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宅經濟”井噴背後哪些短板待補
2020-04-02 08:25:1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雖然旅遊、餐飲、線下娛樂等行業受到一定衝擊,但生鮮配送、在線教育、遠程辦公、在線醫療、網絡遊戲等新型“宅經濟”卻乘勢而上,蓬勃興起,成為當前經濟發展中的一抹亮色。

  百度數據顯示,1月18日以來,在線教育、在線醫療、在線娛樂與生鮮電商四大行業整體熱度環比增長超100%,近30天遠程辦公需求環比上漲663%。

  當下,“宅經濟”雖然滿足了人們的一些新需求,但也出現了一些發展中的難點和痛點。例如,有學生家長反映,他們在幫助孩子使用線上教育軟件時發現,一些課程制作不夠用心,只是把線下教學簡單地搬到線上,導致學習效果打折扣等。

  近日,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在挖掘“宅經濟”井噴背後那些短板的同時,試圖找出新業態下消費者權益保護的良方。

  線上課程魚目混珠消費糾紛接踵而來

  “很多都是網上直接抄來的,感覺被坑了。”

  眼看著自己購買的線上課程質量越來越差,蕭剛(化名)選擇放棄這套課程,因為“怕被帶歪了”。

  蕭剛在浙江省杭州市從事自媒體工作,為了提升業務能力,他在網上購買了一套關于網絡傳播理論的線上課程。在試聽階段,這套線上課程的表現很不錯,寓教于樂,容易理解。沒想到,購買以後,課程的質量卻讓蕭剛非常失望。

  來自北京某大學三年級的郭宇(化名)也遇到過和蕭剛類似的情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如今,郭宇堅信幾十元或數百元的線上課程根本無法保證質量。

  “線上課程魚目混珠,付款後,一旦發現問題就很難找到投訴渠道。”郭宇説,“線上課程的透明度很差,存在誘導消費,就像一錘子買賣。”

  他們的經歷並非偶然。《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網上有關知識付費的平臺非常多,例如慕課、微課等,但不少受訪的消費者反映,有些線上課程的文字視頻介紹、試聽部分與付款購買後的學習內容不太相符,或者質量很差。

  受疫情影響,不少人選擇足不出戶在網上學習,“宅經濟”下在線教育日漸火爆。然而,相關的消費糾紛也接踵而來。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數字經濟呈現出來的一個特點就是虛擬場景交易。在虛擬場景下,有些不良電商以次充好、偷工減料,導致線上課程不符合消費者的預期,或者與宣傳中的描述大相徑庭。因此,在線教育的課程質量很難保障,這就需要平臺方介入監管,同時透明度也應該相應地提升。

  網絡遊戲貨不對板維權不易直接卸載

  在“宅經濟”下帶火的網絡遊戲,也存在類似的問題。

  楊陽(化名)是一位遊戲玩家,同時對我國的傳統文化非常感興趣,特別推崇《山海經》。

  有一次,楊陽打開網頁,被一條遊戲廣告吸引。“開局一條鯤,進化全靠吞!”“鯤只排名第三、霸王以鯤為食”……諸如此類的廣告語,配上一張張視覺衝擊感極強的海報,讓他情不自禁地點擊進入遊戲。然而,玩了幾盤以後,他發現這款遊戲和廣告中宣傳的完全不一樣。

  類似的以“鯤”為噱頭,吸引消費者的遊戲還有很多。

  資深遊戲玩家李力(化名)就被騙過很多次,“我嘗試點擊進去的10多款養鯤遊戲裏,連一條鯤都沒有”。

  據李力介紹,這些遊戲的宣傳海報一般極具煽動力,大多是一些仙俠類遊戲,玩法和10多年前的《傳奇》差別不大。

  在劉俊海看來,網絡遊戲與其他實體消費不同,必須依附于網絡媒介存在。網絡遊戲玩家所消費的內容並非實體,而是在網絡世界中的遊戲體驗。網絡遊戲玩家在遊戲中得到的物品大部分以虛擬的形式呈現,因此網絡遊戲維權比較困難,維權成本也高。

  正因為如此,不少受訪的消費者稱,對于這些“貨不對板”的網絡遊戲,他們一般選擇直接卸載。

  “雲生活”依賴App 涉嫌過度收集信息

  “宅經濟”之下,雲課堂、雲下廚、雲健身、雲診療、雲逛街、雲春遊等各類“雲生活”方式大行其道,“雲”上的日子在給人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帶來了不少問題。因為“雲生活”方式依賴App存在,但背後的授權卻涉嫌過度收集用戶個人信息。

  許果(化名)正在某大學讀碩士研究生一年級。近期,他頻繁使用騰訊會議、CCtalk、雨課堂等各類線上授課App上網課。學習了一段時間後,許果發現,這些線上授課App在使用時會收集大量的個人信息,例如,要求允許訪問電話簿、相冊,開啟錄音權限、相機權限等。

  “我在某個線上授課App上發現,如果要注冊網師,就要提供身份證照片,還有看上去非常冗長的同意條款。我不知道這些App收集這麼多個人信息有什麼用,更不知道我的信息會不會被用作他途。這種冗長的同意條款就像強買強賣,你不同意就用不了這個App,但上課又必須用,所以很無奈。”許果説。

  在許果看來,要想聽課,就要授權這些App使用麥克風、相機功能,這種強制要求授權的方式無異于監聽。

  “授權”二字,在《法制日報》記者的採訪中,被不少受訪者提及。

  張夏(化名)目前在北京工作,復工後,為了上下班方便,他下載了一款網約車App。不過,這款App要授權手機號碼、定位、訪問存儲空間和照片,如果不授權就不能使用,這三項授權是關聯在一起的,必須要選,張夏擔心自己的信息會被泄露。

  他們的擔憂並非完全沒有依據。以在線教育為例,有媒體報道,有消費者一個月內遭遇了近百個線上教育機構的電話推銷轟炸。

  2018年11月,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的100款App個人信息收集與隱私政策測評情況顯示,App普遍涉嫌過度收集個人信息。

  據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的消息,“授權”是消費者使用一個新App的第一步。但在收集個人信息方面,App普遍存在涉嫌過度收集個人信息的情況:59款App涉嫌過度收集“位置信息”,28款App涉嫌過度收集“通訊錄信息”,23款App涉嫌過度收集“身份信息”,22款App涉嫌過度收集“手機號碼”等。

  去年12月30日,App個人信息保護工作研討會在北京舉行。會議消息稱,自2019年3月建立App舉報平臺至今,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專項治理工作組共收到網民舉報信息1.23萬條,涉及2300多款App。

  同日,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四部門聯合發布《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行為認定方法》,旨在為監督管理部門認定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行為提供參考,為App運營者自查自糾和網民社會監督提供指引。

  “互聯網上所有的消費行為和經濟活動都離不開個人信息。一個核心問題是,區分個人信息和大數據之間的差異。個人信息屬于隱私權的保護范圍,屬于用戶自己;大數據屬于知識産權的保護范圍,可以歸屬于平臺。如果混同兩者之間的關係,把個人信息和大數據混為一談,就會讓一些不良商家、違法企業有可乘之機。”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説。

  在北京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會長邱寶昌看來,治理App過度收集用戶信息,首先要進一步完善法律法規,及時出臺個人信息保護法、隱私法等。“目前的相關法律法規尚屬于原則性規定,沒有規定相應的行政責任、民事責任、刑事責任以及有關監管部門不作為的責任,同時還要嚴格執法。”(記者 趙麗)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宅經濟”井噴背後哪些短板待補-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5802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