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香港國安法震懾效應初顯 反中亂港分子陣腳大亂
2020-07-07 12:00:1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香港7月7日電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日前正式頒布實施,掀開了“一國兩制”新篇章,震懾效應也初步顯現。反中亂港分子陣腳大亂,有的宣稱“淡出政壇”,有的高調“割席”試圖“自證清白”,還有的悄悄外逃以逃避法律追責。

  淡出政壇 高調割席

  在香港國安法通過前夕,“叛國亂港四人幫”之一的陳方安生宣布“退出政壇”。她發表聲明稱,由于家庭原因,將退出“公民及政治工作”,並表示年輕人應該以“守法與和平的方式繼續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

  陳方安生此番聲明,倣佛完全忘記她曾在“修例風波”中勾結外國勢力,美化暴力,還曾公然要求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特赦參與暴動被捕的犯罪嫌疑人。

  “叛國亂港四人幫”中的李柱銘也突然變臉,稱“港獨”極其危險,自己支持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他在接受外國媒體採訪時自稱是“一國兩制”的堅定捍衛者,是一個中國人。他大批“攬炒”一派,稱“攬炒派”很天真、無法幫助香港,而香港應該就國家安全自行立法。

  早前炮制“香港城邦論”的陳雲根(筆名“陳雲”)也在社交平臺上宣布退出香港社運,今後將從事學術研究等工作。他還批評“港獨”一派惡意破壞香港和內地關係,要將香港推入國際政治鬥爭的黑洞。

  對這些人的“變臉”,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質疑,如果他們果真如此堅守和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應該在去年“修例風波”時就及時勸阻年輕人不要實施“黑暴”行為。他認為,這些人實際上是被香港國安法所震懾,深知自己難逃禍害香港整體利益和年輕人前途的責任,才急忙自找臺階試圖逃避追責。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表示,希望香港國安法能真正讓陳方安生、李柱銘“有所改變”,反思他們對年輕人的所作所為。

  解散組織 畏罪潛逃

  香港國安法生效前夕,“港獨”組織“香港眾志”的頭目黃之鋒、羅冠聰、敖卓軒以及成員周庭分別在社交平臺上宣布退出“香港眾志”。“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線”“學生動源”“學生獨立聯盟”等也宣布即日起解散所有香港地區成員。

  事實上,早在這些“港獨”組織宣布解散前,不少組織成員就聞風而動,倉皇逃離香港。

  6月28日,“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在社交平臺上發帖,承認已逃離香港。他表示自己“沒有為香港‘獨立’做到以死相搏”,但煽動香港青年繼續為“獨立”抗爭。

  羅冠聰雖在網上高呼“守護我城”,私底下卻已偷偷逃離香港。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拋棄“手足”了。早在去年8月“修例風波”高峰時期,羅冠聰就以“深造”為由棄港赴美。今年3月,美國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羅冠聰又匆匆回港避疫。香港時事評論員屈穎妍諷刺羅冠聰是“民主誠可貴,自由價更高,若為保命故,二者皆可拋”。

  香港國安法出臺前後,反中亂港頭目黎智英多次在社交媒體上“硬挺”,宣稱將“堅守香港”“已準備坐牢”。實際上他卻幾次向法庭申請更改保釋條件,以便離港赴美,但被法官質疑有潛逃風險而拒絕。

  在香港國安法的震懾下,一些自知可能觸犯法網的暴徒尋找各種途徑逃離香港。據香港《大公報》報道,去年“修例風波”至今,已有約200名暴徒因被警方檢控而偷渡離港。隨著香港國安法正式出臺,偷渡至臺灣的費用已經暴漲到50萬至100萬港元不等。

  社會走向平靜 暗流仍然涌動

  香港國安法生效已約一周,記者6日走訪銅鑼灣、灣仔一帶發現,以往貼滿反中亂港文宣産品的“連儂墻”已被清理得幹幹凈凈,數間餐廳也張貼告示,宣布退出所謂的“黃色經濟圈”。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反中亂港分子明面上收斂了聲勢,其實不少人是走向地下,準備以更隱蔽方式繼續對抗。

  黃之鋒、周庭等人雖然宣布退出“港獨”組織,但依然在網絡上大放厥詞,煽動香港青年對香港國安法的仇恨情緒,叫囂將聯合外國勢力向中央政府、香港特區政府施壓。

  羅冠聰逃出香港後,還和李卓人、梁繼平等亂港分子通過網絡參加美國國會聽證,污蔑香港國安法是“摧毀香港”“不尊重‘一國兩制’”。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勇表示,過去一年,香港“黑暴”橫行,加之外來勢力幹預,香港市民已經受夠了打砸搶燒,苦不堪言。“香港國安法出臺,不僅保障了香港市民的生命、財産安全,更維護了包括香港市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但要完全實現香港社會的安寧,還需要進一步落實好香港國安法。”陳勇表示。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香港國安法震懾效應初顯 反中亂港分子陣腳大亂-新華網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06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