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賬號注冊易注銷難 個人隱私是否面臨泄露風險?
2017-12-04 09:52:33 來源: 央廣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網絡賬號注冊易注銷難 個人隱私是否面臨泄露風險?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在互聯網服務日益多元化的今天,幾乎人人都有社交媒體、購物網站、手機客戶端的網絡賬號。用戶想要體驗一項新的互聯網服務,“注冊”是必要的前提。然而,如果有一天用戶想徹底和這些平臺説再見,將個人資料從平臺抹去,就會發現注冊容易,注銷難。這是否意味著個人隱私面臨泄露風險?

  今年9月,國家四部門公布了對首批10款網絡産品和服務的隱私條款評審結果,其中大部分産品和服務都提供了在線注銷賬戶等功能。但是,從記者近日的調查來看,情況不容樂觀。

  江蘇省淮安市民周女士經常用自己的郵箱注冊一些網絡賬號,注冊完之後一些賬號就會給其郵箱發送一些廣告。于是,周女士便想著將一些不常用的賬號注銷。不過,在多次嘗試後,周女士才發現,有些注冊的賬號竟然無法注銷,“注冊時挺方便,用手機發一個驗證碼就行,但是注銷不了,就有點莫名其妙。”

  有類似遭遇的市民不在少數。一些可以注銷的賬號,也往往設置了較為復雜的前置條件,並非用戶想注銷就能注銷;一些平臺則直接聲稱不能注銷。不少市民表示,很多網絡賬號不能輕易注銷,如果自己不再使用,賬號一旦被盜,反而會讓自己的個人隱私有泄露的風險。

  淮安市民宋女士表示:“既然想注銷,肯定是不想用這個賬號了,但如果不能注銷,就感覺很不安全,因為很多個人信息,包括手機號碼等都在裏面。”

  市民葛女士説:“即便可以注銷,有時還不能成功地注銷,需要找客服、找後臺,非常麻煩、非常繁瑣。”

  網絡賬號可以注冊就應該可以注銷,為何大多數網站會存在賬號注銷難的問題?

  一些平臺方回復:“如果放開注銷渠道,黑客比較容易鑽空子,可能會假冒賬號主人的身份注銷賬號,增加用戶的安全風險。”

  但真實情況是這樣嗎?網絡賬戶注銷到底難在哪兒?

  北京市法學會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會長邱寶昌説:“這種説法不可信。因為即便不放開,黑客也能通過非正常手段去修改、去變更。現在很多平臺注冊容易,注銷很難,因為這些平臺需要流量,需要用戶數量,可以利用這些去拉投資、吸引廣告。所以,怕黑客有機可乘這種説法立不住腳。”

  注冊容易,注銷難,這算不算侵權行為?是否意味著個人隱私面臨泄露風險?邱寶昌説,從某種程度上看,互聯網平臺只提供注冊而不提供注銷,已經侵害了用戶的合法權益,“服務的提供者應當要充分尊重用戶的自主選擇。信息時代,用戶和消費者的個人信息應當得到保護,特別是隱私權和信息遺忘權應該得到尊重。電子商務和互聯網經濟,數據的權屬、匿名化使用,以及消費者注冊和注銷,都應該充分尊重其選擇。”

  但是,北京郵電大學網絡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劉德良也表達了不同觀點,他認為,目前公眾對于個人信息和個人隱私的認識存在誤差,網絡賬號是否能注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保護信息不被濫用,“我不認為這是一種侵權。我們現在對隱私界定太寬泛,現在隱私泛濫,把個人信息等同于隱私。我們要區分兩種不同類型的個人信息:一類個人信息攸關我們的名譽和尊嚴,需要保密,這是真正法律意義上的隱私;除此之外其他個人信息,即便被知道,也不會對我們造成損害,損害的是後續的濫用行為。我認為在個人信息保護的過程中,刪除權、被遺忘權都無法操作,因為刪除可以恢復。”

  記者了解到,《電信與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已經明確規定了電信業務經營者、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在用戶終止使用電信服務或者互聯網信息服務後,應當停止對用戶個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並為用戶提供注銷號碼或者賬號的服務。

  江蘇省淮安市電子商務協會會長馬鐳説:“用戶有執行權,也有消除賬號的權利。因此平臺服務商,不應該通過一些設置來阻礙用戶行使自己的權利,同時我們也呼吁國家的監管部門,能夠切實維護好用戶權利,使用戶權限不受損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冬日洪澤湖濕地
航拍冬日洪澤湖濕地
南國紅楓正迷人
南國紅楓正迷人
互聯網之光博覽會在烏鎮開幕
互聯網之光博覽會在烏鎮開幕
玩趣味遊戲 學交通安全
玩趣味遊戲 學交通安全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05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