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靈活用工平臺興起,兼職工作也要防范風險
2020-06-16 10:24:43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一些線上零售、物流行業企業將員工以共享模式進行短期人力輸出,“共享員工”的靈活用工模式廣受關注。在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今年一季度經濟運行主要指標中,3月城鎮就業人數環比增加10%以上,其中個體工商戶和靈活就業人數均增長20%左右。

  對于受疫情衝擊較大的航空、旅遊、外貿等行業的職場人士,靈活用工模式及應運而生的在線兼職平臺,為他們待崗期間多元發展提供了可能。

  主動尋求多元發展

  孫磊是北京一家外貿公司的經理人,收入主要靠業績提成,之前平均月薪3萬元。由于疫情衝擊國際貿易,業績受到影響。他一直在尋求工作上能有新突破。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白領小傑(化名)身上。小傑告訴記者,自己在廣告行業從業多年,去年剛購置了房産,房貸還款壓力比較大。今年受疫情影響,甲方市場投放的廣告預算有所減少,讓她很是焦慮。

  針對職場人士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疫情延期復工或在家辦公期間,有超過六成職場人士開展了或計劃開展副業和兼職,除增加收入的目的外,考慮到公司和崗位的不確定風險,為自身拓展更多元的職業選擇成為最重要的原因。

  “這些待崗白領不同于專業技術崗位工作人員,本身擁有一定的工作資源,運營、溝通、行政等能力水平較高。”北京市海淀區青年聯合會委員、無二之旅聯合創始人蔡韻注意到,受疫情衝擊,自己所處的旅遊業以及相關的航空、酒店、外貿等行業受到很大影響,但這些行業內不乏優秀人才和相關資源。考慮到這一點,從今年3月開始,包括蔡韻在內的29名各行各業的發起人開始以提供副業兼職任務的形式,幫助待崗人士對接短期和長期工作。為此,他們聯合各自的資源,在技術領域進行配套研發,于4月先後上線了“任務叮咚”的網站和小程序。

  靈活用工平臺走紅

  近年來,除了線上零售、物流等行業相關崗位的靈活用工模式,在需要專業技能的設計、軟件開發、財會等崗位上,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靈活用工平臺。在各大手機應用平臺上,各類兼職、任務副業類APP應運而生。

  在“任務叮咚”平臺上,記者注意到,上線的任務既非體力型勞動,也不限于專業的技能型項目,大多注重綜合能力,比如策劃、運營、文案、銷售,甚至包括吃播達人、藝人經濟等新業態的工作形式。

  蔡韻告訴記者,小程序上線後,現在每天新增1000多名新用戶,日活躍用戶1萬多人,上線企業近500家。“現在平臺上每天會平均産生300多次的任務匹配,發布任務的企業以短視頻、電商、在線教育等疫情期間發展較快的線上行業為主。”蔡韻説,這些任務以項目制進行分拆,對企業來説也降低了一定的人力和運營成本。

  在“任務叮咚”平臺上,孫磊看到有公司發布任務急求貨源,而他手上有較多工廠資源,不少工廠也銷路受阻。接下貨源對接任務後,他為4家公司對接了七八家工廠的貨源,賺得了一筆不錯的收入。

  蔡韻透露,不少具備多技能的人才在靈活用工平臺成了“斜杠青年”:空姐成了設計師品牌的兼職平面模特;線下輔導班的老師成了線上訓練營的運營管理;旅遊業顧問發揮自己的服務能力,成了遊戲公司的客服……

  副業兼職也要注重權益保障

  有專家指出,靈活用工模式借助數字經濟的發展,解決資源壁壘,拉近人力過剩企業和人力緊缺企業的距離,實現供求雙方快速、精準匹配,讓勞動力資源更加有效流動。

  採訪中,不少開展副業的白領對記者表示,疫情結束後仍會考慮在本職工作外兼顧副業和兼職。

  “我現在不會放棄本職工作,希望獲得穩定的五險一金,副業可以作為收入的補充。依靠接單成為自由職業者有比較大的不確定性,需要更多的學習和了解。”小傑説。

  蔡韻介紹,疫情期間,平臺不收取招聘方的費用,酬勞按項目協議結算,不經過平臺由企業直接支付給兼職者。為保證真實性,平臺會對企業資質進行審核。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有政協委員指出,後疫情經濟之下,雖然新型靈活就業已趨主流,但由于新業態下用工關係比較特殊,靈活就業制度建設滯後,靈活就業從業者享有勞動保障的要求更加凸顯。因此,她呼吁加快靈活就業立法進程,進一步保障靈活就業人員的合法權益。

  法律人士指出,由于兼職工作多是根據勞務合同或承攬合同關係定性,勞動者無形中處于劣勢地位,兼職勞動者的權益易受到侵害,維權困難,更要注意防范勞動關係認定、工傷賠償以及社會保險繳納等方面的風險。(記者 于靈歌)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119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