具體人員暗中亂開口子,也易于執行,但缺點就是,沒有靈活性與彈性——就跟學歷歧視一樣。因畢業證早了一天被拒錄用,只見對規則的教條化執行,不見對政策應有的合理性評估。恰是這種不合理的規則,才該被“拒絕”。

  新聞速遞:近日,“裝攝像頭監督孩子學習”的話題備受社會關注。江蘇一位14歲少年報警稱被父親用攝像頭監控的新聞更是衝上社交媒體熱門榜。家長認為,安裝監控是無奈之舉,工作繁忙只能用攝像頭代替陪伴。“千裏眼”下的小朋友,則一邊與攝像頭“鬥智鬥勇”,一邊抱怨自己像“囚犯”一樣被管著。

  光明日報:很多家長既不想缺席孩子的成長,又面臨家庭事業的衝突,用攝像頭監控孩子就成了沒有辦法的辦法。確實有些自制力不強的孩子,在“千裏眼”的鞭策下,畏懼家長監督,把更多時間用在了學習上,學習成績有所提高。只不過,看得了一時看不了一世,如果孩子自己沒能養成自覺學習的良好習慣,即便真把家變成了學習的“監獄”,也關不住“小神獸”蠢蠢欲動的心。為人父母,更應該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青少年不是父母的附屬,他們也擁有獨立人格和權利意識,不是可以隨意支配的物品。父母應當努力成為孩子的朋友,用尊重的方式陪伴,而不是以陪伴的名義打造“囚禁”的牢籠。如果家長能以平等的姿態與孩子對話,傾聽孩子的心聲,讓自己成為孩子信任的朋友,在徵得孩子同意、保障其私密空間的前提下,在特定空間安裝監控,嚴格執行開關攝像頭的時間,明確只用來督促孩子學習,倒也未嘗不可。如果孩子堅決抵觸安裝監控,家長則不應強制執行,避免“逼子成龍”而適得其反。澆樹要澆根,交人要交心,教育亦是如此。人生路漫漫,與用一時的威權、無孔不入地監管壓制孩子相比,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嚴,讓他們成長為不盲從、不依附的獨立個體,顯然更有利于下一代的健康成長。

  新聞速遞:全國兩會期間,有政協委員提議推動珠算文化進入小學數學課堂。教育部最近給出答復:“是否有必要進一步提高小學生的珠算學習要求,從‘看到算盤’‘知道算盤’到會簡單的珠算口訣,撥珠運算,我們將把這一問題提交給義務教育數學課程標準修訂組認真研究。”

  南方日報:有人認為,“珠算教育並不是簡單地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産,而是作為另一類知識體係,對兒童的注意力、想象力,尤其是空間思維能力進行提升”。但也有人反對,“由于運算規則的不同,兒童過早接觸珠心算會對其理解十進制産生衝突,影響抽象思維的形成和後期數學的學習”。對這一問題的爭議,説明不同人看待問題的角度是不同的。不只是珠算,戲曲、木雕等許多傳統文化都遇到過這種討論。這給人的一種感覺是,似乎只要傳承與發展遇到了困境,那麼推進其進入課堂,便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第一選擇”,但這樣廣撒網的做法,毫無根基的“強行注入學習”,真有理想效果嗎?學生也不是來者不拒的教育對象。這時候,不顧他們的想法、條件而往課堂上“加塞”,是不是也是一種“增負”呢?有問過學生們的意見嗎?是否“進課堂”“進考試”,每種東西都有不同的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很難定論的事情上,相關決策的制定就不能貿然進行,而應該充分徵求民意,在珠算要不要進課堂的事情上,也應該秉持這個原則。這才是更為科學理性的一種做法。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評上評】保障工程項目建設質量不能靠副市長“來看看”-新華網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48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