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共享用工”能否紅下去?
2020-03-09 09:00:14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2020年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共享用工”這個詞一夜爆紅。它吹皺了人力資源市場的一池春水,改變了企業的經營管理思路,顛覆了人們對傳統勞動關係的認知。也許正是這個契機,在疫情過後將會給人力資源市場帶來用工方式的變化。

  企業互濟催生“共享用工”

  “共享用工”的概念源于盒馬鮮生和西貝的一場合作。疫情暴發之後,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在接受採訪時稱,疫情導致2萬多員工待業,一個月支出在1.5億,倘若疫情短時間內得不到控制,西貝熬不過三個月。而此時,躲在家中不敢出門的人們,對生鮮産品上門配送的需求迅猛增長,盒馬鮮生面臨著巨大的人員缺口。看到文章的盒馬北京總經理李衛平,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能否借用西貝等餐飲企業的閒置員工,臨時為盒馬所用,既解決了盒馬的人力不足,也為疫時“只花錢不掙錢”的餐飲企業減少了人力負擔?2月3日,盒馬鮮生隔空喊話雲海肴、青年餐廳,邀請他們的員工“臨時”到盒馬上班。于是,“共享員工”的概念橫空出世。

  對于“共享用工”的運營模式和實際效果,可以從石景山區的例子當中窺見一斑。

  石景山區人力社保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説,疫情防控期間,在政府支持下,來自旺順閣的400余名待崗員工全部進入物美社區服務站等便民商超就業。“在疫情期間搭建企業間互通互助平臺,既穩定了員工就業,保障了基本收入,又幫助企業對員工進行管理,對企業經營來説起到了極大的緩衝作用。”旺順閣餐飲的負責人説。物美方面則表示,員工因在物美上班時間出現的意外由物美負責。薪資待遇,採取因崗而定,多勞多得的方式。

  應急之舉不改變勞動關係

  對于“共享用工”的性質,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也有表態——當前,一些缺工企業與尚未復工的企業之間實行“共享用工”,進行用工余缺調劑,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力資源配置效率。但“共享用工”不改變原用人單位和勞動者之間的勞動關係,原用人單位應保障勞動者的工資報酬、社會保險等權益,並督促借調企業提供必要的勞動保護,合理安排勞動者工作時間和工作任務,保障勞動者身心健康。合作企業之間可通過簽訂民事協議明確雙方權利義務關係。原用人單位不得以營利為目的借出員工。原用人單位和借調單位均不得以“共享用工”之名,進行違法勞務派遣,或誘導勞動者注冊為個體工商戶以規避用工責任。

  FESCO業務總監郭念表示,“共享用工”可以説是企業打疫情防控之戰的應急之舉和權宜之計,這種用工方式並不是一種標準的勞動關係,而是企業之間基于合作關係對生産資源的靈活共享和匹配,其中所面臨的法律風險,就要靠企業之間簽訂合作協議來進行明確。

  將成為重要的用工形態

  實際上,“共享用工”並非是疫情期間才誕生的新鮮事物,它已經存在多年,且發展迅速,只是更多的時候被稱為“靈活用工”,或者説,“共享用工”是“靈活用工”的一種形式。

  就拿這幾年最熱門的共享單車來説,運營公司很難獨立招聘、管理全國數以萬計的車輛運營人員,所以他們通常都是以外包的形式來滿足人員上的需求。人力資源公司承接項目後,會在短時間內快速、精準地招聘到大量員工上崗,而這些員工通常都不會與單車運營公司簽訂勞動合同。當這一項目結束時,這部分員工會被人力資源公司召回,再派往另一個急需人手的項目。

  郭念認為,靈活用工可以幫助企業節約招聘成本,實現業務靈活配置,降低用工成本;從員工個人來説,也有越來越多的勞動者選擇這種靈活自由的工作方式,不僅是人們所熟悉的商超、物流、客服等中低端崗位需求,包括設計師、軟件開發、創業策劃、財務會計等高端崗位,近年來也出現了大量的勞務外包現象。因此,在未來,靈活用工必將會成為一種重要的用工模式,産生巨大的經濟能量。(記者 代麗麗)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共享用工”能否紅下去?-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568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