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現實主義是影視藝術的源頭活水
2018-11-08 08:34:43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電視劇《美好生活》海報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文藝觀潮】

  2018年以來,一批優秀的國産現實主義影視作品引發了觀影熱潮和社會熱議。《紅海行動》等體現主流價值、直面社會現實的影片實現了票房和口碑雙贏;《初心》《樓外樓》《美好生活》《最美的青春》等不同題材和類型的電視劇,也以現實主義美學品質贏得了市場認可和業界尊重。被魔幻、古裝擠壓了生存空間的現實題材,以更多優質的作品昭示著自己的主流地位,一度被創作者冷落的現實主義手法,在當下的影視創作中重獲重用,而曾經呈現式微態勢的現實主義美學,也再度成為業界關注的焦點。

  關注現實成為創作新常態

  在商業化浪潮中,影視藝術一度陷入“虛實失調”的美學困境。2002年隨著《英雄》開啟“商業大片”之路,中國影視劇的審美生態慢慢發生變化,現實題材日益萎縮,“妖魔鬼怪”題材大行其道,不少歷史題材淪為歷史虛無主義的代言者。“奇幻”“玄幻”“魔幻”等各類“幻片”輪番登場,並在2013年前後達到巔峰。《西遊降魔篇》《西遊記之大鬧天宮》《捉妖記》《九層妖塔》《尋龍訣》《三生三世 十裏桃花》等頻頻收獲高票房收視,銀幕熒屏上懸浮虛幻之風日盛。與之相對應的卻是《趙氏孤兒案》《精忠岳飛》《孔子》等歷史正劇市場表現低迷;《甄嬛傳》《羋月傳》等市場叫好的古裝劇雖然制作精良,但畢竟屬于以虛為主的宮闈秘史,同樣缺乏現實主義的陽剛之氣。一些現實題材創作要麼偏重于“輕”喜劇,要麼執迷于“小”趣味,抗戰題材雷劇泛濫,青春劇則流行“小鮮肉”“高顏值”等低俗趣味,扭曲了青年觀眾的價值取向和審美風尚。陷入美學困境的影視創作亟待注入扶正祛邪的正能量。

  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發表講話,及時匡正了文藝創作的不良風氣。在講話精神的指引下,影視界過度娛樂化的創作傾向開始扭轉。2015年初,根據小説《平凡的世界》改編的同名電視劇播出,收視率居全國前列,網絡播放量超過20億,同年年底,根據紅色經典改編的電影《智取威虎山》也大獲成功。2016年中國影視市場進一步回歸理性,有關部門及時跟進引導,影視創作關注現實的力度不斷加強,IP熱開始退燒,很多根據熱門網絡小説和網絡綜藝改編的影視劇收視率和票房都不盡人意,而《百鳥朝鳳》《湄公河行動》《小別離》等植根生活的作品得到廣泛認可。

  進入2017年,《戰狼2》收獲57億左右的票房,它以燃爆的愛國主義激情和英雄主義氣概,掃除了銀幕上的頹靡之風,體現出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相結合的強大藝術魅力。這一年的現實題材電視劇同樣成果豐碩,《我的前半生》等熱播劇都以現實主義作為基本美學追求。它們贏得尊重,充分體現出優秀現實主義作品的正向激勵作用。

  2018年的現實主義影視劇延續了前兩年的熱度,主流戰爭大片《紅海行動》、女性題材電影《找到你》等熱點輪動,不斷掀起票房高潮,《最美的青春》《初心》等劇現身各大平臺熱播劇榜單。當現實主義成為影視創作新常態,它也就為現實主義理論的創新提供了新動力。

  時代美學特徵不斷豐富拓展

  中國現實主義文藝理論源自西方,在一百余年本土化的歷程中,歷經沉浮,頑強生長,成為中國現代以來最有生命力的文藝理論體係之一。對待現實主義理論,既不能將之視為一個“筐”,放任其內涵與外延的無序擴張,也不能“談現實主義色變”,在批判機械僵化的現實主義錯誤的同時,將現實主義的合理內核全盤拋棄。

  現實主義美學生生不息,與時俱進,常更常新。尤其是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潮起潮落,數字化和媒體融合方興未艾,經過各種思潮洗禮的現實主義文藝理論不斷完善,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越發凸顯其與時俱進的理論品格。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的講話中指出,“應該用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觀照現實生活,用光明驅散黑暗,用美善戰勝醜惡,讓人們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夢想就在前方。”要實現新時代現實主義文藝理論的創新,必須以習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係列講話精神為指導,緊緊結合新時代文藝創作實際,進一步凝練符合國情的現實主義文藝創作理論。

  重溫馬克思主義文論關于現實主義的基本論述,全面理解“真實地再現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的經典命題之後,我們意識到,塑造人物特別是先進人物時,要避免高大全和扁平化,處理好黨性和人性的關係;展現環境和歷史時,要避免空間懸浮和歷史虛無主義,寫好人物賴以依存的家庭和故鄉,要留得住過往,記得住鄉愁。“真實地再現”是從生活真實走向藝術真實的總原則,要尊重生活和歷史的基本邏輯,避免低俗的惡搞和戲説,堅持高尚的審美理想和審美情趣,盡量做到主客觀相統一。同時,我們還應堅持不忘本來,吸取中國古典文藝美學的營養,推陳出新,用新的理論視野來觀照“陰柔、陽剛”“寫實、寫意”等范疇,豐富中國特色現實主義美學的話語體係。堅持面向未來,追蹤數字化和網絡化時代藝術和科技發展的前沿,著力研究媒體融合、虛擬現實、智能敘事等給傳統現實主義觀念帶來的挑戰,進一步創新面向未來的現實主義理論。

  新困惑、新矛盾成就新視點

  雖然近年來現實主義影視劇創作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也要清醒地看到,現實主義文藝還會繼續面臨市場大潮的衝擊,新時代的影視藝術還沒有誕生裏程碑式的傑作,現實主義的文藝高峰尚未到達。

  越是想登上“高峰”,越是要腳踏實地,接地氣的現實題材是抵達現實主義文藝“高峰”最可靠的途徑。現實題材更考驗編導再現生活的能力,要堅決抵制脫離百姓生活的“偽現實”。當然也要避免唯現實題材論,現實主義僅有題材是不夠的,題材類型也可以多樣化,從近年的創作實踐來看,歷史劇、年代劇、革命歷史題材、人物傳記、都市言情、留學生活、文學名著改編等,都可以創作出具有現實主義美學品格的優秀作品。

  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鏡頭當隨時代,展現新問題,表達新困惑,揭示新矛盾,這才是新時代現實主義的主旋律。創作者要把握時代脈搏,承擔時代使命,勇于用作品來回應時代召喚。越是在“美好的”新時代,越是要回歸“素樸的”創作方法。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現實主義創作者一旦摒棄了造作、奢華、矯飾、無病呻吟等現實主義美學的天敵,新時代影視藝術的高峰之作就會“自然地”生長出來。

  如何從“高原”邁向“高峰”?這是新時代中國文藝發展的“時代之問”。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藝術可以放飛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由此可見,現實主義才是新時代影視藝術的源頭活水,正本清源,只有把現實主義置于突出的地位,才能創造出更多符合新時代要求的“高峰”之作。

   (作者:張宗偉,係中國傳媒大學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洛陽發現西漢大墓
洛陽發現西漢大墓
懸崖上的建築——探訪恒山懸空寺
懸崖上的建築——探訪恒山懸空寺
“戒欺”:一家百年老店的堅守與創新
“戒欺”:一家百年老店的堅守與創新
走進首屆進博會汽車展
走進首屆進博會汽車展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3680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