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華夏幸福:做國家區域發展尖兵 築産業創新發展平臺
2020-06-11 15:12:30 來源: 央廣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6月3日,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加快開展縣城城鎮化補短板強弱項工作的通知》,選擇120個縣及縣級市開展縣城新型城鎮化建設示范工作,佔全國1881個縣及縣級市的6%,固安縣、新鄭市喜列其中。

  2002年固安縣政府引入華夏幸福,通過PPP的政企合作模式,打造固安産業新城。18年來,在産業新城帶動下,固安的經濟、社會、文化都取得了長足的發展。5月17日,以“固安科創城市全新開放共贏”為主題的2020固安首場城市招商全網推介活動在固安舉辦。推介活動上,京南技術大市場正式啟動,23個優質項目簽約落戶固安産業新城,為推動固安縣經濟高質量發展再添助力。

  固安産業新城AMOLED新型顯示産業基地。

  多年來,從京津冀到長三角,再到大灣區;從中原城市群到華中城市群、成渝城市群,華夏幸福積極踐行都市圈理論,與國家區域發展戰略同頻共振,以企業核心能力,在區域、地方政府和各類型産業企業之間搭建發展平臺,為地方特別是産業新城可持續發展提供“華夏幸福方案”。在成為推動都市圈綜合發展的生力軍同時,華夏幸福也享受著都市圈發展紅利。

  深耕:産城融合密切都市圈外圈層與核心圈協同發展

  2020年5月,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要發揮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綜合帶動作用,培育産業、增加就業。早在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就提出,要以城市群為主體構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格局。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曾對媒體表示,今後五到十年,中國最大的結構性潛能就是都市圈和城市群加快發展,都市圈的發展就是在核心城市周邊建大量小鎮。

  華夏幸福研究院院長顧強認為,都市圈是未來中國城鎮化的主體形態,是未來城市空間化的主要形態,是新基建投資的核心載體。中國的城鎮化發展,就都市圈發展來説,有兩個簡單規律,一是沿“中心城市—都市圈—城市群”的發展路徑,二是“中心城市核心區—副中心—節點城市—微中心”的都市圈空間結構。

  多年來,華夏幸福深耕核心城市都市圈,則是有力助推了核心城市周邊區域産業結構升級、成為地方經濟發展的重要平臺力量,促進了就業;同時也服務于相關區域營商環境的進階,助推了核心城市向周邊的産業轉移,甚至人口的疏解,進而緩解了核心城市壓力。

  例如,在作為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示范項目以及國家發改委PPP項目典型案例的固安區域,固安産業新城已經形成肽谷生物醫藥産業園、航天産業基地、衛星導航産業港、新型顯示産業園等産業集群聚集高地和科技服務業一大科創服務平臺。2019年新增37家入園企業,新增簽約投資額29.21億元。

  大廠産業新城區域主動承接北京産業東擴轉移,打造了影視文化、總部商務、人工智能三大産業集群。2019年,大廠影視小鎮獲批廊坊市雙創示范基地、大廠科創研學孵化器獲批廊坊市科技企業孵化器,受到了當地政府的認可。

  霸州産業新城則已匯聚世界500強益海嘉裏、中華老字號北京稻香村、新興品牌新辣道、海底撈,休閒食品達利園、加州原野等龍頭企業,形成集原材料供給、食品制造、技術研發、質檢服務為一體的都市食品産業集聚區。霸州都市休閒食品産業集群還被列入2019年度河北省重點推進的百個産業集群。

  同時圍繞核心都市圈外圍産業新城,華夏幸福以“産城融合”的方式把産業資源、人才資源、配套資源等聚集起來,形成良性循環,推動了都市圈外圈層和核心圈的高質量協同發展。

  顧強認為,國內都市圈與發達國家相比,顯著的差異就是外圍節點城市和微中心發展不足,沒有形成網絡型空間結構。

  華夏幸福在都市圈外圈層發展産業新城,無疑促進了節點城市和微中心的發育,既服務了中心城市發展,緩和了中心城市壓力,更通過導入和培育高端産業,並在生産生活各領域形成配套,整體提升了區域發展實力,促進了都市圈內外圈層的協同發展。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今年5月底曾對媒體表示,通過對河北固安、浙江嘉善、河南武陟等地方政府與社會資本深度合作調研,他認為融合了國際PPP模式和中國創新的“開發性政社合作模式”,基于片區整體的綜合開發運營,社會資本方提供一體化的綜合開發服務並承擔投資、建設、運營管理責任,投資回報與經濟增長、財政收入增量挂鉤,形成了一體化的開發性新機制。這可以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優勢,避免傳統開發模式資金、能力不足的約束,特別是在大力發展中心城市、都市圈的背景下具有強大生命力。實踐這種新模式的地方,都在較短時間內實現財政收入大幅增長,經濟社會發展長足進步,城市環境顯著改善,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升。

  創新:升級産業服務賦能新經濟發展

  近年來,中央政府提出發展新經濟,培育新動能,促進經濟轉型。各類型企業都可以大有作為。202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推動制造業升級和新興産業發展。

  貫徹落實中央要求,各地地方政府也都在積極聚焦推動新興産業發展。華夏幸福在産業新城聚焦的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汽車、航空航天、新材料、大健康、都市消費等10大産業,正契合了地方政府發展新經濟、推動新興産業的需求。

  今年5月28日,位于長三角地區嘉興縣的嘉善産業新城迎來的7家領軍企業簽約,其中包括4家生命醫療大健康類企業和3家智能網聯汽車及集成電路類企業。根據華夏幸福方面統計,截至2019年底,嘉善産業新城已累計簽約企業250家,引入碩士及以上人才約220人,院士等頂尖人才52人。隨著龍頭企業不斷落戶、高端人才不斷聚集,嘉善産業新城“科創新經濟”蓬勃發展,正加速形成長三角創新發展新高地。

  央廣房産了解到,華夏幸福遵循“一區一策”“一群一策”等理念打造産業新城、培育産業集群。例如對嘉善産業新城發展,從2013年簽訂合作協議開始的初期,華夏幸福就結合嘉善土地資源寶貴、臨近上海可以抓住上海科創中心成果輸出機遇等實際情況,明確了知識密集、資金密集、人力密集的科技創新型項目更符合當地産業發展導向,因此明確了“科創新經濟”作為嘉善産業新城導入産業的方向。

  再如位于粵港澳大灣區的江門高新産業新城。從2016年開始,江門高新産業新城以打造創新型産業集群為目標,重點布局智能終端、智能制造裝備、新能源汽車及零部件三大産業集群,並涉足大健康、科技創新領域,構建“3+1+1”産業體係。

  多年來,華夏幸福在大江南北打造了固安新型顯示産業集群、嘉善智能網聯汽車産業集群、溧水産業新城新能源汽車及零部件産業集群、龍潭産業新城智能制造裝備産業集群、河北霸州和河南武陟都市食品産業集群等。

  為了推動當地新經濟和園區導入新産業的發展,華夏幸福也注重強化科創服務,通過推出産業大數據平臺、優化産業服務體係等升級産業服務。

  2019年,基于多年産業招商經驗,結合人工智能算法應用的華夏幸福産業大數據平臺首次向外界展示,平臺現已覆蓋企業3624萬家、園區4700個、錄入數據12億條,可針對不同客群不同應用場景,為企業投資選址和區域産業發展提供高效服務。

  在優化服務體係方面,華夏幸福推出産業規劃、選址服務、行業圈層、金融支持等一攬子服務計劃,保障企業順利落地。

  2019年7月,在溧水産業新城,南京市欣旺達新能源項目二期工程奠基動工儀式。從3月27日簽約到二期工程動工,前後僅歷時3個多月。據了解,針對欣旺達急需快速投産問題,華夏幸福協調多方幫助企業落實廠房,實現當年開工、當年投産。同時,溧水産業新城的産業配套、住宅醫療等生活配套優良,幫助企業解決生産之外的很多關鍵問題,有利于企業引進人才。“華夏幸福幫企業解決實際問題,不僅讓我們更有歸屬感,更讓我們沒有後

  顧之憂,能夠集中精力經營、放開手腳發展,更有信心在溧水做強做大。”欣旺達負責人表示。

  目前,隨著華夏幸福越來越多的産業新城進入成熟期,集群效應也越來越明顯。有理由相信,伴隨華夏幸福“精準投資、精益管理”這一産業新城發展戰略的深化,華夏幸福産城融合的模式將更多地落地,吸引更多的企業同行,更好地助力重點都市圈的可持續發展。(文/楊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一嫣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21391314221