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都市圈釋放經濟增長潛能
2020-05-23 16:49:44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固安城市核心區鳥瞰

  都市圈和城市群加快發展是中國經濟增長最大的結構性潛能,是中國經濟增長的“新風口”

  “都市圈並不是要讓大城市更大,而是要強化其輻射帶動作用。”

  釋放都市圈建設對經濟增長的支撐力,需大力破解都市圈發展存在的發展不均衡、內部聯係不緊密等問題,構建都市圈協同與融合的體制機制

  “經濟恢復和發展主要靠結構性潛能而非宏觀刺激政策。”面對疫情影響,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認為,今後5~10年,都市圈和城市群加快發展是中國經濟增長最大的結構性潛能,是中國經濟增長的“新風口”。

  “初步估算,今後10年,都市圈建設每年能為全國經濟提供至少0.5到1個百分點的增長動能,不僅為應對疫情衝擊,更將為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中速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劉世錦説。

  從城市化發展規律看,都市圈是城市地域空間形態演化的高級形式,是大城市發展到一定階段所出現的一種空間現象。“都市圈既是城市群的核心,也是推進城市群高質量發展的核心抓手。”華夏幸福研究院院長顧強對《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説。

  都市圈時代加速到來

  《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等係列政策的出臺,以及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提出,標志著都市圈建設步伐加快。新發展階段城市發展本身的形態與規模,也推動著中國“都市圈”時代加速到來。

  據華夏幸福研究院研究,城鎮空間都市圈化至少帶來三方面顯著特徵:

  一是人口向都市圈集聚。2010~2017年,30個核心都市圈人口凈增長8442萬,佔全國新增城鎮化人口總規模的66.3%。未來這一趨勢仍會持續,都市圈人口“質量紅利”將進一步凸顯。

  二是區域産業融合加速。都市圈的産業空間按價值鏈,出現“三二一”産業的逆序化分布。

  三是城鎮體係逐漸成型。都市圈空間通過通勤體係形成整體網絡,外圍節點型城市加速發展。

  在劉世錦等專家看來,如果把都市圈發展僅僅理解為擴大需求、調整産業和人口布局,那就低估了其應有的潛能和意義。基于都市圈特徵和未來趨勢,都市圈被認為是新技術、新産業、新模式、新投資的主要發源地和承載地。

  接受採訪中,顧強對記者表示,都市圈的發展,重點是“圈”的發展,通過“圈”與核心城區的結構調整和再平衡,提升城市發展的空間、質量、效率和可持續性。

  具體體現為六個“有利于”,即有利于産業結構調整,有利于人口結構調整,有利于職住平衡,有利于進城農民工和其他外來人口改進居住條件,有利于擴大投資和消費需求,有利于帶動創新和綠色發展。

  融合短板待彌補

  都市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但都市圈發展中還存在不少突出問題。

  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和北京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聯合撰寫的都市圈發展報告指出,我國都市圈發展主要存在五方面問題:

  發展不均衡,發展水平相對較低;都市圈中心城市與周邊外圍城市聯係不緊密;超大、特大城市人口資源過度集中,城市結構急需優化;都市圈發展同城化水平較低,缺少有效協調機制;都市圈發展標準體係不健全,監測和評估手段匱乏。

  “一個成熟的、高質量的都市圈具備空間體係結構合理、基礎設施有機耦合、公共服務勻質均等、産業逆序梯度分布、治理機制開放包容等特點。”顧強指出,以發展水平為例,與國際成熟都市圈相比,上海都市圈的人口密度僅為東京都市圈的一半,地均GDP産出最高的深圳都市圈為每平方千米1.7億元,遠低于大倫敦區的14.8億元和東京都市圈的6.6億元。

  在均衡性方面,顧強説,中國都市圈與國際相比,差距並不在核心區,而主要在于微中心和節點城市上。東京都市圈50萬~100萬級(人口)城市5個,20萬~50萬級城市18個,5萬~20萬級城市84個,而北京周邊城市,相應數字分別為2個、7個和8個。

  因此,將節點城市、微中心建設發展納入都市圈空間規劃體係和范疇,促進都市圈空間體係結構的集約化和合理化,是都市圈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要求。

  中國區域科學協會理事長、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原所長肖金成也指出,城市群內部要有梯度合理的城市結構,如果超大城市處于絕對優勢,缺少發揮“二傳”作用的大城市,城市群內的協同能力就會受到制約。

  “都市圈並不是要讓大城市更大,而是要強化其輻射帶動作用。”肖金成對本刊記者表示,都市圈的建設,要提升城市綜合競爭力,培育壯大産業集群,增強綜合承載能力,提升要素集聚功能,通過功能互補、合作共贏、一體化發展,讓周邊的城市和周邊的地區發展起來。

  構建共贏共享投入機制

  釋放都市圈建設對經濟增長的支撐力,需大力破解都市圈發展存在的發展不均衡、內部聯係不緊密等問題,構建都市圈協同與融合的體制機制。

  都市圈的建設,包括新基建的投入等,資金需求巨大,不可能完全靠政府。業內專家指出,應在政府引導下,充分發揮市場主導作用,形成都市圈協同發展的良性格局。

  從當前實際看,都市圈開發建設融資渠道收窄,亟需進一步拓寬項目融資渠道,創新融資方式。受訪專家認為,通過PPP模式、資産證券化、融資租賃等渠道,引入社會資本參與都市圈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供給、新區新城建設,可以降低政府負債風險,完善都市圈城鎮體係,提升外圍地區城鎮化水平。

  結合企業自身探索,顧強表示,華夏幸福是都市圈建設實踐者與創新者。華夏幸福2002年在京津冀都市圈的固安縣創新探索産業新城模式,與政府緊密合作,探索形成“自我造血、激勵相容、增量取酬”的開發性PPP機制,社會資本通過規劃設計、土地整理、基礎設施建設、公共配套建設、産業發展和城市綜合運營六大專業化服務,為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係統解決方案。

  如今,固安産業新城形成了新型顯示、航空航天、生物醫藥三大千億級的産業集群,優美的環境和高品質的生活配套,吸引了大量的投資者和創業者。

  對于都市圈的發展,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尹稚表示,都市圈的規劃不能重新回到疊床架屋、金字塔式的逐級強制化管制,而是要走另外一條路,即明確遊戲規則,放權給市場更多空間,形成多元要素共建、共享、共贏的命運共同體框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宮碧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07139081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