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寶木塔“病得厲害”,修繕為何“議而不決”?
2020-10-21 08:53:51 來源: 羊城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這塔真是個獨一無二的偉大作品。不見此塔,不知木構的可能性到了什麼程度。”讓建築大師梁思成叫絕的國寶,就是應縣木塔。近千年來,歷經風雨、地震、戰爭、不當維修,這座世界現存最高大的木結構樓閣式佛塔,已扭曲變形。20世紀90年代初,木塔修繕就正式立項,但修繕方案卻“難産”近30年。專家呼吁,別讓“病歪歪”的應縣木塔在議而不決中倒掉。(10月19日新華每日電訊)

  又是國寶級文化遺産,又是面臨倒塌風險,又是修繕“在紙上打轉”……此情此景,公眾並不陌生。今年4月,一則《“修繕”停在紙上,千年遼塔快塌了》的報道,引發社會對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武安州白塔損毀嚴重、修繕滯後等問題的強烈關注和擔憂。媒體報道後,當地迅速行動,修繕工作全面展開,並制定了明確的時間表和任務書。事實證明,修繕古塔,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相較于武安州白塔,山西應縣木塔存在的問題有過之而無不及。作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應縣木塔與法國埃菲爾鐵塔、意大利比薩斜塔並稱“世界三大奇塔”。令人遺憾的是,盡管各方都清楚應縣木塔是曠世絕代的國寶,也明白其一直以來都“病得厲害”,但修繕方案卻始終停在紙上。那麼,問題究竟出在何處?

  事實上,木塔修繕“議而不決”的原因並不難探究。比如報道中提到的,重視程度不夠,木塔“直接落地保護人”僅是縣文旅局下設的一個股級單位;基礎研究不夠導致修繕能力不足,連“藥方”都開不出,修繕大計的落地,自然無從談起;修繕體制長期處于“割裂化”狀態,難以形成合力;苦戰攻關不力,修繕中的一些難點和關鍵點長期停留在討論和爭議階段……

  一項艱巨任務能否完成,大致取決于兩種因素,一是人力物力財力,即工作態度;二是制度保障機制,即工作方式。木塔的“病歪歪”和修繕的“議而不決”,正説明相關方面在工作態度和工作方式上存在長期沒有解決的問題。説白了,修繕應縣木塔需要相關部門擔當作為和善作善為。

  保護文物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文化遺産,不能長期停留在嘴上、紙面上,而要體現在具體行動中,再“議而不決”,千年國寶轟然倒掉絕非危言聳聽。現實中,不少寶貴文化遺産就是在類似“議而不決”的遲緩中消失匿跡的,代價巨大,教訓慘痛。

  總之,應縣木塔修繕工作近30年“議而不決”,催人反思之處頗多,但最根本的還要反思政績觀存在的問題。保護文物也是政績,而且是不朽的政績,“關鍵少數”應拿出“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胸襟,以切實行動保護好文化遺産,對得起老祖宗的慷慨,也對得起後世子孫的期盼。

  從實踐看,做好文物保護工作需廣泛動員社會力量參與,充分發揮新聞媒體在文物保護中的監督作用。媒體報道後,武安州白塔最終得以修繕,但願應縣木塔也能迎來轉機。(陳廣江)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636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