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出口跨境電商逆勢增長,成穩外貿新亮點
2020-06-22 08:01:3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二月沒貨源、三月訂單“腰斬”、四五月部分貨品需求大增、六月貨品積壓……陳少平覺得上半年心情像過山車一樣,“創業6年遇到的行業變數,都沒這半年多。”

  這位來自廣東中山的出口跨境電商老板,在危機中沒有坐以待斃,而是主動抓住市場機會,取得了亮眼的銷售業績。

  變數與機會並存,陳少平的經歷也是出口跨境電商行業的縮影。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海外消費者的購物需求從線下轉移到線上,帶來出口跨境電商訂單增長。2020年第一季度海關跨境電商管理平臺數據顯示,進出口數據增長34.7%,而同期我國外貿進出口整體水平下降6.4%。

  作為外貿行業新業態新模式,出口跨境電商盡管也遇到物流不暢等困難,但在傳統外貿下滑趨勢下呈現逆勢增長,成為穩外貿新亮點。

  商家謀變選準海外賣點

  從3月中旬開始,鄭東傑發現有些産品的訂單下滑較快,在電商平臺上的銷量直接“腰斬”。

  “往年春天,美國人打理自家小花園,水管、噴頭等小件産品的訂單會大增,今年這類訂單同比下降40%左右。”這位來自廣州的亞馬遜賣家告訴記者。

  陳少平的公司主營玩具和家居品類,今年春天也經歷了業績的低谷。當時,亞馬遜限制非醫療和生活必需品入倉,加之國際運費上漲,公司訂單量縮減到往年同期的二三成,他聽説行業內不少公司在裁員。

  然而,在出口跨境電商平臺上,與戶外用品相比,另一些産品表現則是“冰火兩重天”,讓賣家們從中看到扭轉頹勢的機會。

  天貓海外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3月份,適合家庭室內的運動器材銷量同比增長230%,包括乒乓球網架、桌上足球臺、象棋等;尤克裏裏(一種四弦撥弦樂器)、口琴等樂器同比增長74%。

  鄭東傑的公司經營美粧、戶外用品等多個品類,海外疫情暴發後,一些與防疫有關的産品,比如染發用的一次性手套,訂單大幅增長。“有些漲了,有些跌了,總體營收影響不大”。

  在選品和補貨時,他加大防疫産品的布局,來對衝其他品類銷售額的下滑。

  “行業內有句流行語,七分靠選品,三分靠運營。”在浙江寧波從事出口跨境電商的白浩説,在行業困難時期,賣家更需看重選品,發現買家評論、反饋和銷量的變化,快速調整産品結構。

  據他介紹,3-4月,在跨境電商平臺上,公司的室內産品銷量增長較快,狗糧、跑步機等訂單同比增長了三四倍,拼圖訂單同比上漲了約10倍。

  陳少平沒想到,到了4-5月,“行情來個大反轉,玩具和家居産品訂單量,比往年最旺的時候還高出一倍。”

  訂單恢復增長,一些賣家由于前期備貨不足,無法按時發貨,對行情變化感到措手不及。

  疫情凸顯出供應鏈管理的重要性,商家不僅要選準海外市場賣點,更需穩定的供應商與物流做支撐,接到訂單及時補貨和發貨。

  “因為商家普遍備貨不足,補貨有困難,我們有備貨能發貨,在平臺的排名就上去了。”陳少平説。

  多方合力緩解商家資金壓力

  6月初,每天早上一睜開眼,陳少平就習慣性地打開手機,查看堆積在洛杉磯碼頭的貨有沒有被提走。他“心裏沒底,精神一直緊繃著”。

  這批從國內發到美國的70箱玩具,本應到港清關後兩三天內,被轉運到印第安納州的亞馬遜倉庫,但受美國國內局勢影響,聯邦快遞、UPS等多家物流公司爆倉,已在碼頭積壓了10多天。

  陳少平向記者提供的UPS物流通知顯示,“6月5日,民間示威延誤了您的包裹……交貨將重新安排。”

  物流效率得不到保證,運費卻在持續上漲。不少賣家在論壇裏曬出店鋪後臺的截圖,有的運費成本甚至已超過商品價格。

  跨境電商企業通過布局海外倉,降低物流風險和成本。而跨境電商平臺與支付服務商推出扶助措施,緩解商家的資金壓力,既救人也自救。

  據天貓海外事業部總經理呂健美介紹,特殊時期,為了保證平臺履約能力,天貓海外和菜鳥物流通過包機打通配送線路,並承擔了一些物流成本。

  物流時間延長,也直接影響到回款周期。“往常半個月回款一次,現在周期變成了兩三個月,而國內工廠這邊還要按期選品採購。”陳少平明顯感受到資金吃緊。

  羅永龍是杭州呯嘭智能技術有限公司合夥人,其公司為全球跨境電商提供跨境收款服務,服務商戶超過60萬家。

  據他介紹,往年一季度,一些大型跨境電商企業,每天有數萬到十萬訂單量,而今年同期有部分企業降到每天一兩萬單。

  他補充説,以亞馬遜平臺為例,線上排名是動態的,賣家可能花3-6個月把一個産品營銷到前100名,但只要3天不發貨,或買家給了差評,可能很快掉到1000名,再過幾天可能又掉到5000名,排名出現雪崩式下降。

  “想要把排名重新做上去,又需要重新一輪再投入。無論從實力,還是資金來説,對中小企業都是非常大的負擔。”羅永龍説。

  為了幫助中小企業渡過難關,這家跨境支付公司推出一項實業幫助計劃,通過減免服務費用,降低中小企業的運營成本,並拿出資金提供墊付款,緩解中小企業的資金周轉壓力。

  平臺讓利解決退換貨痛點

  “去年銷售額達到300多萬元,跟電商大賣家比太小了,但對于手藝人來説,能夠支撐我們生存了。”南山草木染工作室創始人徐莎莎説,近年來店鋪年銷售額保持1.5倍至3倍的增長速度。

  近年來,傳統手工藝品等國貨在海外市場逐漸流行。靠著古法技藝和高性價比,徐莎莎設計的草木染産品,已經接到了一些海外訂單。

  然而,高性價比的國貨在出海途中,如何降低物流成本成了行業難題。

  在森馬品牌電商負責人王禹看來,不少出海産品的最大優勢在于較高的性價比,這需要企業發揮成本控制的強項,但現在遇到了國際物流和退換貨成本的瓶頸。

  他解釋説,在國內網購一個産品,退換貨只要兩三天就能完成,流程很簡單。如果國外消費者退換貨,尤其是服裝這種品類,物流成本高,又不能漲價,只能轉嫁到産品成本裏,商家的盈利能力就會下降。

  “很多小商品天然就適合國外市場,但我們的服裝一直面向國內客戶,其他國家客戶審美不太一樣,未必會喜歡國內這些風格。另外,一旦國外客戶退貨回來,就基本賺不到錢。”廣州服裝商家“郭郭定制”電商負責人趙英賀説。

  電商銷售內轉外,不僅要重新投入適配海外消費者需求的産品,還要承擔較高的退換貨成本,這讓不少主打國內市場的商家對産品出海顧慮重重。

  上半年,一些跨境電商平臺和綜合試驗區相繼推出政策解決行業痛點。今年4月初,阿裏巴巴啟動“春雷計劃”,幫助國內中小商家加速出海。其中,天貓海外推出“全球分銷平臺”和“全球包郵服務”,降低商家的出海成本。

  在吉林省琿春市,跨境電商綜試區開通“跨境電商出口退貨”業務,降低國內賣家運營成本,已完成退貨226票。

  5月底,趙英賀所在的服裝公司,在主打國內市場8年後,向海外市場邁出了第一步。

  據趙英賀介紹,公司借此開通了出口跨境電商業務,分銷平臺把淘寶店鋪的産品直接抓取投放到亞洲華人市場,不需額外投入,只需設置好價格,公司只承擔國內運費部分,少了退換貨的成本顧慮。

  電商平臺通過“一鍵賣全球”“一鍵簽約”等方式,為外貿企業和國內賣家對接海外商機,並提供通關、物流、結算等一站式解決方案。

  天貓海外宣稱,截止5月21日,一個多月時間,超過15萬家中小商家加入天貓海外分銷平臺,商家入駐速度相當于過去一年的8倍。

  阿裏巴巴國際站(海外B2B跨境貿易平臺)的數據顯示,今年3月平臺新入駐商家數量環比增長194%。

  據呂健美介紹,海外用戶的消費行為在發生改變,以往在本地購買生活必需品,用跨境電商購買本地買不到的商品,由于本地一些商品斷貨,用戶開始用跨境電商購買生活必需品。

  天貓海外提供的數據顯示,受全球疫情影響,今年2-4月國貨出海增速放緩,一度出現負增長。到了5月,國貨出海整體銷量同比增長15%,生活必需的快消品成為增速最快品類,其中,紙巾、糧油米面、洗發沐浴等生活用品銷售同比增長34%。

  行業求新釋放産業鏈優勢

  1個多月前,在寧波從事銷售業務的黎萍,從一家小家電外貿加工廠,跳槽到主打室內運動産品的公司,由于後者訂單火爆,她變得異常忙碌。

  上一份工作中,黎萍的老板是一位“老外貿人”,一直給海外客戶做貼牌業務。小家電外貿受疫情衝擊嚴重,老板決定向C端轉型,希望在亞馬遜上打造自營品牌。

  “但做傳統外貿出身的老板不太懂跨境電商,招的人也不擅長,轉型很艱難。”黎萍説。

  除了解決人才短缺瓶頸,從B端到C端的轉向還需要不小的前期投入,同時對企業既有經營理念和生産組織方式提出了考驗。

  浙江旺威貿易有限公司提供店鋪搭建、商品上架、陳列展示等業務,為企業打通跨境出口渠道。2月份以來,公司總經理萬一鋒接洽了10多家服裝企業。“有的企業老板對線上銷售的理解比較簡單,以為是把貨直接賣給我們,而不是他們自己在網店上賣。”他説。

  其中4家最終達成線上渠道開拓意向,“前期制作店鋪投入不菲,選擇服務的企業規模都是過億元。”另外,沒達成意向的企業對銷售量預期過高。“他們以前一直做批發,大批量走貨,倉庫只支持整包發送,而電商需要一件件地發給消費者。”萬一鋒説。

  盡管轉型艱難,但仍有一大批傳統外貿企業轉而投身跨境電商領域。從3月初開始,600多家廣東服裝商家在天貓海外“雲上新”,借道跨境電商開辟新銷路。

  今年以來,政策紅利推動了跨境電商的發展。國務院在已設立的59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基礎上,新設46個綜試區,海關總署在北京、天津等10個地方海關開展跨境電商(B2B)出口監管試點,B2B出口貨物適用全國通關一體化。

  6月15日,作為中國外貿“晴雨表”和“風向標”的廣交會,首次完全以網絡形式舉辦,並在線上展會專門設置了跨境電商專區。

  在呂健美看來,如何利用中國的産業鏈優勢,把海外消費者需要的産品通過小包裹形式發出去,是跨境供應鏈需要快速解決的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市場機會。

  她認為,跨境電商平臺上的産品,能將中國完整的産業鏈優勢發揮出來。在疫情期間,即便國內産品一時難以配送到海外市場,一些國家沒有成熟的産業鏈,當地産業在短期內很難補足市場供給。

  據羅永龍觀察,短短幾年時間,國內出口跨境電商企業,就從不足1萬家發展到將近百萬家,逐漸演變成擁有一批行業巨頭和上市公司的新興行業。

  相關報道顯示,跨境電商佔外貿比重從2013年的11.23%提高到2018年的29.83%,據阿裏此前估計,2020年跨境電商市場交易規模將達到12萬億元,佔進出口規模37.6%左右。

  “大賣家開始靠品牌吸引流量,而不再靠海量鋪貨、賣雜貨。在海外也有了一定品牌影響力,積累了相當規模的粉絲。”羅永龍説。

  同時,社交工具已深入滲透到消費者生活中,也為國內商家提供多元的引流和獲客渠道。

  跳槽後,黎萍體驗到完全不同的工作模式。以前做傳統外貿時,她忙于參加業內的重要展會,線下面對面談生意。現在,她活躍在多個海外社交平臺上,通過公司賬號發布産品信息,發現潛在客戶。

  從傳統外貿轉為跨境電商,黎萍經歷了從“人找貨”到“貨找人”的模式轉變。

  “這個方式在海外已經很流行,主要發掘一些小B買家,一次要貨5000或1萬件,符合公司的銷售預期。線上談成後,再通過跨境電商或其他渠道完成交易。”黎萍説。

  最近,陳少平在關注Tik Tok(抖音短視頻國際版)上的賣貨渠道。“商家拍一些新奇的短視頻,吸引粉絲關注,把流量引到跨境電商獨立站,在獨立站上完成交易。”他和團隊也打算嘗試這種新玩法。(部分受訪者為化名)記者完顏文豪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142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