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至明年年底
2020-08-01 09:44:34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涉及銀行、信托、證券、基金、期貨、保險等多類機構眾多産品、近百萬億元資金——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至明年年底

  7月31日,經國務院同意,人民銀行會同發展改革委、財政部、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部門審慎研究決定,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至2021年底。

  據介紹,資管新規指的是2018年發布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原本設定的過渡期是到2020年底。由于涉及銀行、信托、證券、基金、期貨、保險等多類機構的眾多産品、近百萬億元資金,資管新規過渡期是否延長備受市場關注。

  此前,中國人民銀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建議,應該將資管新規過渡期在原有計劃上延長兩年。“用2020年、2021年、2022年三年,平均每年約20%的速度去消化,是比較妥當的。”吳曉靈説。

  對此,在2020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上,央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經濟暫時出現了萎縮情況,同時我國經濟也存在一定下行壓力,這確實增加了資管業務規范整改的難度。“各界對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的呼聲比較多,但無論是延1年、2年還是3年,對金融機構來説,關鍵是轉型升級。”周學東強調,再回到過去大搞表外業務、以錢炒錢、制造金融亂象是不可能了。

  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表示,今年以來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嚴重衝擊,部分企業生産經營困難增多,適當延長資管新規過渡期,是從疫情常態化防控出發,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的具體舉措。

  專家表示,疫情從資金端和資産端,對資管業務産生了雙向衝擊,尤其是在資産端,部分行業、企業經營困難加大,一些投資項目原有還款安排面臨調整。適當延長過渡期,能夠緩解疫情對資管業務的衝擊,有利于緩解金融機構整改壓力。同時,過渡期適當延長,能夠為資管機構進一步提升新産品投研和創新能力,加強投資者教育和長期資金培育,提供更好的環境和條件,有利于支持資管産品加大對各類合規資産的配置力度。

  “將過渡期延長1年,可以鼓勵金融機構‘跳起來摘桃子’。”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延長過渡期1年,更多期限較長的存量資産可自然到期,有助于避免存量資産集中處置對金融機構帶來的壓力。此外,過渡期也不宜延長過多。過渡期安排的初衷是確保資管業務順利轉型,實現老産品向新産品的平穩過渡。

  “延長過渡期,並不意味著資管業務改革方向出現變化。”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過渡期延長的政策安排,綜合考慮了疫情衝擊、宏觀環境、市場影響、實體經濟融資等因素,是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作出的決定,堅持了資管新規治理金融亂象、規范健康發展的初心和底線,不涉及資管業務監管標準的變動和調整。這種安排不僅有利于鞏固前期化解風險的成果,推進資管業務持續轉型升級。也有助于緩解疫情衝擊,穩定對實體經濟的融資供給,提高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

  總體來看,資管新規發布以來,資管産品的風險呈現收斂態勢。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表示,資管産品的風險收斂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同業交叉持有的佔比持續下降,5月末資管産品的同業資金來源佔其全部資金來源的比重為49.8%,比年初下降了1.2個百分點;二是杠桿率(總資産與募集資金的比例)回落,資管産品的負債杠桿率平均為107.7%,比年初回落了0.9個百分點;三是凈值型産品佔比持續上升,5月末凈值型産品募集資金佔全部資管産品募集資金的余額是60.3%,比年初高了4.9個百分點;四是非標準化的債權規模持續減少,5月末資管産品投資的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産規模同比下降7.6%,比年初多下降1.2個百分點。

  資管産品風險得到控制,在服務實體經濟方面也發揮了更有效的作用。央行數據顯示,5月末,資管産品的底層資産配置到實體經濟的余額是39.3萬億元,比年初增加了2.2萬億元,佔全部資産的43.6%,比年初提高了0.6個百分點。(記者 陳果靜)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312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