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畀愚:作家不應站在前臺而應隱于作品後
2020-07-14 08:43:02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家畀愚的小説《叛逆者》紙質書、有聲書、電子書日前同時上線,隨著同名電視劇的開拍,作家畀愚似乎一夜之間開始受到熱切關注。堅持創作20年,不走尋常路的畀愚自稱,其實自己並不像作家,所以沒辦講座也沒辦新書發布會。

  朱一龍在電視劇《叛逆者》中飾演中共地下黨員林楠笙。

  作家畀愚。

  《叛逆者》書封。

  為讀者簽名一個月用30支筆

  對生命的尊重,對小人物跌宕命運的悲憫,還有愛情的邂逅與唏噓,信仰的抉擇與堅守。因為這些文學特質,閱讀《叛逆者》近日已形成一股熱潮。

  《叛逆者》以軍統“叛逆者”、中共地下黨員林楠笙的視角,講述了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的過程中,中共地下工作者潛伏敵後的革命故事。相較于其他同題材作品,《叛逆者》在某種意義上算一個“異類”。小説的人物關係復雜,林楠笙、顧慎言、老潘、許怡貞、紀中原等這些情報人員在復雜的鬥爭中,真真假假、分分合合、生離死別,使得故事情節的發展驚險曲折,撲朔迷離。小説筆調平實,樸素留白的敘事手法,雖沒有刻意強調矛盾衝突,卻還原了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歷史的進程。有網友評價,正是這種未加渲染誇張的平鋪直敘,令讀者更能感受到地下工作的兇險。

  5月27日,當當網獨家開啟《叛逆者》作者簽名本紙質書預售,限時2日,銷量已達2.6萬冊。當日,人民文學出版社官方微博發布消息,閱讀量累計達313萬。畀愚隨後在微博上曬出了簽名用過的筆,有粉絲數了一下,足足有30支。“我的名字是兩個字,我花了一個月時間寫了6萬字而已”,他説。

  對一個默默寫作20年的作家而言,這一切似乎來的有些突然,以至于畀愚直言:“這顛覆了我過去的認知。”而更讓他意外的是,這些粉絲都很年輕,還有一位粉絲分享自己的《叛逆者》閱讀參考手冊,其理由是《叛逆者》裏面涵蓋抗日戰爭時期的歷史事件之豐富,信息量之大,需要進行一些知識普及,于是這份手冊對西伯利亞皮草行事件、紅房子西餐廳、東亞飯店、福佑路等民國時期的歷史事件,地名、重要人物等一一進行了注釋,文字足有30頁之多。面對粉絲們的讀書筆記、電視劇的原著解讀等,畀愚很欣慰,他説,這些都給了他繼續寫作的信心。

  十年民國題材創作告一段落

  十年前,畀愚在上海念書。一次經過常德路,見到張愛玲曾住過的常德公寓,遠遠看去它已經毫不起眼,但他知道當年它叫愛丁堡公寓。畀愚對上海民國老建築和氛圍從此開始感興趣,他甚至生起一個念頭,寫一個發生在那個年代的故事。于是,畀愚開始創作以民國為背景的小説。現在,這些小説大都被貼上了“諜戰小説”的標簽。

  寫民國諜戰,畀愚堅定地認為他寫的只是諜戰者的片段人生,它可以發生在那個時代裏的任何一個人身上,也可以發生在任何一段動蕩的歲月裏。他更認為,自己寫的這些東西,諜戰只是外衣,他更多是想寫人,寫人的多重性、復雜性。正如有網友所評價:“林楠笙是一個N面人,情緒、成長都是在一次次事件中層層遞進,解讀塑造人物的難度不小,因為他的情緒是涌動的,表現卻是克制的。”

  “我是一個很低産的作家,寫這個小説更多的時間要花在查閱資料上。”畀愚寫到香港、重慶、南京、武漢,必定會從網上淘得這些城市的民國老地圖,“比如重慶解放碑民國時叫督郵街,只因這裏曾有一官辦郵局而得名。”他同時很在意人物的穿著、服飾、談吐等,這些都需要不斷查閱資料才能獲得確定的答案。

  從十年前的《胭脂》到去年的《江河東流》,畀愚一直堅持在寫以民國為背景的中篇,他認為這是個人對小説電影化寫作的某種嘗試。他説,一個中篇四萬字,差不多就是一個電影劇本的容量,連著讀完它大概需要兩個小時,也恰好是一部電影的放映時間。

  畀愚説,民國題材創作已告一段落,接下來會嘗試其他題材寫作。在以後的日子,畀愚會寫懸疑之類的東西,或許還會寫他認為最難寫的短篇小説。“在我還沒有開始寫作的時候,曾在一本娛樂雜志上看到一個説是世界上最短的小説,我記得這樣寫的:當地球上剩下最後一個人時,忽然有人敲門。”

  從青年工人轉身為青年作家

  如果想在畀愚早年的歲月中發現文學的印跡,或許有些徒勞,因為他説:“我對數學、語文都不感興趣,在學校就不是被別人嫉妒的人。”但神奇的是,他29歲,也就是1999年開始在《清明》上發布處女作,從此竟與文學結緣。

  那時,畀愚是一家工廠的青年工人,他愛看書,尤愛讀歷史和傳記,于是嘗試著進行寫作。他的處女作寫一個生命快到終點的老頭兒的故事,畀愚説,這是當年焦慮、迷茫、無助心理的投射。到了第二年,他就在《上海文學》連發了五篇小説,創下了這家文學期刊的發稿新紀錄。但畀愚不願意回想寫作的艱辛,他説,不想回想過去,就是想向前看。

  畀愚一再説,他不是從文學青年成長起來的。畀愚生長在浙江嘉興,但他並不認為故鄉給他寫作帶來滋養,他也並不認同生活積累對寫作的貢獻,他甚至認為作家根本沒什麼了不起,是和保安一樣的平凡職業。他寫作不會列提綱,更不愛寫創作談。特別值得一提的還有,他從未辦過講座,也從未開過新書發布會。

  5年前,畀愚和很多作家一樣,也開始涉足影視編劇,但出師不利。眼看電視劇本就要完工,影視公司卻突然變卦,與他翻了臉,撕毀合同。畀愚戲稱,編個劇,碰上了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制片人。他因此將影視公司告上法庭,他至今還感慨:“作家還是個人創作,不適合和很多人合作。”

  “作家們總會説,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但理智告訴我們,自己的孩子肯定不是最好的。”畀愚説,他對《叛逆者》的編劇很放心,這個歷經8年不斷修改的劇本,他甚至沒看過一眼,“我相信,編劇會讓人物更豐富,故事更精彩。”電視劇 《叛逆者》宣布開拍,劇組邀請畀愚去探班,但他沒有去,他想,作家不應該走到前臺,更應該隱在作品背後。(記者 路艷霞)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33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