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監管敲山震虎 保險業拒絕股權“不清不楚”
2018-02-05 08:21:48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監管敲山震虎 保險業拒絕股權“不清不楚”

  全面清退違規股東股權,相關投資人和中介機構被列入市場準入黑名單——昆侖健康險近兩個月以來所經歷的,是保險監管部門釜底抽薪式的監管升級。

  去年春天開始,保監會派出多路小分隊,奔走于全國各地,一對一、面對面,長達數月的公司治理駐點檢查所發出的信號明晰而強烈:昆侖健康險絕非挑戰合規經營、挑戰監管底線的個案。

  昆侖健康險、利安人壽、長安責任險、華匯人壽……保險監管部門手中有這樣一張名單。上榜的10家險企,存在不同程度的股權逾矩之舉,都將面臨違規股權被處理、投資股權增值部分不能為清退股東所得的命運。目前處理工作正在陸續“走程序”。

  據市場人士透露,除上述10家險企之外,另有多家中小險企也在尋求股東“大換血”,即民營大股東出讓控制權、退居二股東,包括BAT在內的電商巨頭有強烈的受讓競買意願。

  公司治理三大問題曝光

  去年2月以來,保監會開展了首次覆蓋全行業的保險法人機構公司治理現場評估,涵蓋中資保險公司130家、外資保險公司51家,旨在全面摸清保險公司的公司治理現狀和底數。

  在這期間,保監會合計發出數十份監管函,其中多家公司被“點名”在股權管理方面存在問題。

  監管劍鋒所指,是一個被民資隱形把控的機構群體,業內人士對其“平臺類保險公司”的歸類,形象而又貼切。他們被股權代持的“神秘網”所籠罩,資本運作遊走于監管灰色地帶,風險管理委員會形同虛設……

  近日,保監會發改部主任何肖鋒發表署名文章。他在文中提到,保險業公司治理主要面臨三大問題:股東股權問題、關聯交易問題和治理理念問題。

  其中,涉及股東股權的問題有四類。一是,非自有資金出資,如利用有限合夥人、平臺公司等形成資金閉環,自我循環、虛假注資;二是,規避持股比例限制,如通過高管交叉任職和多層股權頻繁變更隱瞞真實關聯關係,通過表決權委托、一致行動規避股比限制取得公司控制權,代持保險公司股份爭取公司控制權等;三是,通過收購現有股東規避股東資質審查,如一些本來不符合監管要求的投資人通過對現有股東實施收購,間接取得保險公司股權的實際控制權;四是,借道股權質押,變相出讓股權或融資。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為突破彼時監管對單一股東持股比例的“紅線”,一些民營股東往往通過神秘的“股權代持合約”,來達到實際控制保險公司的目的。

  一位業內人士曝料稱:“有些民營股東單一持有保險公司股權的比例已經達到20%的上限,但為了拿到絕對控股權,他們或通過旗下子公司、關聯公司來代持股,或找第三方信托公司或投資公司來代持股。如果是找第三方代持股,則會私下簽訂股權代持合同,並在合同中約定代持期限,同時允諾給對方一定比例的投資回報率。”

  內外部綜合施策強化監管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近些年來,部分保險公司治理結構不健全,內控機制薄弱,為利益輸送等問題和風險的發生提供了溫床。

  “監管所憂慮的是,看似只停留在公司層面的內控風險,會隨著承保、投資等加速放大。保險公司在投資、風控環節的不透明、不合規、不作為,都可能會使交叉風險、疊加風險傳遞與加劇,甚至是連鎖反應。要避免行業內的風險擊鼓傳花。”一位接近保監會的知情人士表示。

  “面對實踐,反思監管,我們始終要解決好兩個現實的挑戰:一是社會基礎的有限積累與對監管的無限道德期待的挑戰;二是無限的創新變通對有限的行政手段的挑戰。”何肖鋒在署名文章中坦言,公司治理這個難題,必須從內部的監管規則到外部的刑事法律手段綜合施策,長抓不懈,以求久久為功。

  何肖鋒在文中表示,要堅持兩個“敢于”——敢于移送,敢于破産。“公司治理內部制衡只能解決股東間存在利益衝突的情況,對個別保險機構激進經營、賭博式資金運作,甚至利用保費注資等違法問題,受暴利驅動,僅靠行政監管已很難奏效。因此,對于經營嚴重資不抵債的,要敢于破産清算,讓股東血本無歸,唯有如此,才能形成投資的正常新陳代謝機制,讓股東敬畏市場;對于搞虛假注資甚至用保費注資等嚴重違法行為,要敢于移送司法處理,唯有如此,才能讓股東和職業經理人敬畏監管。”(記者 黃蕾 編輯 陳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邕城櫻花絢爛時
邕城櫻花絢爛時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67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