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5300年!——“河洛古國”文明溯源

2020年09月18日 08:26:33 | 來源: 新華網
分享到:

(文化·黃河文化帶·圖文互動)(1)回望5300年!——“河洛古國”文明溯源

  這是2019年8月27日在河南省鞏義市河洛鎮拍攝的雙槐樹遺址(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新華社鄭州9月17日電 題:回望5300年!——“河洛古國”文明溯源

  新華社記者王丁、桂娟、雙瑞

  擁有杜甫故裏、北宋皇陵等“家底”的河南鞏義,又新增一處引以為傲的文化地標——“河洛古國”。有專家稱之為“黃河文化之根”。

  今年5月,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雙槐樹古國時代都邑遺址階段性重大考古成果,確認位于鞏義市河洛鎮的雙槐樹遺址是距今5300年前後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遺址。有專家建議命名為“河洛古國”。

  “根據過去的考古發現,中原地區給人一種5000多年前社會發展相對沉寂的印象,有過‘中原地區文明洼地現象’説法。雙槐樹遺址實證了河洛地區在5300年前後這一中華文明起源黃金階段的代表性和影響力。”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説,這一發現填補了中華文明起源關鍵時期、關鍵地區的關鍵材料。

  河洛地區向來被視為中華文明腹心地帶。雙槐樹遺址所在的河洛鎮,位于黃河南岸高臺地上、伊洛匯流入黃河處,屬于河洛文化中心區。

  站在遺址高處,黃河兩岸風光盡收眼底。北京大學教授、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李伯謙説:“‘河洛古國’的地理位置和所處時代太重要了,遺址呈現出的景象與內涵,契合了《易經》‘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的記載。”

  雙槐樹遺址面積達117萬平方米,發現有仰韶文化中晚階段三重大型環壕、封閉式排狀布局的大型中心居址、採用版築法夯築而成的大型連片塊狀夯土遺跡、三處經過嚴格規劃的大型公共墓地、三處夯土祭祀臺遺跡等,並出土了一大批仰韶文化時期豐富的文化遺物。

  這處都邑性聚落遺址經過精心選址和科學規劃,特別是西山、點軍臺、大河村仰韶文化城址組成的城址群,對雙槐樹都邑形成拱衛之勢。

  “也就是説,在5000多年前的黃帝時期,黃河中下遊流域就形成了繁華的都市群。”鄭州市文物局局長任偉説。

  曾三次擔任雙槐樹遺址發掘領隊的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顧萬發最津津樂道的,是一處用陶罐模擬天上北鬥九星的天文遺跡。“這表明當時人們已經具有相對成熟的‘天象授時觀’,用以觀察節氣、指導農業。”他説。

  專家認為,這一天文遺跡明顯具有特殊人文含義,表明在聚落布局中的禮儀化思維和“天地之中”的宇宙觀已經形成,可以認為是中國古代文明高度重視承天之命特徵的早期代表。

  “河洛古國”還發現了國寶級的文物——一只用野豬獠牙雕刻的、正在吐絲的家蠶。作為已發現的中國最早骨質蠶雕藝術品,與周邊同時期遺址出土的迄今最早絲綢實物一起,實證了5300年前後黃河中遊地區的先民們已經養蠶繅絲。

  “中華文明的一個典型特徵即是農桑文明、絲帛文明。在距今5300年前後,除了雙槐樹為首的聚落,全國其他地方還沒有與桑蠶紡織業有關的確切發現。”李伯謙認為,從這一角度講,以雙槐樹遺址為首的黃河流域中心聚落群,是目前發現的中國農桑文明發展史上最早的代表。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河洛古國”的出土器物包含許多外來文化因子:折腹鼎、背壺具備大汶口文化特徵,雙腹器屬于屈家嶺文化因素,證明河洛地區在距今5000年前後就是聯通四方的交通孔道,體現出兼容並蓄的文化傳統,這是中華文明得以延續的重要因素。

  天地之中的宇宙觀、合天命而治的禮儀性思維、具有引領性的文明發展模式……專家認為,雙槐樹遺址所表現的這些內涵,以及種種被後世王朝文明承襲和發揚的現象,足以表明五千年中華文明主根脈可追溯于此。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0100200216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08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