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戰“疫”説理】疫情衝擊下數字經濟優勢凸顯
2020-06-03 14:25:12 來源: 人民論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教授 方芳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構成了影響全球經濟金融波動的“黑天鵝”事件,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負面影響的背後,出現了新的經濟增長點。正如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所言:“電商網購、在線服務等新業態在抗疫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要繼續出臺支持政策,全面推進‘互聯網+’,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正所謂危中有機,數字經濟正成為發展新引擎。

  疫情衝擊下數字經濟優勢凸顯

  疫情雖對傳統企業生産和線下消費産生衝擊,但制造業智能化、工業物聯網卻是呼聲四起,網上購物、在線教育、在線問診、在線娛樂、遠程辦公、遠程授課等一係列線上需求呈井噴式增長。數字經濟的本質是以共享網絡平臺為組織形式、以信息技術為手段的資源配置優化的新形態。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已達到31.3萬億元,佔GDP比重34.8%,數字經濟成為中國産業重要組成部分。數字經濟所引發的新增就業佔比持續提升,未來發展潛力巨大。數字經濟因其特有的非競爭性和網絡便捷性的特徵,在疫情防控期間表現出強勁發展態勢。所謂非競爭性,是指數字經濟與傳統經濟相比其所具有的共享性,即共享平臺和信息技術是非競爭的。所謂網絡快捷性,包含了兩層含義:一方面,指在數字經濟中,市場主體繁多且聯係緊密,各主體相互連接形成一個巨大復雜的網絡;另一方面,指由于信息技術的存在,市場信息傳播速度極快,意味著生産成本的降低和消費效用的提高,資源可實現優化配置。在面對資源有限且急需優化配置的突發環境下,數字經濟的高效性更為突出,成為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亮點。

  數字經濟利用共享平臺和信息技術的非競爭性,能夠在較大程度上降低企業生産成本,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網絡平臺和技術的非競爭性帶來了邊際零成本。由于信息技術具有非競爭性,數字內容産業意味著邊際成本為零,信息技術提供産品和服務數量的增多不會影響信息的傳播速度以及生産信息技術的成本。過去一位老師的課堂教學所面對的學生僅僅幾十人,教學空間受限決定了接受優質教育的邊際成本高昂。但是,此次疫情期間動輒百人、千人的大課堂已司空見慣。以線上教育直播軟件“釘釘”為例,由于所有學生共用同一網絡平臺,使得“釘釘”需滿足多個班級同時上課的需求,並且上課班級的增加不會帶來軟件成本的增加。

  二是數字經濟背景下固定成本下降,生産規模效應增加。傳統經濟邊際成本不可能為零,因此限制了企業生産規模的擴張。而在數字經濟下,網絡平臺和信息技術作為固定成本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共享、免費的特徵。固定成本中“共享”所具有的免費特徵意味著平均成本下降,隱含著數字經濟規模報酬遞增。網絡軟件盈利模式背後的經濟學解釋在于,以信息技術為載體的線上教育並不會因為學生數量增多而引發其提供寬帶服務的成本上升。與之相對應,伴隨著學生數量的增加,寬帶流量供給增加,固定成本被逐漸稀釋,規模經濟顯著,為企業未來盈利奠定基礎。

  三是規模效應下的范圍經濟效應隨之擴大。企業獲取范圍經濟效應的前提是用戶規模和市場佔有率,即范圍經濟主要取決于規模經濟。産品相關性越強,企業就越能通過降低平均成本獲取更多利潤,范圍經濟優勢就越明顯。由于數字經濟的非競爭性,産品相關性可通過共享平臺或信息技術媒介呈現,與産品本身關聯度降低,拓展了范圍經濟的應用空間。疫情後期“健康碼”的廣泛使用就充分體現了這一點,無論是微信“健康碼”還是支付寶“健康碼”,均非騰訊公司和阿裏巴巴集團的主營業務,但它是互聯網技術連接人與人、人與物的媒介附屬品。正是由于共生于互聯網這一媒介,這使得企業的經營范圍實現了大跨越。

  網絡便捷性的數字經濟提升了消費效用。疫情下的大量線下消費需求直接轉為線上。數字經濟的快捷通暢促進了信息傳播速度,一方面滿足了消費者的多元需求,另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疫情對短期價格的衝擊,緩解了居民的消費壓力。

  經濟的網絡化豐富了消費選擇。數字經濟下,個體之間通過網絡節點互相連接,個體連接多樣性帶來網絡復雜性。消費者可以選擇與不同廠商對接,以滿足自身對差異化、個性化以及多元化産品的消費需求。

  數字信息便捷性提高了消費者效用。疫情對供給的衝擊往往會形成消費品價格的上升。但是,此次疫情除醫療用品外,人們對一般商品價格上漲的恐慌感卻很弱,這在很大程度上應歸功于經濟數字化。數字經濟可以擴展人們的消費選擇、加速信息流動,進而加速交易。盡管消費者對價格天性敏感,但消費選擇的擴展和信息的快速獲取,使人們能夠在短期內尋找到替代品,購買到物美價廉的生活用品。相比傳統經濟,線上消費價格敏感性增加能夠抑制企業“抬價”行為,可以消解部分由突發事件帶來的價格大幅上漲的心理預期。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20年1月“食品煙酒大類”CPI指數同比增長15.2%(包含由于非洲豬瘟導致的豬肉價格大漲),但疫情期間的“宅”消費主要體現在線上購物,清華iCPI項目組利用線上價格估算出2020年1月“食品煙酒大類”iCPI指數(線上物價指數)同比增長僅為9.9%。若沒有大量的線上消費,此次疫情導致食品煙酒類物價上漲幅度估計可能達到20%,線上消費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價格上漲幅度,緩衝了疫情下消費者效用的下降。

  數字經濟與産業深度融合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大趨勢

  未來,我國有條件有實力擔當數字經濟的領跑者。數字經濟與産業深度融合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大趨勢,二者通過深度融合形成合力,不但能夠助力當前經濟衝出低谷,而且會促進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發展。

  助推産業形成“數字翅膀”。産業數字化,就是利用數字賦能傳統産業,對傳統産業改造升級,提升産業效率。隨著國民經濟的調整和轉型,産業數字化新模式,帶動了傳統産業的發展,“大雲移物智”、5G和區塊鏈等數字技術産業,進一步融合傳統一二三産業,數字化電商、數字化零售、數字化教育、數字化辦公及數字化醫療等行業,實現了供需對接精準、資源配置成本更低、響應更快、周期更短。一是數字化農業:數字技術與種植、養殖、漁業、食品安全等方面相結合,通過智能灌溉、農業機器人、自主作業係統以及傳感器動態監測等技術,可規范農業生産過程,提高農業生産效率,保障農産品質量。據估算,農業巡檢機器人將家禽數量、進食情況、健康狀況等信息反饋至控制中心,可幫助養殖企業降低30%人工成本,節省8%喂養飼料。二是數字化制造業:一方面,數字技術與中低端制造業融合能夠豐富傳統産品種類和功能,增加産品附加值以實現其向中高端産品轉變;另一方面,數字技術在高端制造方面的應用,能夠縮短科技成果産業化和成果應用商業化的周期,使其快速形成集約化和規模化的發展態勢。數字化制造業加速了制造係統內信息和創新的流轉速度,提升和優化了區域交易效率和區域分工結構,從而實現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例如,數控雕刻技術和3D掃描技術改進了傳統工藝技術,實現平面雕刻向3D立體雕刻跨越式突破,豐富了工藝品種類。三是數字化服務業:數字技術不僅意味著經營流程的改變,更重要的是,數字化服務業開發出有特色的新服務和新體驗。數字技術應用于生産性服務業,打造無人酒店、智慧無人餐廳、線上教育、線上醫療等各種“零接觸”式生活服務業態,增加服務能效和品質,提升居民在數字化服務中獲得的幸福感。

  覆蓋全産業鏈數字化。在農業、制造業和服務業實現數字化轉型的基礎上,數字經濟滲透至産業鏈各個角落,提高了全産業鏈綜合效益。從縱向看,互聯網、大數據能夠將産業鏈上遊的原料供給、中遊的制造生産以及下遊的銷售服務串聯于一體,控制和保障産品整體供給量和銷售量,有效防止供給不足和供給過度現象。從質量上看,數字技術全程監測産業鏈上遊的原材料産量和供給,迅速高效地為中遊企業生産匹配到高質量原料採購廠商。數字經濟網絡化和互聯互通等特點拓寬了下遊銷售市場和銷售渠道,增加了中遊企業高質量産品的輸出途徑。數字技術與全産業鏈深度融合,有助于打破行業壁壘,垂直整合資源,促進國民經濟良性循環。

  “新基建”催生新動能。“新基建”包含5G基站、城際高速鐵路、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涉及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等新興科技領域,是基于經濟高質量發展和提升生活幸福感的新型基建投資。“新基建”不僅為産業數字化和科技創新成果提供廣闊的應用前景,而且也為數字産業化,即利用數字技術形成新的數字産業的發展夯實基礎,如大數據、雲計算和智慧城市等。可以預見,“新基建”將成為我國投資的新增長點,數字經濟將引領我國經濟邁上新臺階。

  (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博士研究生陳宸對本文亦有貢獻)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緒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31126068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