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復工後,他們這樣增加收入——下水道維修工們的“後疫情時期”
2020-07-17 08:52:5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閱讀提示

  疫情期間,由于不便進入居民家庭服務,一些務工者的生計受到影響,收入有所降低。復工後,他們的工作狀態如何?怎樣增加收入?記者日前採訪了幾名下水管道維修工,發現大部分人工作更加努力,也有個別人動起了歪腦筋。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下水道維修工難以進入居民家中,收入受到了很大影響。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他們加入到復工復産的大軍中,陸續重返工作崗位。

  為了彌補停工多日帶來的損失,重返崗位的下水道維修工們有的選擇通過加班加點來增加收入,有的選擇用更熱情的服務來獲得更多訂單,但也有的選擇了通過坑騙消費者來增加收入。

  “只有服務好了,客戶下次才會找你”

  下水道維修工是一個常年“與臭為伴”、兼具臟累的工種,但是在31歲的相師傅眼裏,這卻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外賣小哥送的是服務和食物,我們維修小哥送的是服務和技術。”

  2017年,相師傅和妻子從老家河北來到北京打工,受雇于啄木鳥家庭維修公司朝陽北路店,從事下水道維修工作。憑著過硬的技術和優質的服務,他逐漸受到了附近居民的認可,誰家下水道堵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相師傅。“半個朝陽區都在我的維修范圍之內。”他自豪地説。

  據了解,朝陽區內的一些社區老舊,沒有物業專門負責維修下水道,業主家中出現此類問題通常只能從大眾點評、58同城等平臺上下單維修。

  因為疫情,相師傅在老家待了4個多月,一直沒有收入。返工後的相師傅精神更加飽滿,時刻準備著為客戶提供優質的服務。

  早上7點,吃過早餐的相師傅從他位于通州的出租屋出發,騎著電瓶車,行駛在去公司報到的路上。

  8點半,相師傅的手機響起,是一個大眾點評的訂單,客戶是朝陽磨房北裏社區的趙女士,她家的洗衣機下水管道堵了。

  “師傅您快點過來吧,家裏發大水了……”電話那頭的趙女士十分焦急。

  路上,相師傅盡可能加快電瓶車的速度,15公裏路程用時25分鐘。

  套上鞋套,打開工具箱,相師傅一邊安慰趙女士,一邊疏通下水管道。憑著以前積累的經驗,相師傅只用十幾分鐘就解決了問題。

  “這位師傅不但技術過硬,服務態度還很好,始終面帶微笑,下次遇到問題還會找他。”這是趙女士完成訂單後在網上的點評。

  “通過我的努力付出,讓客戶心甘情願為我寫好評,是我最看重的事情。只有服務好了,客戶下次才會再找你。”相師傅透露,他曾想過當一名外賣員,但考慮到下水道維修工與客戶接觸的時間更長,能更好地表現出優質的服務態度,他才沒有轉行。

  “為了家人,我累點苦點不算啥”

  跟相師傅一樣,賀雲鵬也是一位進城打工掙錢的下水道維修工,不同的是,他身上的擔子要更重一些。

  “家裏有兩個孩子還在上高中,妻子身體不好幹不了重活兒,還有老人要照顧,哪兒都需要花錢。”賀雲鵬説,這次疫情讓他好幾個月沒有收入,家裏的積蓄花了很多。

  為了補上虧空,賀雲鵬回到城裏後比以前忙碌了很多。每天早上6點,賀雲鵬都會準時起床,坐第一班公交車去公司報到,開始辛苦的一天,接的單子也比平時多了不少,經常半夜才回到家。“今年多幹點,多給家裏攢點錢,萬一又要停工的話也好有個準備。”

  為了多接單子,賀雲鵬經常會犧牲掉吃飯和休息的時間。

  有一次,已經到了晚上7點多,忙碌了一天的賀雲鵬正準備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吃飯,就在這時,一個疏通廁所排水管道的單子一時間沒有人接,他毫不猶豫地攬了過來。

  “那家的情況挺復雜的,需要把管道拆下來修理,我弄了半天才弄好,再加上離家又遠,我回到家時已經晚上11點多了,隨便吃幾口飯就睡了。”賀雲鵬説道。

  “跟去年年底相比,他瘦了七八斤。”每次看到賀雲鵬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妻子都會十分心疼。“有時候他吃完飯就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

  “為了家人,我累點苦點不算啥,日子會好起來的。”賀雲鵬説。

  “疏通一個管道竟然要近2000元”

  下水道維修工忍受臟累,給千家萬戶帶來了清潔的生活環境,理應獲得我們的尊重,但也有一小部分同行為了多掙錢而動起了歪腦筋。

  這幾天,家住北京大興的李辰就遇到了一件讓他“堵心”的事。

  “家裏廚房洗菜池的下水管有點堵塞,下水慢,但我們這種老小區沒有專門的物業維修,我就從58同城上找了個工人上門維修。”李辰説,他怕上當受騙就選了排名最靠前的一家。

  接單的工人在電話裏告訴李辰:“我們不提前收取上門費,報價需先到家查看問題,視實際情況決定。”李辰沒有多想就爽快答應了,但沒想到麻煩就此開始了。

  “檢查後維修工説管道堵塞了,需要倒入一斤藥水疏通,一斤價格300元。”李辰説,然而,倒入一斤藥水後,管道並沒有通,工人説管道裏有小石塊,要再倒入一點藥水才能溶解石塊。

  然而藥水前前後後倒了五六斤,問題還是沒有徹底解決。而後工人説下樓取藥,但一起上來的還有另外兩名工人,要求李辰先把錢結了,一共要1680元。“沒想到,疏通一個管道竟然要近2000元錢。” 李辰這才意識到被他們“套路”了。

  一番爭吵理論後,李辰最終付了950元才了事。

  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知名公益律師趙良善表示,務工者要在行業內站穩腳跟並有所發展,必須進行誠信經營和服務,坑蒙拐騙要不得;而對于消費者,他建議:“維修工人漫天要價問題,用戶除向平臺申訴外,還可向消費者權益保護協會投訴,如果維修工人是以公司名義對外接單,還可向工商部門投訴公司經營不當行為。” (記者 周懌)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249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