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家外貿企業兩次危機的脫困實錄
2020-07-27 07:45:2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生産車間。受訪者供圖

  疫情之中,哪類企業受影響最大?外貿企業和勞動密集型企業必佔其二。

  作為一家勞動密集型的外貿企業,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打完國內防疫的上半場,又打國際防疫的下半場,一度步履維艱,甚至計劃關停海外工廠。

  不過,憑借30多年市場搏殺練就的靈敏嗅覺,以及主管部門一攬子幫扶政策,企業逆勢翻盤。日前,金輪集團上半年數據出爐,外貿各項指標與去年同期持平;國內銷售額達到3000多萬元,幾乎是去年全年銷售額的2倍。

  回顧歷次外貿遇阻,集團總經理楊玉峰感慨:老天給的禮物,從來都是盛在危機的盒子裏,就看打開方式對不對。

  至少現在來看,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找到了正確的打開方式。

  “外轉內”培育新市場

  在天津市武清區,有一家頗受資深騎行愛好者青睞的“單車生活體驗館”——百客屋(bike work)。

  1000多平方米的體驗館內,擺放著9個國內外品牌的100多輛自行車,圖騰、愛輪德等品牌一一亮相。自行車旁,是一間密密麻麻排列著各類工具和零件的小車間,這裏可以維修保養市面上出售的各類高檔自行車。此外,體驗館還集納了咖啡廳、浴室等配套設施。

  這裏不僅展示不同的自行車品牌,還提供自行車代管服務。其中有一輛代管的法國品牌“拉皮爾”自行車,記者單手拎起,還能輕松晃了幾下。

  “車架是碳纖維的,全車不到15斤,也就是一個西瓜的重量。”百客屋工作人員邱晗介紹説。

  “對自行車來説,這是一家4S店;對騎手來説,這是一個俱樂部;對企業來説,這是一臺小型車展;對同行來説,這是展示騎行文化的新方式。”邱晗環視一圈,語氣頗為自豪。

  在疫情嚴重影響外貿的背景下,“百客屋”承載了金輪集團轉戰內貿市場的決心。

  創立于1987年的金輪集團,是我國自行車行業的龍頭企業,現有職工5000人左右。年産8萬輛電動自行車、200萬輛自行車,出口全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歐美自行車市場佔據一席之地。

  從2000年開始,金輪集團深耕海外市場。經歷過2003年“非典”、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和最近的中美貿易摩擦等事件後,“外貿依存度過高,把雞蛋都放到一個籃子裏,對企業的生存發展來説有一定風險。”楊玉峰説,轉向國內並不是擠佔市場,而是重在培育新市場,百客屋便是其中的一個嘗試。

  2018年3月百客屋成立以來,車友會、訂貨會、技術培訓、新品發布等活動已經開展了幾十場,由此帶動年銷售額突破300萬元。

  與此同時,金輪自行車全面進軍線上銷售。2019年11月,百客屋入駐面向朋友圈的微信商城“友讚”。

  記者在微信朋友圈搜到百客屋,看到頁面上既有整車,還有變速器、車架等零部件,更有騎手專用水壺、騎行服、文化衫等衍生産品。

  “用朋友圈這種最便捷的方式,展示最有品質的産品。”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總經理助理李秋菊説。

  日前,金輪集團上半年數據出爐,國內銷售額達到3000多萬元,幾乎是去年全年銷售額的2倍。

  “這個成績在企業大盤子中不算什麼,但對開拓國內市場來説,是很好的開始。”楊玉峰説,從長遠來看,內外銷售比例先達到3:7,最終實現5:5,這樣可以最大限度降低國內外市場風險。

  “速降”帶來“增速”

  對一家成立30多年的外貿企業來説,感受全球經濟冷暖已成習慣。一路走來,楊玉峰認為,2008年金融危機和這次疫情,都對公司造成了巨大影響,但兩次危機又有所不同。

  他回憶説,2008年金融危機,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是不均衡的。當時集團産品已經覆蓋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歐美市場受到衝擊後,金輪集團很快調整重點市場方向。

  “以前俄羅斯並不是我們的主要市場,一年只派人過去一兩次。”楊玉峰説,金融危機後,“我自己帶隊,五六個人,一年就跑了十多趟。”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文化,由此帶來獨特的消費習慣。金輪根據不同國家的消費習慣,針對性地設計産品。

  自行車車架按材質依次為碳纖維、鋁合金、鋼,一般來説,根據車架材質來配備不同檔次的撥鏈器。不過莫斯科最受歡迎的一款運送貨物的“城市自行車”卻相反,“車架是鋼制的,很重,而撥鏈器是頂配,好像一輛桑塔納汽車配上了奔馳的發動機。”楊玉峰説,全世界只有在俄羅斯有這種搭配。

  也就是在那次危機中,金輪集團還擠進南美市場。“金融危機對美國的自行車企業影響很大,它們在南美市場的份額開始萎縮,這正是我們出手的機會。”楊玉峰説,集團當機立斷,得以進入美國同行的“後花園”。

  金輪集團營銷總監李珍昆,對12年前的這段經歷記憶猶新。“南美市場是啥便宜啥受歡迎,只要價格便宜得超出想象,受歡迎程度也超出想象。”李珍昆感慨地説,這對力求走中高端路線的金輪來説,並不是好事。

  不過,金輪集團很快找到合作夥伴Caio——巴西家喻戶曉的速降自行車運動員。速降運動是騎速降自行車從山上衝下來的極限運動,在當地影響力很大。通過Caio的推廣,金輪自行車很快在南美市場推出與美國高檔自行車品質相當,但價格低30%到50%的速降自行車産品。金輪正式在南美市場站穩腳跟。

  2008年至2010年,金輪集團迎來大增長時期,年平均增速30%左右。

  轉眼12年過去了,一場波及全球的危機,再次衝擊這家遍布全球市場的自行車企業,幾位老職工道出這次危機之苦。

  ——大環境更差。2008年金融危機,是從美國逐步蔓延到其他國家,企業有足夠的時間去研究新市場。但今年的疫情,幾乎瞬間波及全球,整個産業鏈接近停擺。

  ——小環境堪憂。2008年,中國自行車企業走出國門相對平穩,但隨著中國自行車在國際市場所佔份額越來越大,歐洲自2018年開始,對中國電動自行車採取反傾銷措施,加稅三四成甚至更多。中國企業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

  三個“到位”贏得喘息時間

  疫情傳播速度之快,影響范圍之廣,讓金輪集團有些措手不及。剛從國內疫情中喘口氣,國外疫情開始爆發,各國客戶陸續取消訂單,讓企業雪上加霜。整個第一季度企業生産混亂,産能低效,損失嚴重。

  金輪集團遍及全球的市場背後,有一支200多人的海外銷售團隊,常年奔走于世界各地,穿梭于國際專業展會。這些銷售人員被楊玉峰稱為“叼肉的狼”,經常每到一個國家下飛機後,租一輛車直奔客戶而去,一開就是一兩千公裏。

  然而,疫情之下,這些海外奔走的業務員,春節後難以出國,與海外客戶只能電話和網絡聯係,情況至今沒有改觀。

  2016年開始生産的捷克工廠,也第一次在沒有中方人員管理下自行運轉……

  “一度想關閉捷克的工廠,全力保障國內職工的工資發放。”楊玉峰坦言。

  此時,雪中送炭來了。

  ——政府幫扶政策到位。天津市武清區政府出臺政策,返還上年度企業和職工繳納失業保險費的50%,對企業的職工保險、電費、水費、穩崗補貼等方面加大補貼力度,進一步緩解企業壓力。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有限公司財務總監蔡梅説;“在一季度單水電費一項就得到100多萬元補貼。”

  ——銀行融資支持到位。企業獲得了銀行的融資支持,辦理延貸、倒貸和續貸5700萬元,同時銀行緊急提供購置設備低息貸款600萬元,解企業的燃眉之急。

  ——海關便利舉措到位。今年,北京、天津等10個海關,開展跨境電商B2B出口試點。武清海關僅用1個工作日,就為金輪集團辦理了電商企業資質備案。“指導企業用足用好各類原産地優惠政策,助力企業壓縮物流成本,提升國外客戶的體驗度,進一步助力企業搶佔國際市場。”天津武清海關綜合業務科科長李永利説。

  海外工廠也逐步恢復正常。在國內待了半年的捷克工廠負責人侯雲鵬,一直通過網絡與海外客戶對接。7月15日,侯雲鵬通過視頻會議,向法國和荷蘭的兩家客戶介紹了最新的産品,“詳細介紹了兩個小時,基本達成訂單意向”。

  捷克的工廠慢慢恢復成長。今年上半年,捷克工廠生産了2.5萬輛電動自行車,企業又與客戶新簽訂了10萬輛自行車的訂單。“這説明市場在恢復信心。”侯雲鵬説。

  第二季度,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外貿數據基本轉正,到6月甚至出現大幅增長。1月至6月金輪集團出口額12億元,自行車65萬臺,電動車6萬臺。“已經恢復到去年同期的水平。”楊玉峰説。

  要贏得對手,還要贏得時代

  危機也孕育了市場新機。疫情讓歐洲國家更加重視個人出行,多個國家出臺自行車補貼政策,鼓勵購買自行車。比如,法國每輛車補貼500歐元,佔到自行車價格的1/3至1/2。

  國內市場童車銷量大增,一些銷售企業多年的庫存一掃而空。“我們估計是上半年兒童遊樂場關閉,家長選擇童車作為孩子鍛煉和娛樂的工具。”李珍昆説。

  更重要的機會是智能自行車的推廣,“這是企業未來十年的底氣。”已經在智能自行車市場佔得先機的楊玉峰對此很有信心。

  楊玉峰用手機向記者演示一款兼具運動和社交功能的App應用——騎手既可以結交附近車友,實時聊天,組建騎行團隊,還可以在虛擬賽道上比賽。通過車載傳感器,實時監測身體狀態,對故障車輛遠程維修提供技術支持。

  今年8月,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將推出一款智能調節助力的自行車。騎手佩戴的手環將實時監測心率,如果心率達到150次/分鐘,手環將通過手機App自動命令自行車增加電力助力,節省騎手體力。“這可有效保障騎行人員的健康,避免猝死等現象。”楊玉峰説。

  同時,跌倒警告自行車也將面世。這款自行車上裝的一個陀螺感應裝置,可以在車身傾倒時自動上報到App,並撥打預設的親情號,報告騎行人員的跌到位置。“這款車專為老年人和兒童設置,減少家人對騎行安全的擔心。”

  疫情後,歐洲快遞、外賣送餐等行業興起,但與國內快遞小哥不同,歐洲快遞小哥並沒有專用車輛。結合歐洲國家交通法規,天津金輪自行車集團在6月推出“快遞專用貨運智能自行車”,可負重120公斤至150公斤,續航100公裏至200公裏,可讓歐洲快遞小哥省時省力多送貨,為歐洲市場添加新車型。

  楊玉峰説,這一代智能自行車實現的是人車聯通,下一代智能自行車將借助5G、雲計算實現物物聯通。比如,騎行到一個十字路口,智能自行車感應到拐彎處有車駛來,將會自動降低車速或停車,“顛覆想象,才能開創新的世界”。

  “企業如果只是賣車,將永遠是低水平的競爭,但通過持續不斷的科技創新,推廣一種自行車文化和新的生活方式,將比傳統生産方式更有內涵、更有持久商業生命力。”楊玉峰説,我們不僅要贏得對手,還要贏得時代。(記者王井懷、張宇琪)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287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