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快進中的社會,需要有慢的時候
2020-09-14 08:45:28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在上海市舉辦的一場網絡安全嘉年華活動上,工作人員現場模擬了可怕的一幕:市民拿著二維碼準備進行電子支付,攻擊者從3米以外通過鏡頭縮放,成功識別出這個二維碼。隨即,技術人員利用專用的工具,25秒就破解了一個包括數字、字母、特殊符號的密碼。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你在超市買東西進行支付的時候,就一定會有一個鏡頭對準你。作為普通人,被這樣“攻擊”的概率並不大。但是,網絡安全嘉年華所展示的這種風險,也並非虛構,它是真實存在的。

  昨天在超市買牛奶的時候,看到兩個小夥子在結算時通過刷臉支付,他們盡情享受著數字技術帶來的便捷,臉上寫滿了天真無邪。和他們相比,我總是慢半拍,至今拒絕所在的小區對我進行“人臉識別”,每次都是很傳統地刷業主卡進入。

  中國在二維碼的應用上保持世界領先位置,這是讓人開心的事。二維碼的發明者是一位日本人,而在日本這項技術的應用就沒這麼廣泛。在日本,絕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仍然使用現金支付。從各種硬幣到萬元大鈔,仍然是人們每天都接觸的“錢”。

  去年我在日本居住了幾個月,每天都使用現金。開始的幾天很不適應,但是慢慢也撿起了從小學開始就鍛煉出來的計算本領,這樣在支付的時候,我可以從錢包裏拿出適當面額的紙幣。回國後,我身上150元的紙幣,好幾個月都沒有用出,直到在拉薩一個寺廟買門票的時候才派上用場。

  我們無疑是更先進更方便了。但是,那個疑問也一直存在:和我們相比,“更落後”的日本人,到底錯過了什麼?他們也正常地生活,買東西、乘車、旅行……他們也許更慢了,但是我們節約的時間用來幹什麼了?最大的可能,是用來玩手機了。

  前幾天回老家,臨走的時候母親要給我一些錢,這讓我很尷尬。她發現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以為我會寸步難行。我向她講解了移動支付的方便,她還是堅持讓我至少拿一些零錢。對老一輩的人來説,身上有一些現金才有安全感。

  但是事實可能相反,我在外暢通無阻,而身上帶著現金的父母卻困難重重。父親有一部智能手機,但是現在對各種掃“碼”都還沒有掌握。如果他在城市生活,今年大概會是因為沒有健康碼而無法乘車新聞中的一員。

  網絡安全嘉年華上的模擬,只是給我們展示了移動支付所面臨的風險。它提醒我們,這種新鮮事物或者技術進步,同時也伴隨著新的風險。人們必須對此有更清醒的認識,比如在支付的時候留心周圍環境,保護好自己的密碼,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保護好自己的手機與個人信息。這種提示是非常必要的,它讓我們注意到“快”背後,還存在一種“慢”,一種“保守”的力量。如果沒有保護這種“慢”,“快”就會變成恐怖。

  很多時候,我們都對這種“慢”注意不到,甚至嫌棄那些“跟不上時代”的人。前段時間有老人因為不能出示健康碼而無法乘坐公交車,最後被全車的年輕人嫌棄。這就是“慢”遭遇的一種困境。我們要注意“安全”,也要看到那些跟在我們身後的人。

  這就是底線意識。對移動支付來説,安全就是底線,如果不能保證支付的安全,再便捷都可能等于零。同樣,對整個社會來説,照顧到那些老人、小孩,就是底線。在過去幾十年,中國一直在快速進步,如今或許到了需要重視“保守”的力量的時候了。看一下有什麼安全漏洞,等一下身後的人,這樣才能走得更穩。(張豐)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488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