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經濟的韌性| 紅星美羚: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2019-08-14 11:24: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北京8月14日電 題:中國經濟的韌性| 紅星美羚: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新華網 郭良 馮孔 曹晨 任禹西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盛夏時節,我們在陜西渭南富平縣見到了王寶印,當時他正在牧場看羊。幾十年養成的習慣,他很不願意在辦公室待著,每天最喜歡的就是來牧場散步,看羊。他説管理羊可比管理人容易的多,也更讓人覺得舒適。

  已過知天命的年齡,王寶印行事仍是風風火火,説一不二,雖然已不再直接管理公司日常工作,但作為紅星美羚的掌舵人,他仍然喜歡事必躬親。我們見到他的第一眼,心中想到的便是“這一定不是一個好採訪的對象,但一定是一個值得挖掘的採訪對象”。

  事實證明我們只猜對了一半,王寶印不僅很有“故事”,而且十分平易近人。

陜西紅星美羚乳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寶印接受新華網採訪

  堅持源于熱愛

  王寶印在養殖場接受了我們的採訪,養殖場是他最喜歡待的地方。1998年,王寶印正式掌管紅星美羚,並按照丹麥乳制品工藝重建奶粉生産車間,20多年來紅星美羚一步一個腳印慢慢發展起來,中間雖屢遭坎坷,但始終屹立不倒。2018年全年銷售3.14億元,成為羊奶粉産業的領跑者。

  王寶印的掙扎與改變,是上一代企業家的縮影。歲月的磨難,遲到的機遇,讓他們始終保持那麼一股子韌勁。

  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

  2003年,在王寶印正式執掌紅星美羚五年後,他開始考慮解決行業存在的鮮羊奶採收過程中摻雜使假的問題,保證奶源的純凈。為此,紅星美羚在轄區內開始改變傳統的收散奶模式,推行“集中拉羊擠奶”。

  2006年,王寶印力主推出“適度規模養殖、集中機械化擠奶、擠運分開冷鏈貯運、奶款直付奶農”的奶源質量安全管理模式,得到認可在行業內推廣,也是這一年,央視七套欄目組到紅星美羚拍攝“羊奶也美味”,使得羊奶開始在各大媒體頻頻亮相,羊乳制品進入公眾視野。

  2008年,王寶印面對虧損,堅持以協議保護價收購鮮羊奶,和養殖戶們共同抵禦行業“寒潮”,保護了富平奶山羊産業的延續。

  2018年,紅星美羚羊乳清粉生産線投入生産,打造嬰幼兒配方羊奶粉“中國芯片”,中國羊奶産業自此開啟新篇章。進口世界奶山羊良種,改良富平核心區奶山羊種群。羊乳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落成,紅星美羚在科技引領行業發展上又走到了一個新的起點。

  2019年,羊奶收購價再次遇到低谷,紅星美羚再次體現了自己的擔當。“我們仍然看好行業的未來,我們不是行業老大,但我們願意承擔行業老大的責任,相對于整個産業我們很小,可我們承擔行業責任的決心很大。”

  回首來時與去路,也有風雨也有晴。

陜西紅星美羚乳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寶印

  廣闊天地 大有可為

  “世界羊奶看中國,中國羊奶看陜西”。我國羊乳産能佔據了全世界的“半壁江山”,同時陜西省奶山羊存欄數和羊乳産量均為全國第一。面對羊奶産業這一小眾市場,陜西提出要做出 “千億級”羊乳産業目標。

  海闊任魚遊,天高任鳥飛!

  “千億級”羊乳産業目標給企業帶來廣闊的發展空間。

  雖然行業出現了困難,但王寶印一直堅信這個行業能做大做強。他帶領團隊在澳大利亞、新西蘭以及歐洲一些國家做了大量的調研後得出一個結論:行業的困難只是暫時的,中國的奶山羊産業在國際市場上有著廣闊的需求空間。中國的牛奶價格高于國際市場,羊奶和國際市場基本持平,奶山羊産業存在廣闊的發展空間。

  作為奶山羊産業鏈中的終端産品,羊奶粉的發展前景同樣廣闊。

  中國社會科學院食品藥品産業發展與監管研究中心去年發布的《中國羊奶粉産業發展研究》。研究指出,2016年國內嬰童食品規模超1300億元,其中奶粉佔比超9成。從2005年到2015年,整個市場奶粉銷售額從72億元增長到800億元,10年復合增長率25.8%,奶粉市場爆發力可見一斑。而2008年羊奶粉的市場銷售額僅3億元左右,2015年羊奶粉的銷售額已經突破50億元,預計2020年能達到100億元。

  中國社會科學院食品藥品産業發展與監管研究中心主任張永建曾表示,羊奶粉産業快速發展為中國的乳品行業提供了新的增長引擎。但他同時指出,由于多種原因,國産羊奶粉品牌影響力小,集中度不高,“建立和培育品牌仍然是我國羊奶粉企業需要做的重要工作。”

  20年來,王寶印的工作就是打通奶山羊産業鏈、深耕羊奶粉産品,並培育龍頭品牌。一個産業的發展,龍頭企業是最大的受益者,産業要依托龍頭企業來發展,龍頭企業應承擔産業産前、産中、産後全産業鏈的服務或産業發展的責任、義務。“我們以對産業高度負責的態度,每公斤奶仍按照年初承諾的6塊3毛錢進行收購。”

  做乳品就是做良心

  “用良心做企業”。我們見到王寶印後,這是他説的最多的一句話。紅星美羚是從富平誕生的一家民營企業,依托富平奶山羊的資源優勢,逐漸發展起來。成立後,他們一直在探索,怎樣才能從源頭上把質量安全做好。一個簡單的模式創新要做大量的工作,要教育廣大養殖戶重視源頭質量安全,也正是基于此,紅星美羚的産品才能連續18年銷往歐盟、東南亞。

  紅星美羚的企業口號一直是“做乳品就是做良心,我們要做讓自己孩子都愛吃、可以放心吃的羊乳制品”,同時也提出了“天天都是開放日,人人都是監督員。在陽光下生産,在監督下提升”企業質量理念和承諾。事非經過不知難,質量控制,聽起來是一件很簡單的問題,其實還需要産業鏈條不斷完善,不斷創新,才能保障質量安全。

  自成立以來,紅星美羚始終堅持“品質如一”,嚴把質量關。他們在積極推行集中機械化、全過程透明、奶款直付農戶等模式,把中間商環節去掉,確保産品源頭質量安全。只有源頭的質量安全,食品安全才能夠有保障。“我們從奶山羊的飼草上,飼草種植、飼草的選種都在下功夫,像我們現在的草都是一些高營養、高産量的飼草。”

  為了保證品質的安全可靠,紅星美羚堅持走自建自控奶源的路線,在行業內推出“適度規模養殖、機械化集中擠奶、冷鏈貯運、奶款直付奶農”的奶源質量安全管理的“紅星模式”,推行以現代化養殖技術為指導,以機械化擠奶為核心內容的奶山羊服務站項目建設,在縣域內大力推廣“科學養羊,見羊收奶,機械擠奶”的“企業+奶農”合作新模式。

  品質革命 對標世界

  王寶印堅信中國的奶山羊産業存在巨大的發展空間。新西蘭、澳大利亞的奶山羊總數遠遠比不上中國,歐洲的奶山羊大國荷蘭的存欄量甚至都沒有富平縣多,而且奶山羊産品在歐洲深受歡迎,産業有巨大的發展空間。但行業如何發展?王寶印認為一靠循環經濟,二靠科技創新。

  奶山羊業如何發展?如何才能打造成陜西新的名片?不止政府在思考這一問題,企業也在上下求索。紅星美羚似乎找到了答案:只有養殖業和種植業有機結合,才能保證食品安全,才能做好農業循環經濟。

  “客觀地説,養殖業對大氣和環境是存在污染的。但我認為把垃圾放到需要它的地方,就能夠産生正向的影響。我們一直在探索如何把羊糞做成有機肥,我們認為這個方向是對的,現在公司牧場周圍草地的土壤非常肥沃,有機質明顯高于其他地方,這就形成了全産業鏈的有機結合。”

  行業未來的發展取決于企業是否在用心做産品。他建議羊奶粉行業要積極推動創新和研發。“我們堅持做研發,不斷地研發産品,解決了國內嬰兒配方奶粉依賴于進口乳清粉的問題,我們自産的品質,産品的色澤、口感和國際一線品牌對標,都有很大的優勢。”

  苔花如米小 也學牡丹開

  陜西是全國最大的奶山羊養殖基地,最大的羊乳加工基地,羊乳産業在國際市場有著的話語權與優勢,但發展也非一帆風順。

  此前,陜西奶山羊産業也遇到過困難,紅星美羚挺身而出,積極發揮企業的帶頭作用。“2008年前後,中國乳業行業受到衝擊很大,紅星美羚誠信擔當,面對虧損堅持以保護價收購鮮羊奶,和養殖戶們共同抵禦行業‘寒潮’,為富平奶山羊保種保群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十年一個輪回,2019年,羊奶收購價再次遇到低谷,紅星美羚再次體現了自己的擔當。“我們仍然看好行業的未來,我們不是行業老大,但我們願意承擔行業老大的責任,相對于整個産業我們很小,可我們承擔行業責任的決心很大。”

  企業必須對産業高度負責。企業不擔當,3塊錢、4塊錢每公斤仍然可以收購羊奶,但卻失去了企業的信用。上遊客戶會逐步減少依賴性,原材料的質量也難以保障。

  “我們以對産業高度負責的態度,堅守契約精神按照年初的承諾6塊3毛錢每公斤的價格進行收購,我們的奶源品質可以説創歷史新高,我們的收獲也是最大的:奶源質量和養殖戶的信心。由于我們産品品質的提高,品牌形象和品牌影響力也逐步在提高。通過消費者的口碑傳播,紅星美羚也可以成為羊奶名牌。”王寶印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沈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嘉塘草原的神秘“萌物”
嘉塘草原的神秘“萌物”
壯美乾坤灣
壯美乾坤灣
水草豐美的藏北牧場
水草豐美的藏北牧場
在馬卡迪卡迪鹽沼過夜
在馬卡迪卡迪鹽沼過夜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74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