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白話金融】小編用2秒鐘創造了一種“加密貨幣” 不信的來吐槽
2018-02-09 07:58:5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舉些例子

  2月6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公告稱,隨著各國政府加強對“虛擬貨幣”、ICO、“虛擬數字資産”交易、“現金貸”領域的監管,部分境外機構存在被所在國政府強制取締的風險。北京互金協會提示廣大金融消費者,認清“虛擬貨幣”、ICO、“虛擬數字資産”交易相關業務本質,增強金融風險防范意識

  盡管無數媒體已經對區塊鏈、加密貨幣等詞語進行過了無數次的科普、講解、分析,但相關技術甚是復雜。以下我們舉幾個可能有失精確度的例子,希望對廣大網友有所幫助。

區塊鏈≠加密貨幣 也許它好比印鈔票的模板

  我們近期總是會聽到區塊鏈、區塊鏈的,區塊鏈就等于加密貨幣嗎?當然不是,我們下面開始舉例子。

  先問大家下圖中出現的事物是什麼:

 

  對,錢。紫色500歐元大鈔,我們大家都喜歡的東西。

  我們現在希望大家暫時拋開所有財經方面的常識,鈔票本身最基礎的成分是什麼呢?

  這個問題其實年紀越小的人回答得越快——是的,鈔票票面上的花紋,這裏那裏的技術,種種防偽重重細節,鈔票可以説是一堆嚴格按照統一規制而加密過的紙。

  這種加密會讓發行貨幣的中央銀行能夠清晰知道市場上流通的貨幣量有多少,也可以保證人們在進行現金交易時可以用統一的規制去驗證自己手上的貨幣,確認“嗯這是真錢不是白紙。”

  區塊鏈作為比特幣的基礎技術,其第一步就是要設計一套嚴整的加密係統,後者會讓一張虛擬的紙具備貨幣的其中一個特徵:交易是開放的,這貨幣長什麼樣也都是知道的,但怎麼隨隨便便自己造出來卻很難。

  我們舉一個不精準但比較形象的例子:這種加密就好比是印制鈔票的模板一樣。

 

區塊鏈絕不止加密,它還是賬本

  加密很重要,但僅僅是萬裏長徵第一步。想要做到將一張紙加密,還要讓大家都看清楚什麼樣,信息還要高度透明,做到上述三點有多難呢?

  不是吹牛,筆者現在立刻馬上用2秒鐘給大家看看什麼叫現場加密:

加密完了,就這麼霸氣。

  筆者在東經116°,北緯40°,北京市某條街、某個寫字樓、這個時間、這個濕度、溫度、落筆力度、書法進階程度在這張被主編斃掉的廢稿子背面寫下的“100元”。

  從很多方面的角度來講,這張紙幾乎已經是獨一無二,只要照著這個紙張進行純物理的掃描和復制,筆者就用自己的“神之手”創造了“加密貨幣”。

  但我要是一會去大廈2樓吃蓋澆飯,結賬時拿出這張“一百塊”還恬不知恥地跟服務員説“找錢”,大家覺得合適麼?

嗯,結果不難想象。

  由此我們就要説區塊鏈的第二個重點功能,就是分布式記賬。分布式記賬這個詞可能聽起來太拗口了,此處再給大家舉個例子解釋一下。

  比如説,總是穿著奇裝異服做好事的布魯斯韋恩給了他同樣愛穿奇裝異服做好事的兒子達米安韋恩一百塊零花錢。這就相當于,布魯斯的資産減少了100元,而達米安的資産增加了100元。如下圖:

  但是,如果布魯斯拿著筆者用“神之手”創造的“虛擬貨幣100元”交給了達米安,情況是什麼樣呢?——

  “+-100”的數字沒有了,兒子就懵了,他認為老爹拿了張破紙糊弄他。

  分布式記賬,內容很復雜,沒個幾千字講不清楚原理,但效果是很明確的:——就是讓筆者胡寫的這一張紙能實現“+100”。只不過“100”指的不是任何真實貨幣,而是筆者隨便胡寫的A4紙。

  分布式記賬技術就解決了這個問題,這“+100”和“-100”實際上就相當于是一種默默存在于交易雙方之間的記賬,而區塊鏈的分布式記賬將這種記賬形式數字化了,與銀行卡的支取記錄有些類似。

  此外,如比特幣一般的“加密貨幣”,其存在于網絡上的數量是恒定的(在加密算法仍然安全,且無發布者使壞的情況下),分布式記賬使得這段代碼真正成為了一種産品。

  這與真正的貨幣區別在于,真貨幣之所以可以實現有效交易,因其本質是所有者與市場進行交換的一種契約,契約的有效性來源于各國央行的信用和政策支撐,它反映的是個體與社會的經濟協作關係,成為交易、儲藏的記賬單位。

  而通過“加密貨幣”則是反過來了,通過技術手段實現了記賬的確實在這個純技術的過程中,讓人們發現了竟然倒過來“解決了信用的問題”。(注意:這句話打了引號,因為這正是當前這個話題爭議的關鍵點。稍後再進一步解釋。)

  也就是説,今天這段“代碼貨幣”可能號稱價值“10的N次方”,沒準哪一天就成了“1的N次方”。最後到底誰“方”了……

 

一開始,ICO並不等于“圈錢”,更像“集讚式打賞”

  上文我們已經大概介紹了“加密貨幣”是個什麼樣的東西,但這些“幣”是如何投放出去並且吸引他人去“掙錢”的呢?這就需要ICO。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縮寫和股市的IPO就差一個字母,首次幣發行,是區塊鏈項目首次發行代幣,募集“加密貨幣”的行為。在前一陣火爆的代幣發行熱潮中,一步一步被奇怪的人們給扭曲成了融資途徑,甚至成了“圈錢”。

  ICO的初衷,其實並不在于“發行”,而是一種“開源獎勵”。用更形象一些的話來講,類似于“打賞”。

  如果沒有監管的組織,ICO的過程有多復雜?我們繼續舉些可能不太精準的例子:

看,我“ICO”了。

  假設把我的行文、紙張、位置等亂七八糟的數據拼接起來,形成了一段非常糟糕但卻能滿足大眾眼中“區塊鏈”的特點,公布了上述奇葩數據和計算方式,以及這張紙背面到底寫的什麼破稿子告訴大家。我就等于把這“100元”實現了開源(代碼公開)。

  每一種代幣都是一套代碼,這種代碼上文我們已經提到了是高度透明,除了個人交易信息之外幾乎一覽無遺的加密套索。但創造這種代碼的人一旦公開了自己的秘密,就等于把知識産權的核心都交給了大家,自己啥好處也沒有。

  人類的獎勵機制目前來看無非兩種,名與利。利給起來很麻煩,先給名吧。

  上圖中,除了一些不靠譜的人給我留言外,有一位我都記不得哪裏加了好友的好友給我點讚了。如果我在把圖片的右下角加一個“掃碼打賞”,就和一開始的ICO更像了。

  是的,ICO一開始實際上是一種對代碼開發者的獎勵機制,開源意味著將自己的知識財富與世人共享,為算法整體的進步作出了共享。也好比老師獎勵的小紅花。

  但是這種“集讚”式的“打賞”,稍微一經變化就會演變成為“融資”,並且將打賞獲得的代幣作為類似股票、債券甚至是真實貨幣的東西,號稱“這永遠是你的”……但具體以後能值多少錢就不知道了。

 

根據上述例子,總結幾個“加密貨幣”的風險

  1、我們不知道這代碼安不安全

  就像僅僅通過這表面上的“100元”並不能看出票面價值一樣,我用2秒鐘寫的“代碼”,其加密能力是否能夠滿足保證唯一性、保證私密性、保證交易有效性等等最基礎也是最關鍵的安全保障,這是我們絕大多數人所不了解的。

  事實上,黑客入侵虛擬幣交易平臺進行破壞活動已經是屢見不鮮。這種日趨常態化的攻擊,代碼質量良莠不齊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

  2、我們不知道發幣者的真實動機是什麼

  賬本、區塊鏈、加密貨幣、ICO等等,都是不一樣的東西。雖然我們已經做了上述事物的初衷為何。但就好比上圖中的這張紙,紙是A4紙對折,拿紙的手指甲上有小太陽……但筆者是男是女?集讚的動機是什麼?這張紙背面是不是寫了罵人的話?寫這字的我精神到底正不正常?對想要進行認購的人來説都是一個謎。

  3、目前大部分“加密貨幣”都不靠譜

  高盛集團投資研究全球主管Steve Strongin在最新發布的報告中表示,在過去一個月裏,虛擬貨幣市值蒸發了近5000億美元,而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大多數虛擬貨幣不太可能以目前的形式存在,投資者應該做好這些貨幣失去所有價值的準備。

  …………

 

  風險多多、機遇難明。筆者自創“加密貨幣”只是個玩笑例子。

  區塊鏈作為一種技術,能夠服務的對象遠不止“發幣”一種。上述的舉例描述中存在一些不夠完善的地方,但我們希望大家能夠理性看待技術,嚴肅認識制度。(黃博陽/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遊蘇杭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朝鮮藝術團在韓國舉行首場演出
朝鮮藝術團在韓國舉行首場演出
西安大明宮上演3D光影秀
西安大明宮上演3D光影秀
三角山:零下35攝氏度的暖心哨所
三角山:零下35攝氏度的暖心哨所
海南省博物館全面開館
海南省博物館全面開館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61298089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