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錢寶網墜落 百分之六七十收益背後的龐氏騙局
2018-01-03 08:10:3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圖/視覺中國

  “我賬戶裏還有2300多萬‘錢寶幣’,都提不出來了,現在除了後悔也沒有別的辦法。”2017年的最後一個晚上,錢寶網投資者劉女士這樣向新京報記者訴苦,投資者在錢寶網上的收益是以“錢寶幣”形式體現的,100錢寶幣等于1元錢。

  自稱2億會員,交易金額超500億元的錢寶網,這次老套路玩不下去了。

  2017年12月29日,南京警方稱,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因涉嫌非法集資犯罪已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警方吁請各地錢寶網用戶到本人戶籍地或實際居住地公安機關經偵部門或派出所報案,配合調查取證。

  如今,錢寶網上海總部已人去樓空,創始人張小雷也于2017年12月26日投案自首,但仍有不少投資者還在觀望事態的進展,不願意相信自己被卷進了“騙局”。

  互聯網普惠金融研究院顧問羿飛認為,錢寶網是典型的龐氏騙局,只不過在常規龐氏資金吸納的基礎上,錢寶網增加了任務收益和錢寶幣這兩個要素,延長了龐氏騙局的周期。

  “看廣告賺外快”,賺的誰的錢?

  錢寶網宣傳,用戶交保證金,看廣告,就能得到商家廣告傭金。但有商家表示,做推廣不需要支付“寶粉”點擊費用,這筆錢是錢寶網出。

  南京警方披露,據張小雷本人供述和警方初步調查,張小雷等犯罪嫌疑人以錢寶網為平臺,收取用戶保證金,採用吸收新用戶資金、用于兌付老用戶本金及收益等方式,向社會不特定公眾吸收巨額資金,涉嫌非法集資犯罪活動。

  從2012年創立到2017年創始人落網,涉嫌非法集資的錢寶網存續5年才東窗事發,得益于張小雷對主業花樣繁多的包裝方式。

  2012年,錢寶網宣稱其收取商家廣告傭金,以“看廣告、賺外快”的形式吸引用戶注冊,點擊廣告,從而起到宣傳商家及推廣産品的效果。最終實現廣告商家、錢寶網、注冊會員的“三贏”局面。

  “寶粉可以去任務大廳領取任務,任務類型有填問卷、分享等,但大部分是看廣告。”2017年12月31日,投資錢寶4年的南京“寶粉”劉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

  劉女士介紹稱,看廣告做任務的前提是必須繳納一定數量的保證金,根據保證金金額的不同,任務的獎勵也不同。以“錢寶酬謝任務”為例,領取該任務需繳納500元保證金,任務內容為看一條5分鐘的廣告,任務天數5天,收益2.25元。劉女士稱,只要在5天內看完5遍廣告,就算任務完成。

  錢寶網此前宣傳,這屬于“點擊廣告,收取商家廣告傭金”的模式。2015年,錢寶網發布了3.0版APP,植入了社交和購物功能,宣傳口號也變成“一家專門做微商的平臺”。錢寶網稱,微商可以在平臺發布“推廣任務”,讓“寶粉”點擊廣告來為自家産品做推廣。

  目前市面上確實有“購買點擊量”的灰色産業,但這類業務並沒有交保證金以及天數要求,價格行情為300元購買4000萬點擊量。照此計算5次點擊量的價格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錢寶網卻給出了2.25元的“天價”。

  那麼,5次點擊2.25元的收益,賺的真是商家的錢嗎?

  據曾在錢寶網做過推廣的微商表示,“錢寶網承諾開店只需要繳納2萬元的抵押金,如果未來店不做了,這2萬元可以退回。做推廣不需要支付‘寶粉’點擊的費用,這筆錢是錢寶網出的。”

  在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薛洪言看來,錢寶網所謂的“做任務、賺傭金”更像個幌子。用戶通過做任務賺錢,但實際上賺錢多少並非多勞多得,而是與投入的總資産成正比,總資産越高,做同樣的任務,賺的錢也就越高。一旦收益與總資産成正比,就帶有“賺取資本收益”的意味了。

  如果按照500元5天收益2.25元計算,“錢寶酬謝任務”的年化收益率達到32.85%。劉女士介紹,該任務的領取次數為“1到1000”,如果用戶肯多交保證金,最多可以讓收益從2.25元漲至2250元,當然相應的保證金也必須繳納到50萬元。

  花式吸儲,有的收益率百分之六七十

  錢寶網除任務收益外,還有簽到收益、搶紅包收益等。有寶粉説:“會玩的人年化收益到百分之六七十都有。”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錢寶網的收益組成很復雜,除任務收益外,還有簽到收益、搶紅包收益和推廣收益等。

  其中,簽到收益模式最為簡單。據了解,寶粉每天在錢寶網簽到可以獲得總資産0.05%的簽到收益,按此計算,僅在錢寶網簽到的年化收益率就高達18.25%。簽到的同時,寶粉還可以接一個任務。

  稍微復雜一點的是搶紅包收益,0.5元可以兌換一個紅包,同時通過簽到、加好友、發評論等操作,寶粉也可以獲得錢寶網發的紅包,根據紅包玩法的不同,拆紅包得到的金額也不同,通過“組團搶”等特殊玩法,平均一個紅包可以拆出0.65元,這也催生了許多的“羊毛黨”。

  同時,寶粉每將錢寶網推廣給一人,就可以發展一名“下線”,每當下線簽到時,“介紹人”也可以再加兩個紅包,並可以賺取5元獎金。

  通過多種收益方式,寶粉將資金存到錢寶網平臺上所獲得的收益是驚人的。“在南京的圈子裏,有人靠這個一年賺了一套房,會玩的人年化收益到百分之六七十都有。”寶粉交流群裏,有人這樣説道。

  但這些收益是以“錢寶幣”的形式體現在錢寶平臺。“100錢寶幣等于1塊錢,我賬戶裏還有2300多萬錢寶幣,其中有2000萬是用20萬元保證金兌換的。如今平臺關閉,都提不出來了。”2017年12月31日,劉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以前提現只有工作日可以操作,兩三天才能到賬。工作日的上午10點到11點有快速提現時間,兩個小時,最多隔天中午就能到賬。

  在錢寶網的多個“維權群”、“受害者群”中,新京報記者發現多數寶粉是在朋友介紹下接觸錢寶網的,在嘗到甜頭後加大了投資,並為增加“下線”又開始拉更多的人加入錢寶網。據錢寶網股東江蘇錢旺智能係統有限公司介紹,截至2016年2月底,錢寶網注冊會員數超過9100萬。

  “一是朋友介紹,看到確實有收益心動了,二是當時的公開報道很少有負面新聞,就相信了錢寶。”有寶粉這樣總結。而更多的寶粉則是抱著自己不會接最後一棒的態度投資錢寶,“其實2017年12月28日那天做完任務準備提現的,2小時都沒到賬,然後官網挂了,真是沒想到。”

  寶粉的經濟損失多在十萬元到數百萬元不等,其中不乏有信用卡套現甚至賣房來投資錢寶的,目前,大部分人仍然在觀望事態的進展。

  中天恒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姜萬東律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錢寶網事件可以説和此前的e租寶事件如出一轍,但不同的是錢寶網通過看廣告等模式對非法集資行為進行了包裝,再加以高收益引誘,從而調動了投資者的興趣,令其“中招”。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根據涉案數額的不同,非法集資可能面臨最高無期徒刑的處罰。目前,南京警方還在對錢寶網案進行審理,由于該案件涉及的投資者眾多,預計警方進行統計調查需要一兩年的時間,而對張小雷的量刑則需要依照最後統計的結果來認定。

  錢寶公司迷局,關聯公司至少47家

  張小雷名下控股、參股了數十家公司。其中,與錢寶網相關的企業至少有47家。

  張小雷的起家頗為神秘,按照錢寶公關稿件的宣傳,高中畢業後張小雷已經開始創業,和兩個好朋友一起開公司,上演了“中國合夥人”的故事。緊接著,張小雷又跨界在證券、簽證移民、足球、投資領域大展拳腳。不到30歲的張小雷就成了千萬富豪。

  拐點發生在2010年,當年12月2日,張小雷與黃希妍在南京市浦口區成立了江蘇錢旺智能係統有限公司,公司主營業務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

  網上傳播的一段視頻顯示,2017年5月,張小雷在與錢寶網投資人的一場飯局上稱:“2010年的時候,你們把你們的血汗錢給我們的時候,我們有什麼?我們什麼也沒有,我們現在有世界上最大的甘油生産企業,我們有大量的優質資産,這不是所謂的龐氏騙局,不是拿後邊的錢補前面的錢,是後面的錢我們也不想讓他們來了。”

  張小雷早在2010年就已經有吸儲的嫌疑了。相關報道也顯示,2010年張小雷就通過宣傳高收益招攬資金。

  高收益吸儲的方式,使得資金快速聚集,張小雷得以擴大平臺。

  2012年7月24日,張小雷成立南京錢寶信息傳媒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張小雷及其控制的江蘇錢旺智能係統有限公司分別在2014年3月、2012年7月完成認繳出資。錢寶網就此誕生。

  此後,依靠錢寶網的高收益吸儲能力,張小雷得以開始四處擴張。

  除控制錢寶網外,張小雷名下還控股、參股了數十家公司。按照天眼查的信息,張小雷在72家企業擔任法人代表,是54家公司的股東,其中,與錢寶網相關的企業至少有47家。此外,這54家企業中有16家注銷或吊銷。

  涉足葡萄酒和單車,業務如萬花筒

  錢寶網披露的信息稱,其設立了諸多子公司,涉及支付、藝術品、文化傳播、生活繳費、大數據、用戶拓展等,甚至還有甘油、葡萄酒、共享單車。

  錢寶網此前披露的信息稱,2015年底前,設立了包括成都商肅軟件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翊珍藝術品有限公司、成都錢淼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等10大子公司。這10家公司涉及支付、藝術品、文化傳播、生活繳費、大數據、用戶拓展等領域。

  不過,記者查詢央行官網得知,錢寶網並沒有央行授予的支付牌照,也就是説其並沒有資格開展第三方支付業務。對于藝術品領域,上海翊珍藝術品有限公司的信息顯示,該公司依托于錢寶網的入口,並沒有獨立網站以及聯係渠道。更甚者,子公司上海地堃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已經被注銷。

  在錢寶網的宣傳中,農業、實業成為他們宣傳的重點,其中甘油、葡萄酒、共享單車被多次提及。

  錢寶網2014年11月通過子公司南京朗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收購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宣傳稿稱,該公司專業從事甘油生産、銷售,可年産10萬噸精甘油,外加工5萬噸,國內市場佔有率30%,年産值5億元,是亞洲第一、全球第二大的甘油企業。

  公司資料顯示,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現有員工40人。目前該公司未在新三板、滬深A股挂牌,無法得知其財務數據。記者嘗試聯係該公司,截至發稿時,未收到對方回復。

  除了收購甘油生産企業,2013年,錢寶宣稱收購了吉林省柳河的一處葡萄酒莊園,宣傳稿稱:“將其打造為集葡萄種植與釀造、葡萄酒文化與旅遊、智能化農業、養生度假採摘于一體的紫隆冰谷葡萄園區。”

  錢寶網宣稱,以現有冰酒銷量及出廠價為基準計算,葡萄植株收益期內估計將産生收益3.8億元,而通過錢寶網增強産品知曉度,提升産品價值,掌控部分流通環節收益,預期年增加收益2.3億元,總收益估計高達6.1億元,預期年化在40%以上。

  不過,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發現,2013年,號稱被收購的通化紫隆山葡萄酒廠,是因為資不抵債才盤給江蘇錢旺智能係統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錢寶對外宣稱收購,但工商資料顯示,通化紫隆山葡萄酒廠的股權並未變更至錢寶網名下。

  錢寶網同樣殺入了共享單車領域,在共享單車火熱的時候,錢寶公司推出了Qbike服務,自稱為全國首家推出無門檻免押金的共享單車服務企業。2017年11月Qbike還發布信息稱,3月份投入市場至今,服務騎行用戶數千萬次,並稱要在全球尋找代理商,季度達標金額實現1500萬元將有50萬元的獎勵。

  但是,很多消費者並未在街頭見到這款共享單車。目前Qbike官網無法打開,相關APP無法下載。

  ■ 人物特寫

  “文青”張小雷與商人張小雷

  “他有文青的一面,又有商人的投機性。”一位自稱在張小雷麾下待了三個月的前員工對新京報記者這樣評價他的前老板。

  張小雷在微博擁有161萬粉絲,不少“寶粉”並不諱言,高息是他們把錢放在錢寶的最大原因。這幾年,張小雷微博中不乏宣稱要幫助男足獲得世界杯這樣的“豪言壯語”;也有不少諸如要買下多個殼公司上市、創辦自己的視頻節目這樣的,在外人看來啼笑皆非的舉措。

  1998年開始創業,結識米盧積累人脈

  天眼查數據顯示,張小雷最早成立的一家公司可以追溯到1998年,當年11月17日,張小雷發起成立的大連東方文化發展有限公司開業,注冊資本30萬元,張小雷出資18萬,為公司法人、總經理。他的弟弟張小悅出資12萬,持有另外40%的股份。

  1999年12月21日,大連東方文化發展變更法人為張小蕾,張小蕾的身份尚未可知。不過此後該公司再無信息,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狀態為吊銷。

  在變更老公司法人的同時,張小雷前往北京,在弟弟的幫助下成立了新公司,並將發展方向轉為體育業。

  天眼查數據顯示,1999年8月24日,張小雷與另外兩個股東,合作成立北京捷恒森體育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注冊資本300萬元,其中天津開發區瑞恒貿易有限公司認繳出資180萬元,黃希妍認繳出資90萬元,張小雷認繳出資10萬元。

  公司的大股東天津瑞恒貿易的實控人為張小悅,1998年11月30日該公司成立,注冊資本600萬元,主要經營五金、交電、化工、金屬材料的批發兼零售。對捷恒森體育是其唯一投資,此後也再無消息。黃希妍作為新股東出現,並在未來的十幾年裏,與張小雷保持合作關係。

  在轉向體育業後,張小雷取得了不錯的成績。2001年10月7日,在沈陽五裏河體育場,“神奇教練”米盧率領中國男足成功衝進世界杯。張小雷正是米盧當時的中方經紀人,也是第一位中方經紀人。

  他與米盧建立了私交,並通過其人脈做起生意。

  2002年8月20日,海口泛美亞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開業,主營足球比賽活動的組織、足球培訓、餐飲服務。公司注冊資本10萬元,黃希妍認繳8萬,張小雷認繳2萬,泛美亞對外活動基本由張小雷來出面。

  2003年該俱樂部與米盧朋友合作,將50多名小球員送到智利、烏拉圭等地進行足球培訓,此項目並且得到了證通公司的注資。

  其後有了“泛美亞詐騙事件”,張小雷被質疑挪用巨額款項,未能保障留學球員的生活、訓練。有媒體報道稱,張小雷因該事件入獄。

  從工商資料來看,“泛美亞”事件並沒有對張小雷造成嚴重影響。2005年5月11日,張小雷與兩人成立海口波特工貿有限公司,2006年6月5日,裕廊騰飛置業(南京)有限公司成立時,張小雷在該公司任職。2008年9月11日,他與梁某成立江蘇蘇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蘇河實業成為日後張小雷重要的運作平臺。

  文青張小雷:把錢寶網比做德雲社

  “會蹭熱點”曾讓張小雷和錢寶搶佔了不少流量。2017年9月19日,錢寶網發布一篇“張小雷情懷碰撞賈躍亭”的文章稱,錢寶旗下的冰穹互娛全資收購樂視遊戲,樂視遊戲CEO董萌現場簽約。

  “英雄救美,美何其哉!”張小雷微博轉發了這篇文章,並附上了八字評語。

  不過,天眼查的信息顯示,在樂視遊戲的股東信息中並沒有張小雷旗下企業。最近一次股權變更是在11月21日,新增了霍爾果斯未來遠策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但該合夥企業的四位股東也均來自樂視遊戲此前的股東。

  彼時談及在對方最困難的時候“施以援手”,張小雷説,“我們就是要在別人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時候,幫人把瓦片蓋上,猶如雪中送炭。這個世上沒有人永世太平,人生總有跌宕起伏,否則那就不是人生,企業也是一樣”。

  此前,張小雷曾自稱,最困難的時候曾“房租都交不出”。“實際上,創作這首《夜聽郭德綱相聲讀朱耷傳憶往事自傷》時,我正處在人生最灰暗的時期,創辦的上一個企業垮了,連房租都交不出。”張小雷曾在一篇名為《雷聲:跌宕起伏的人生,很美卻艱辛》的文章中説,“在當今社會,很多人看到的永遠是企業家光鮮的一面,很少有人去探究企業家的內心世界。”

  他喜歡寫詩、寫字,微博上也嘗嘗挂出自己的“作品”。

  他提到了他的天津老鄉郭德綱。“錢寶網和德雲社的成長經歷很像。但我們一定會有名滿天下時。”他寫文章説。盡管離開過天津多年,時至今日,仍然能夠在他的視頻裏聽到一些與旁人不同的北方口音。

  商人張小雷:同粉絲一起吃飯也要收費

  據張小雷微博,錢寶網還辦過“雷的盛宴”。一篇推廣文案如此寫道:“‘雷的盛宴’將在南京連續舉行四場,如果您也想與老張共赴盛宴,點擊報名鏈接即刻加入!每晚5:00準時簽到,5:30正式開席,您可以任意選擇場次,主桌報名費用500元/人(限每場11人),次桌報名費用300元/人,現場支付。”

  對于旗下的員工,張小雷喜歡把他們叫做“傘兵”,並稱“我們是傘兵,天生就應該被包圍。”他喜歡營造一種“向死而生”的氛圍,而這也成為了他的微博簽名。

  但一些前員工們並不買賬。也對于“雷的盛宴”,有自稱為前員工的用戶在微博、知乎等平臺上頗有微詞:“大家下班不準走,看他和粉絲吃飯。”此外,也有員工對其深夜簽到的做法叫苦。

  他在微博擁有161萬粉絲,自稱“寧天下人負小雷,小雷必不負天下人。”不過面對此前媒體重重質疑,張小雷也曾放下狠話。“黑心的自媒們,坐上被告席的時候,祈禱自己別尿褲子吧。”張小雷在2017年11月28日的微博上表示。

  張小雷並不避諱對質疑進行回應,不過經常是談著談著就上升到企業價值觀層面。如在一期“雷聲”裏,張小雷曾表示:還有“黑子”説什麼倒閉倒計時,怎麼説呢,所有的企業,自從注冊的那一天開始,就是倒閉的倒計時,它就是長短而已。我們不是向死而生嘛。我們周圍的這些企業,像微軟,蓋茨自己説的我們的生命周期只有18個月,過了這18個月又開始下一個18個月,這就是摩爾定律麼。不要把未來賺多少錢看得太重,而是立足當下,我們共同修行。這個心態就好了嘛。(記者 羅亦丹 王全浩 宓迪)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國東部遭遇罕見低溫
美國東部遭遇罕見低溫
冰雪慶新年
冰雪慶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新年送溫暖
新年送溫暖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20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